老友网> 时政要闻> 正文
广西广电网络

乘风破浪新通道--2020"南宁渠道"持续升级大型采访行动(二):海铁联运新通道 乘风破浪新征程

2020-11-25 19:18 来源:老友网

  中国广阔的西部腹地地处内陆地区,资源丰富,发展潜力不可小觑,但距出海口甚远,无形中制约了这一区域的发展,亟需构建一条新的运输大通道。2017年,一条“黄金通道”将我国西部与泛北部湾区域紧密相连,这就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如今,随着以南宁为首的通道沿线节点城市,进一步发挥出铁路交通枢纽的作用,“出海最后一公里”的瓶颈被打通,汽车零配件、热带水果等产品经过海铁联运双向通道更快地到达消费者手中,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愈发迅速,实现由“通”到“畅”的升级。乘风破浪新通道——2020“南宁渠道”持续升级大型采访行动系列报道今天播出第二集:海铁联运新通道 乘风破浪新征程。

  将飘洋过海而来的原料装卸下船,进厂制造,再将产品集结装车发往各地,一系列的的工业流程,足不出户就能做到,这不仅仅是美好构想,在位于北部湾畔的广西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防城港钢铁基地,这已经成为了常态化的现实。

  广西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物流部副部长 谢运强

  防城港钢铁基地是按千万吨级规模规划

  配套码头是14个

  码头年通货能力4000万吨以上

  同时配套铁路专线19.24公里

  码头直接对接钢厂生产线

  结合铁水联运

  将产品第一时间发给全国各客户

  防城港钢铁基地拥有国内最先进的冷轧生产线之一,海铁联运的实现,顺畅连接了基地的原燃料采购和产品外运,使企业的物流成本降低了一半,企业竞争力得到有效提升。

  广西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冷轧厂酸轧车间技术员 胡英才

  我们的产品主要有冷轧板 镀锌板和连退板

  主要应用于家电板 汽车外板等等

  看到我们的产品能够被更多的人认可

  我们的心里面也是感到非常的自豪

  广西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物流部副部长 谢运强

  柳钢集团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一家本土企业

  我们也希望充分利用好南宁交通枢纽的地位

  包括政治中心的优势

  打通防城港到南宁更高效更有利的物流通道

  把我们广西钢铁 柳钢的产品发到更远的地方

  海铁联运的强强联合,不仅充分扩大了铁路和海路运输的辐射范围,亦能在通关服务、货物集散等多方面取长补短,产生“1+1>2”的效应,临港建站成为大势所趋。去年6月,位于钦州保税港区集装箱码头的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正式投入运营,实现“下船即上车、下车即上船”的集装箱海铁联运无缝对接,加上政策优惠叠加,港口与铁路之间的物流成本有效降低30%以上。

  中铁联合国际集装箱广西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王铁成(建议制作动画展示,地图上要点出南宁的位置,位于重庆至钦州铁路段之间)

  我们进行过一个测算

  从重庆发过来的货物

  如果要是通过铁路运输到钦州中心站

  从钦州下海到达新加坡的时间大概是12天

  如果要是通过长江水运

  然后再走海洋运输

  那么整体时间大概是26天

  我们几乎是他的运输时间的1/3

  但是经济效益成本基本上是持平的

  多式联运下,北部湾港货物运输成绩单十分亮眼:2020年1-7月,北部湾港海铁联运班列累计开行2109列,同比增长80%;北部湾港货物吞吐量、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达到1.7亿吨、257万标箱,增幅分别达18.4%、34.1%,是全国沿海主要港口中唯一实现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两位数增长的港口,增速在全国沿海主要港口排名第一。

  北部湾港钦州码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覃建祥

  我们也积极融入到大湾区的建设

  我们1到10月份

  香港的天天班完成了282班

  大概的箱量是8.7万箱

  这个也是比较好的一个发展势头

  可观的数字背后,是每一位沿线参与者满满的幸福感。

  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装卸货运员 梁梓寿

  我们经常可以在电视上看到

  我们今年的运量又突破了

  达到了西部战略的很多那种标准

  心里还是偷偷窃喜的

  毛细血管畅通了,运输堵点打通了,随着多式联运的交通体系逐渐形成,一张以南宁为中心,公路、铁路、空中、海上、水路运转顺畅的立体运输网络正在织就,为我国外贸货物“走出去”“引进来”提供了新的物流方案及运输路径。

  北部湾港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业务部副主管 李俊璇

  我们的货物上行到西南的一些土地

  要通过南宁

  那么西南的腹地的货物下来出口

  也要通过南宁

  那么我们作为一个南宁的后花园

  相当于把货物在防城港集中

  对整个的一个物流形成一个降本的优势

  海洋带来商埠文明,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海洋已经不只是临海城市的宝藏。海铁联运,表面上看是两种交通方式的无缝衔接,其背后所折射的,是内陆城市主动作为,抓抢机遇,努力把“海”的篇章做大做强的崭新风貌。过往可鉴、当下可为、未来可期,“出海最后一公里”的瓶颈虽已打开,接下来还需要各节点枢纽城市进一步加强协同作战,进一步密切海陆联运、海水联运,甚至是海空联运,共同为这条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快速发展加持力量。

[ 编辑: 李秀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