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安徽官员落泪请求轻判情妇:早日出狱照顾儿子

2013年10月10日来源:新华网编辑:贾海林我有话说

  新华网合肥10月10日电(“新华视点”记者 徐海涛) 权力集中且缺乏监督会怎样改变一个官员?10日在安徽宿州出庭受审的安徽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其十年转变令人瞠目:

  在市国土局局长任上,他着手建立“四项阳光制度”规范土地批租,被评为“国土卫士”、“勤廉兼优干部”;调任县委书记之后,他却带头破坏土地制度、权力寻租房地产市场,使太和县土地房产市场乱象丛生,本人涉嫌受贿2900余万元财物,“带动”分管副县长、县国土局局长、规划局副局长等一批干部“上行下效”贪腐被查处。

  寻租房地产市场的“霸道书记”

  拥有170万人口的安徽太和县,房地产市场需求较大,但近年来有两大怪现象:一是外地开发商难以进入;二是少数本地开发商垄断市场,乱买私买土地、私改规划、私调建筑容积率、乱建违章建筑等现象突出。

  由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受贿一案,揭开了太和县土地房产市场乱象的根源。

  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家坤2007年至2012年担任太和县委书记、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伙同情妇赵晓莉,利用职权收受6名行贿人财物折合人民币2929.7万元。

  刘家坤受贿有三大突出特点:一是数额巨大,平均每年受贿近500万元;二是“情妇操盘”,几乎所有贿赂都通过赵晓莉收受;三是“手法专业”,基本集中在土地房产领域,收受开发商贿赂,为其在承揽工程、征地拆迁、拨付工程款等方面提供帮助。

  “想在太和搞房地产,不通过县委书记刘家坤干不成。”太和县一名不愿具名的开发商说。但“有关系”的几家开发商却非常霸道,“他们看中的项目,地还没拍卖,其他人就知道没戏了!”

  检察机关审查查明,商人褚某2007年送给刘家坤情妇赵晓莉一辆价值95.9万元的宝马730轿车,2008年经刘家坤拍板,获得太和县中原路中心村安置小区工程。安徽朴人商贸公司法人代表康某,通过送给赵晓莉现金700万元、价值176.7万元的金条12根、价值156万元的观音画像一幅,成为太和县莲蒲路和复兴北路旧城改造项目筹建单位。

  太和县国建置地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某出资帮助赵晓莉等人投资移民香港,经刘家坤安排,先后得以承建本县人民南路土地开发项目和关北、祥和两个安置区工程。太和县个体户韩某向赵晓莉行贿450万元,中标大通路改造项目二标段工程。

  不仅控制土地和项目入口,刘家坤受贿后,还帮助开发商加快拆迁进度、少核减工程量,乃至提前向其支付工程款。

  最为“霸气”的是安徽晶宫置业集团,该公司董事长刘某“资助”赵晓莉1300万元用于上海买房等费用后,其大润发卖场项目可以未批先建。该公司在太和县7.6亿元拍得一块地,却无力支付土地出让金,经刘家坤开会研究,同意其将土地分成几块开发,分期缓交出让金。

  被击中软肋的“国土卫士”

  耐人寻味的是,仅仅几年前,刘家坤还是一名国土系统“明星干部”。

  2001年前后,阜阳市委原书记王怀忠、原市长肖作新先后落马,多起犯罪涉及国有土地批租腐败。2002年,从部队转业不久的刘家坤被任命为阜阳市国土局局长,任期内建立土地管理“四项阳光制度”,净化全市土地市场。因成绩突出,他先后被评为“国土卫士”、“勤廉兼优干部”。

  “以前在阜阳想搞块地开发,主要靠给领导送礼‘批条子’,他当局长之后强力推行招拍挂制度,市场确实规范了不少。”阜阳市一名房地产商回忆,刘家坤工作能力很强,当时也很廉洁,口碑很好,“没想到去太和之后这么胆大妄为!”

  2006年,刘家坤调任太和县委书记。太和县委一名干部介绍,刘家坤刚到任时也很清廉,从不收礼,走路上下班。“但后来不少人发现他有个情妇,从这个方面突破。”

  安徽省检察院办案人员介绍,赵晓莉原为阜阳市一名开发商,2002年与刘家坤结识后发展成情人关系,两人育有一子。初期刘家坤对赵晓莉约束较严,后来为避嫌,准备送小孩去上海上小学。赵晓莉提出要为小孩将来的生活费考虑,击中了刘家坤的“软肋”。

  “2010年刘家坤兼任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也让他意识到退休临近,产生趁现在多搞点钱的想法,这是他放手受贿的分水岭。”

  土地房产市场本应由政府部门管理,刘家坤为插手其中,设立了由县委书记主持的太和县城建联席会议制度,成为他控制全县市场、权力寻租的平台。办案人员介绍,刘家坤受贿的方向性明确,亦有其“界限”,未发现其在干部任用方面有“卖官”行为。

  忏悔:权力集中不受监督是最大的腐败

  案发后,刘家坤退还了所有涉案赃款、赃物,表示认罪、服法,忏悔对不起党和国家的信任、太和县人民的重托。并在《悔过书》中自我剖析,担任县委书记一段时间之后,思想道德出现滑坡、物欲膨胀,摆不正位置,狂妄不拘、独断专行,不按程序决策办事。“我的教训证明,权力集中不受监督是最大的腐败!”

  “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柏顺分析,在现有的政治架构下,县委书记作为权力高度集中的一个岗位,腐败多发的原因相近,监督体系的漏洞明显。

  “刘家坤案件,是一次信仰的失落、利益的诱惑、人性的弱点,在缺乏监督的权力之下的全暴露。”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院长范和生认为,必须从制度上加强对“一把手”权力运行的监督,扭转“前腐后继”的恶性循环。

  专家提出,刘家坤之类贪腐也表明,当前我国以市场化为取向的改革仍不到位,政府过多地介入到土地、矿产等核心经济资源的配置,给权力寻租留下空间。

  在庭审现场,刘家坤、赵晓莉承认所有指控,多次表示认罪服法。提起6岁的儿子无人照料,刘家坤几次落泪,恳请法庭对赵晓莉从轻处罚,使她能早日刑满出狱照顾儿子。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