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广州一制衣厂女工遭保安强暴

2013年10月22日来源:羊城晚报编辑:倪小玮我有话说

  羊城晚报讯 记者许琛、实习生阳海军摄影报道:两个月前,白云区太和镇东燕制衣厂一名叫阿荣的女职工向太和派出所报案,称其在8月16日晚被她所在厂的保安强奸。派出所当天取证立案,并劝其耐心等候。可是,立案至今已过去两个多月,嫌疑人的电话仍然可以打通并通话。

  买夜宵彻夜未归

  阿荣(化名)是广州韶关人,今年27岁,老公贾先生是河南人。两人于2009年在东莞一家工厂打工时相识,现有一个两周岁的儿子。今年6月底,两人一起进了白云区的东燕制衣厂,并被分在同一个车间上班。

  8月16日晚上12时,贾先生在车间加班,让阿荣先回去洗澡,再帮他买一份夜宵。晚上12时左右,阿荣洗漱完,穿着睡衣便去厂门口附近的小卖铺买夜宵。

  17日凌晨1时左右,贾先生见妻子还没回来,便拨打了妻子的电话,但电话那头却是一位男子的声音。

  “你别乱来,出了什么事,我就报警!”贾先生感觉不妙,警告对方。

  “报啊,你能把我怎么样!”电话里的男子恶狠狠地回答。贾先生再打电话时,电话打不通了。这一晚,贾先生担心得没有睡一会儿觉,时不时地在厂门口张望。

  第二天早上6时40分左右,贾先生见到阿荣时,“她的手臂上、后背上、大腿上都有淤青”。阿荣哭着告诉丈夫,自己被厂里保安陈金贵(化名)强暴了。

  轻信他人遭强奸

  阿荣告诉记者,案发当晚是她与嫌疑人陈金贵认识的第三天。

  “因为上下班,天天碰面。交个普通朋友,上下班时也可以省去检查证件的麻烦。”因此,阿荣在上下班时都会主动地向陈金贵打个招呼。阿荣在聊天中得知,陈金贵是广东茂名人,自称尚未婚配。

  一回生,二回熟。陈金贵开始邀请阿荣一起出去玩,并说8月16日晚上在厂门口附近的一家小卖部等她。16日晚上,阿荣洗漱完,穿着睡衣前往小卖部给丈夫买夜宵。这时,她想起了陈金贵提出的邀约。而陈金贵此时正站在小卖铺附近的一黑暗处等候着。

  “走,请你去吃肯德基。”两人随便聊了几句后,陈金贵提出了邀请。“谢谢,这么晚了,我又穿着睡衣。”阿荣有意推辞。陈金贵劝说了许久后,硬拉着阿荣的手臂上了一辆摩的。

  吃完肯德基出来,阿荣提出要回厂房。陈金贵说道:“现在还早啊,我们去别的地方玩玩吧。”阿荣坚持要回去,并拦下了一辆出租摩托车。此时,陈金贵凑着司机的耳朵说了句悄悄话。摩托车启动时,陈金贵也上了车。车子开了一段时间后,阿荣发现被骗了,根本不是回制衣厂的方向。

  不一会,摩的在一个水库附近停了下来,陈金贵将阿荣拉到一个黑乎乎的角落,开始对其动手动脚起来,并提出开房的要求。阿荣不答应,陈金贵就把她压在了石凳上,死死掐着她的脖子威胁说:“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搞死你。”

  阿荣被掐得喘不过气来,只好答应。随后,两人去了太和广场附近的星旗酒店。开房时间为17日凌晨4时左右到6时左右。这段时间里,阿荣遭到了陈金贵的强暴,阿荣一度反抗,却被对方紧紧掐住脖子,差点窒息。

  嫌疑人电话仍通

  听完妻子的哭诉后,贾先生赶紧报了警。太和派出所的民警对贾先生和阿荣录了口供,并进行了相关取证。当天上午,民警前往东燕制衣厂寻找嫌疑人陈金贵,但扑了个空。后来,贾先生曾两次碰到陈金贵,并劝他去自首。“但他却执迷不悟,在我打电话报警时,他趁我不备,脱了皮鞋,光着脚跑了。”

  记者前往太和派出所询问情况。一程姓警官称,事发当天便已经立案为刑事案件,案情很明确,现正在办案。

  东燕制衣厂行政经理乔志光向记者承认,陈金贵是该厂新招聘的保安。乔先生告诉记者,陈金贵是广东茂名人,40余岁,在厂里上早班。进厂一个多月来,其妻子来过厂里几次,听说已有儿女。事发当晚,陈金贵还向自己请了一天的假。之后,便没再见其来过厂里。该制衣厂的保安队队长邱先生说,陈金贵在工作时,比较遵规守矩,但私底下很好赌。

  贾先生告诉记者,让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把嫌疑人的电话告诉了警察,警察却从未拨打过。近日,按照贾先生提供的线索,记者拨打了嫌疑人陈金贵的号码。电话里,他承认自己就是陈金贵。但当记者提起强奸一案时,他连说不认识一个叫阿荣的,也没有做过这件事,然后挂掉了记者的电话。

  事情至今已经发生近两月了,案件侦查却一直没有进展。阿荣的身心都遭到了严重的创伤,晚上总是在睡梦中哭醒。从出事后的第二天起,阿荣不敢再去制衣厂。为了稳定妻子的情绪,贾先生也辞掉了工作,整日陪着妻子。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