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热点新闻

“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

2013年04月12日来源: 北京晚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今天你们是法官、检察官,但你们的子孙不一定是法官、检察官,如果没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们的子孙很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冤枉,徘徊在死刑的边缘。”

  这是浙江“2003·5·19强奸致死案”今年3月26日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时,两位被冤枉者之一的张高平在法庭上的一番话。在我看来,这番话字字血,声声泪,值得成为中国所有司法工作者的座右铭。我甚至想,这番话可以像当年的“最高指示”一样,印在纸上,贴在法庭的后墙上,让每一个法官、检察官抬头就能看见,时刻告诫自己不可轻忽法律,更不可玩弄法律。

  鲁迅先生在《名人与名言》一文里说:“名人的话并不都是名言,许多名言,倒出自田夫野老之口。”家住安徽黄山市歙县七川村的农民张高平、张辉叔侄,可以称得上是“田夫野老”吧。张高平的话,比许多名人的话更有价值,一定会成为流传久远的名言。

  这些天,我耳边一直响着张高平的名言,头脑里也不断地思考着张高平的名言对我们的警示意义。是的,今天你是什么,这个“什么”可以是官员,也可以是法官、检察官、公安干警,也可以是城管、律师、记者、教师、医生,也可以是修路工人,或是其他什么职业吧,但我们的子孙不一定也从事我们一样的工作。你就是什么“二代”,到了“三代”也就不一定仍然“子承父业”了。我们每个人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贪赃枉法,不胡作非为,也许我们的下一代才有可能不受人害。

  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还是“冤冤相报”的。我记得“文化大革命”中关进监狱的一位老干部出狱后说,这座监狱当年是我亲自主持盖的。我若知道后来我也要关在这里,我当年一定把监狱设施搞得稍微好一点。那时候,还没有“人性化”这个词。我想他的意思是搞成“人性化”的监狱吧。一位公安干部犯了法,他都不敢在法庭上说自己受到过刑讯逼供,要等到服刑再去喊冤。为什么呢?因为他知道到了服刑阶段,就不归公安系统办案了,而由监狱系统司法部门主管。监狱系统一般是不搞刑讯逼供那一套的。原来,公安干部也怕刑讯逼供,并不都是钢筋铁骨。

  张高平、张辉叔侄表示,要起诉对他们刑讯逼供的人,尤其是那个“女神探”。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张高平说:“在刑警队里审了我几天几夜,用各种方式折磨我,不让吃饭睡觉,拿烟头烫,往身上浇冷水,把我按到地上让我闭上嘴往鼻子里灌矿泉水,往两个鼻孔里插烟,用毛巾蘸肥皂水往我眼睛里弄……”更令人发指的是,“看守所里的犯人打我,警察来说态度好、认罪就不会从严。我说我没犯罪,被牢头打得受不了……”除了牢头毒打外,“牢头让我每天晚上抓50个蚊子才能睡觉,我拖着脚镣走来走去,全都是血。”我们现在常说法制(治),其实,封建社会也有这些东西,只不过是封建法制(治),刑讯逼供就是封建法制(治)。现代国家,现代社会要讲现代法制(治),只要还存在刑讯逼供,就证明我们还没有实现现代法制(治)。仅仅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技、现代国防,没有现代民主与法制(治),大概是有欠缺的“现代”。(苏文洋)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