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热点新闻

“安排干部子女”全凭“市领导表过态”?

2013年04月15日来源: 长沙晚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漫画: 王怀申

  2010年7月,李宇锋进入广东兴宁市民政局下属事业单位——民间组织管理办公室工作。然而,当地有人发现,李宇锋的父亲正是兴宁市民政局副局长李思中。“兴宁市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即凡是乡镇党委书记和局一把手,均可向上级提出要求,解决一名子女的工作问题。”李思中说,这是市里主要领导表过态的,但是没有发文。(4月14日《南方农村报》)

  其实,成文也好,不成文也罢,权力拥有者在自我取利上总是不遗余力,百无禁忌,以致屡禁不止见怪不怪。比如汕尾市烟草专卖局的家族网络,整个汕尾烟草系统与原局长陈文铸有亲戚关系的至少有22名职工。这些亲戚中,有胞弟、堂弟、表弟、妻弟,还有弟媳的亲叔叔等。

  曝光的仅是少数,更多隐性的还在潜伏,这其实是世袭规则的公开化。比如温州市龙湾区为解决干部子女就业,就发文明确规定,“高校在读的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子女可列为这次报考对象”。当程序只为既得利益者设计时,其实就变相阻断了其他阶层的上升途径。假若这样的规定长期执行下去,其阶层固化就会更加严重。

  社会阶层固化就会形成职业世袭化,官则恒官,商者恒商,已经演变得越来越严重。在“不成文规定”之下,一切利益都优先考虑权力阶层自身。“优先解决干部子女的工作问题”,其实便是职业世袭化的制度设计,并以“拼爹”的形式公然存在,而这一切显然是以突破“逢进必考”的制度底线为前提,是“程序围绕结果转”的敷衍与应付。刚性的人事规定变成了摆设,严肃的考录程序变成了游戏,并因此成为最大的“隐性福利”,这是赤裸裸的“权力自肥”。由此导致底层向上的通道堵塞,社会公平的基础被破坏,规则失范之下便是社会秩序的混乱。

  30年来,国家转型在继续,但底层个体命运的转型却在逐渐陷入停顿。职业世袭化不是空穴来风的猜想,而是真切的现实,所谓的“富二代”、“穷二代”或“官二代”,实际就是这种身份属性下的职业标签。当阶层日渐固化后,彼此难以形成交流和互通。于是,仇富、仇官与厌穷就同时存在。

  更重要的是,利益垄断和权力自肥之下,将会形成庞大的利益集团,并形成强大的改革阻力。使各种矛盾积累并致积重难返,改革和发展就会陷入停顿。要打破权力垄断与营私,就必须从强化权力约束入手。实现权力运行透明化,打破既得占有格局,已经容不得回避和忽视了。堂吉伟德 原题:从“不成文规定”看权力自肥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