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东莞市政法委原副书记受贿受审称“丢脸” 担心影响孙子心理

2013年10月15日来源:广州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东莞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高少鹏被控受贿421万余元昨日受审——

    因涉嫌受贿421万余元,东莞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高少鹏昨日在广州中院过堂受审。高少鹏的受贿款全部来自于一名叫徐润包的商人。据悉,高少鹏与徐润包相识多年,是铁哥们儿。公诉机关指控,在高少鹏的荫庇下,徐润包顺利垄断了东莞清溪镇的废品回收经营,获利丰厚。在昨日的庭审中,高少鹏痛哭称,因为犯罪,脸都丢尽了,亦担心自己的事情会对孙子的心理产生影响。

    自辩:大部分是“礼尚往来”

  昨日,65岁的高少鹏步履蹒跚进入法庭,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对于指控,高少鹏表示自己“有罪”,并对数额表示认可,但辩称其实大部分都属于“礼尚往来”,他自己也给徐润包送了不少东西。“我给他的东西比他给我的还要多。”高少鹏说。

  对于最大一单225万元的受贿款,高少鹏表示,这225万元实际上是徐润包归还的借款。“我借给他400万元,利息最开始是一年2%,后来增为3%,他还了225万元,其余的到现在都没还清。”高少鹏的律师亦现场提交了一个100万元的支取凭证,以证实高少鹏确实借了钱给徐润包,而另外300万元则是从高妻的银行账户转账的。

  对此,法官表示,目前的证据只能说明高少鹏支取了100万元,但无法证明去向。而且高妻转账的300万元也没有银行单据证实,要求辩护律师庭后补充这部分证据。

  控方:“那你可亏大了”

  面对权钱交易的指控,高少鹏称,他从来没有承诺过可以帮徐润包争到废品回收业务。至于在徐润包弟弟升迁的问题上,高少鹏说:“他的弟弟喜欢打麻将,担心会影响报名。我就打电话给相关负责人,说他除了打打麻将,别的都没什么问题,而且那个地方打麻将是风气。现在想想,我就是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

  他还表示,徐润包为婚宴买单是瞒着他的,他知道后还生气地批评了徐。“这在我们那儿叫绝情单,而且不能还钱。所以我在他女儿结婚的时候,送了20箱茅台酒和翡翠饰物,算是回报。”

  高少鹏还说,自己送了徐润包多幅字画,其中包括李可染等名家真迹。在庭上,他将这些字画的作者、价值一项一项陈述。

  公诉人质疑,徐润包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且是收废品的,会喜欢这些字画么?高少鹏回答:“他可以附庸风雅。”公诉人继续驳斥称:“如果说这些画是真的,那你可亏大了。李可染的画,且不说曾经拍出过2亿的天价,单是那幅《漓江胜景图》,2012年的时候就拍出了3900万。如果你这些字画是假的,那么在中院旁边的文德路,2万元就能全部买下。”

  此前公诉机关认定高少鹏有自首情节,由于高少鹏在庭审中提出了新的说法,公诉人表示将进行查证,如果查证不属实,将考虑是否继续认定自首。

  高少鹏流泪——

  自由对我

  特别珍贵

  在最后陈述阶段,高少鹏说,自己当过29年兵,参加过西沙海战,立过战功。“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有胆息肉、糖尿病、高血压。我对自由自在,对晚年的闲逸,对我用余生能为中国的书法做点贡献看得特别珍贵。我不是狡辩也不是诡辩。”高少鹏说,自己确实在与徐润包的交往中有违法行为,愿意承担后果。

  “在徐某润升迁的事情上,我只是打了个电话,但根子还是心生贪念。因为这件事情可能让我身陷囹圄,毁掉我大半生的积累。党籍没了,工资没了,脸也没了。”说到此处,一直表现平静的高少鹏开始流泪。“我的两个不懂事的爱孙看着我,不知道在心里会产生什么影响。我是书香门第,却落得这般地步。我悔,教训太大。不管法院怎么判,只要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做出符合情理法理和公理的判决,我一定服。”

  借打黑除恶帮“铁哥们”抢生意

  徐润包与高少鹏相识于1996年初,当时高少鹏还是某部队政委。1996年7月,高少鹏转业到东莞市委,后来一路官至东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2007年退居二线任调研员,2008年8月退休。在这期间,权钱交易将两人紧紧捆绑在了一起,成为铁哥们儿。

  徐润包的生意,其子女落户、读书、兄弟升迁等,都有赖高少鹏的帮助。而为了回报高少鹏,徐润包亦不吝钱财。公诉机关指控高少鹏的犯罪事实共有五宗。其中,数额最大的是感谢高少鹏帮助徐润包取得东莞市清溪镇废品回收业务的酬谢。

  根据徐润包此前供述,2006年,清溪镇有四个片区原来的废品回收合同到期了。他就想拿其中一个来做。但清溪镇一直有其他的涉黑势力在做废品回收,而高少鹏是主管打黑维稳的领导。于是,徐润包找到高少鹏。

  后来,高少鹏带领工作组在清溪镇开展打黑除恶行动,清除了一批原本在清溪做废品回收生意的势力。然后,高少鹏就把徐润包带到清溪镇某书记的办公室介绍了徐的情况,希望书记能给予关照。徐润包在不久后就承包了清溪镇、洪梅镇等地的废品回收业务。

  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徐润包为感谢高少鹏,从2007年4月至2012年6月,共计贿送现金人民币225万元。

  百万豪车由“铁哥们”买单

  除了帮助徐润包争得“肥肉”,高少鹏在其他方面亦对徐润包及其家人颇为“照顾”。记者在此前徐润包的庭审中了解到,徐润包的弟弟徐某权在东莞中堂镇一家银行任办公室领导。2003年,该行行长因为发放贷款问题被东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查处,徐某权也被带走调查。高少鹏打电话给当时经侦支队的副支队长,让其办案时注意掌握分寸。

  过了不久,徐某权被放出来了,行长则被判刑。在2006年前后,东莞市公安局准备从基层提拔一批副股级干部。徐润包另一个弟弟徐某润在中堂分局,符合提拔条件,徐润包就找高少鹏帮忙。后来,徐某润提升为治安股的副股长。

  对于这些“恩情”,徐润包“铭记在心”,甚至在高少鹏退居二线后,仍不忘“孝敬”。2005年,东莞市进行车改,徐润包贿送了27万元,为高少鹏购买丰田皇冠轿车,剩余的由高少鹏自行支付,该辆皇冠登记在高少鹏妻子的名下。2007年,高少鹏临退居二线的时候,徐润包支付了119万元,送了一台雷克萨斯越野车给他,另据指控,从2007年至2012年,高少鹏家数部汽车的保险费用均由徐润包支付,共计204325.14元。

  2010年,高少鹏的儿子在东莞厚街国际大酒店摆结婚酒,徐润包为这场盛大的宴席买单,花了297208元。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