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热点新闻

“最美新娘”的真相是什么

2013年04月27日来源: 新京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我一向反对媒体舆论简单地使用价值判断、滥用“最”字——这样的描述本身,难免落入缺乏理性、刻意煽情的窠臼。

  媒体总是习惯于审视别人,其实,同时自身也在被别人所审视。

  地震报道中的“最美新娘”,就是这种“被审视”的产物。

  雅安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因为地震当天(4月20日)穿着婚纱报道震情并采访路人,于是,便被迅速地卷入一场网络讨论——她,究竟是不是在作秀?

  实际上,“秀”(SHOW)这个词本身,并无褒贬之意,不过是做给人们看,每一个传播行为,也都是“秀”的过程,而且必须强调,“秀”是要具有新闻专业主义精神的,既要符合新闻事实,又要追求传播效果,传播如果无效,就近乎无聊了——因为它没有遵循“时新性、重要性、接近性、冲突性”等原则,来唤起公众对某事物的重视,无法满足人们对于了解信息、并采取相应行动的渴求。

  所以,“记者在场”的电视报道,就显得尤其可贵,它会令这样的新闻更有真实的触碰感,而“真实性”无疑又是新闻报道的第一诉求。

  从这个角度上讲,女主持人的报道,之所以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正是基于人们对其真实性的怀疑。

  要澄清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大概还是要从三个方面来进行思考——

  第一,这段报道是否属于对地震“第一时间”的反应?

  无论网络上的质疑多么汹涌澎湃,至少有一点是不容质疑的——女主持人确实是在雅安、并且是在地震发生不久后所做出的“叙述”,也许,她的现场采访,并未给我们带来太多的资讯(实际上,当时所有人都得不到任何完整的资讯),但是她努力地做了,仅凭这一条,女主持人就已经算完成了传媒从业者应尽的责任,她无疑是“称职”的。

  第二,这样的出镜报道,是否必须由这位女主持人去完成?雅安电视台是否只有一位出镜的记者或主持人?

  问题在这里,开始变得复杂起来。据说,该主持人并非是一名新闻主持人,她的主业是在台里主持娱乐节目,实际上,为了保证灾难性新闻报道的严肃性,电视台完全可以找到一位更合适的人物进行出镜报道,但我们无法排除另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其他的记者和主持人在事发时,并没有准备好,而恰恰因为女主持人选择当日结婚,她很早便开始化妆打扮,所以,更适合马上被领导调遣做这个报道,尽管这样做,在常态下显得领导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在重大灾害突然袭来的特殊情况下,这样的选择,有时确属迫不得已,人们也可以理解。

  第三,作为灾难的现场报道者,作为“新娘”的女主持人,是否必须穿婚纱报道?她换下婚纱、换上一件更适合其工作性质的服装,真有那么难吗?当然,由于我并不在现场,也从来没有资格成为一名带妆欲嫁的“新娘”,对此无法做出准确判断,但依照传播学的理论来看,“婚纱装”的女主持人,在报道中的凸显性,已僭越了她所报道的灾难新闻本身,会使他人对新闻的准确理解形成干扰,甚至,成为喧宾夺主的“噪音”,从新闻专业主义精神的角度上判断,这无疑是一种“不专业”的体现。

  这才是所谓“最美新娘”问题的“命门”。

  至于这位女主持人有无主观上“作秀”的嫌疑?由于评价标准实在太模糊,我想,每个人都没有权利对此妄加揣测和推断,因为凡质疑他人在作秀的人,本身也可以被他人怀疑是在“以质疑的方式作秀”,这就陷入到了一个逻辑上无法自洽的怪圈,除了互相攻讦之外,谁也无法真正搞清楚所谓的“真相”。

  我一向反对媒体舆论简单地使用价值判断、滥用“最”字——这样的描述本身,难免落入缺乏理性、刻意煽情的窠臼。人们往往一方面反感传统的媒体“造神方式”,另一方面,又希望通过自己的片面化理解、再塑造出一个让别人崇敬的“神”,但谁又能说,现在严厉抨击“最美新娘”的人,当初不会正是众多的传播者中“之一”呢?

  “捧杀”和“棒杀”无非是一张纸的两面。这个世界依然需要“新娘”,但对类似于“最美新娘”这样的感动或者谩骂,我想,还是力求客观、保持些警惕才好!(骆新 东方卫视主持人)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