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18央企上市公司招待费超31亿 内部人称吃喝玩乐

2013年10月24日来源:中国证券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经查,中国铁建业务招待费支出总体上是符合规定的,但也确实存在发票开具不规范、报销程序不严格、会计科目使用不当等一些问题,同时,查处了少数人的违纪违法问题。”10月21日,国资委纪委书记强卫东,就中国铁建(601186.SH)8.37亿元业务招待费一事进行通报。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中国铁建57人被通报批评、8人被党纪政纪处分、1人被移送司法机关背后,央企上市公司圈如今对天价招待费话题几已噤若寒蝉。“说白了业务招待费就是一个吃喝玩乐的会计科目,基于体制原因,可以说每家(央企)都或多或少存在问题,谁又能禁得起严查?”一家央企上市公司人士私下跟记者透露。

    中国铁建并不孤独,以2012年年报披露口径为例,除其之外,尚有中国交建(601800.SH)、中国水电(601669.SH)、葛洲坝(600068.SH)、中国北车(601299.SH)、中国重工(601989.SH)、中煤能源(601898.SH)、中国化学(601117.SH)7家央企国资委上市公司业务招待费超过1亿元。而若回溯至2011年,除上述已上榜企业外,尚有中国建筑(601668.SH)、中国软件两家业务招待费超1亿元,而中国建筑业务招待费更高达7.23亿元。

    央企招待费用:调节性强不透明

  记者从会计行业人士处了解到,业务招待费用是企业在经营管理等活动中,用于接待应酬而支付的各种费用。在税务执法实践中,招待费具体范围如下:(1)因企业生产经营需要而宴请或工作餐的开支;(2)因企业生产经营需要赠送纪念品的开支;(3)因企业生产经营需要而发生的旅游景点参观费和交通费及其他费用的开支;(4)因企业生产经营需要而发生的业务关系人员的差旅费开支。

  由于代表“吃喝玩乐”的花费,业务招待费用的灵活属性也意味着该科目的可调节性较强。“一些业务上发生的开支消费,既可以计入管理费用中的业务招待费一项,又可以计入销售费用下属科目,因为每家公司会计部门的判断标准是不一样的,所以计提的标准也不同。”一家上市公司会计部门人士告诉记者。

  “媒体都在关注业务招待费,但我觉得统计口径很关键,每家央企它的会计做账方式是不一样的,甚至同行业公司对一笔费用的计入都不太一样,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即使同行业公司也不一定具有可比性。”一家央企上市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

  另有央企上市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因为近年利润不好,该公司业务招待费控制严格,一般业务招待报批审核严格,个别部门鲜有开支用于业务招待。

  而强调节性也导致一些央企上市公司业务招待费同比偏离明显,以中航精机(002013.SZ)为例,其2011年业务招待费仅为106.97万元,及至2012年就迅速飙涨至3368.01万元,同比暴涨30.49倍!与此同时,中航精机的营业收入增长则相对平稳得多,2012年仅同比增长5.69%、净利润同比增长21.16%。

  此外,由于上市公司财务披露准则对业务招待费这一明细科目披露无明确要求,亦导致央企业务招待费长期处于不完全透明状态。例如,中国建筑2011年业务招待费高达7.23亿元,但及至2012年、2013年上半年就不再披露相关科目情况。

  尽管国资委纪委书记强卫东在通报中指出,中国铁建上半年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6.1%的情况下,业务招待费总额同比下降20%多。但陷入风口浪尖的中国铁建早已对该科目颇为避讳,在中期财务报表中,并未披露详细情况。

  “中国铁建问题无疑值得反思,但那些没有披露业务招待费的公司,怎么就知道他们问题不会严重,加之现行的会计准则对此并无强制披露规则,在实际操作上又有较大可调节空间,所以报表上反映的信息可能跟实际情况存在一些偏差,这些都应该考虑进去。”一位北京地区会计师事务所人士对记者表示。

  事实上,相比中国铁建天价招待费,同行业的中国中铁(601390.SH)、中铁二局(600528.SH)就并未披露同期业务招待费情况。与此类似的是,中国北车2011年至2013年上半年业务招待费支出明显,分别为1.41亿元、1.66亿元和0.63亿元,但同期中国南车(601766.SH)对该事项则没有披露。

  由于调控和不透明属性,央企业务招待费并不能随意同向比对,但记者统计国资委、央企控股的301家上市公司情况发现,有18家公司连续两年位列业务招待费用前20名榜单。其中葛洲坝、中国北车、中国重工(601989.SH)、天地科技(600582.SH)、中材国际(600970.SH)、中国船舶(600150.SH)、航天信息(600271.SH)和中金黄金(600489.SH)8家公司更连续三年上榜。

  18家连续上榜的上市公司中,业务招待费呈逐年增长态势且快于应收增长速度。18家公司2012年合计总额为31.10亿元,较2011年同期的29.52亿元增长5.35%,而同期合计营业收入增长则为4.91%。

  对于业务招待费问题,上述央企纷纷予以回避,10月22日下午记者致电上述多家公司证券部门,但鲜有央企上市公司对该问题正面回应。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统计中发现,类似中国铁建类的“业务招待费”大户并未连续三年上榜,并非期间该科目金额得以骤降,而是于次年中报不披露科目信息,诸如此类的有中国铁建、中国交建、中国水电、中煤能源和中国化学5家公司。

  其中中国铁建2011年、2012年业务招待费分别为8.77亿元、8.38亿元;中国交建为6.45亿元、7.80亿元;中国水电为3.18亿元和1.43亿元;中煤能源为0.99亿元和1.13亿元。

  此外,前述18家连续上榜央企中,土木工程类和交通运输设备制造类上市公司数量分别为4家和3家,两者总和约占40%。

  对此前述会计师事务所人士并不意外,“可以说两种公司都是乙方身份,为了中标、获得订单肯定会跟客户有招待往来,而央企上市公司的客户比重中,最大的无疑是政府部门,伴随招标工程展开,业务招待费也会较高。”

  “此外,对一些土木工程类公司来说,客户招待费用颇具调控空间,除了客户的招待费用外,一些自身消费开支也计入该账目中,里面账务情况颇为混乱,说不清楚是给对方消费还是自己消费。”该会计师进一步向记者表示。与此相对应的是,强卫东也在中国铁建通报中即指出,“(该公司)确实存在发票开具不规范、报销程序不严格、会计科目使用不当等问题,同时,查处了少数人的违纪违法问题。对检查发现的问题均进行了处理和问责。”

  而上述7家公司中,仅4家透露了今年上半年业务招待费情况。其中土木工程类的葛洲坝上半年业务招待费为7311.60万元,而交运设备制造类的中国北车、中国重工和中航飞机(000768.SZ)则分别为6272.20万元、4440.96万元以及2416.36万元。

  “像中国北车、南车这种高铁装备类公司,由于两次招标被推迟到下半年,上半年的业务招待费体现得或并不明显。”上述会计师事务所人士提醒记者。

  此外,一些土木施工类央企因为体量庞大,旗下子公司、孙公司及相应持股公司众多,各级公司招待费用叠加到一起亦致使总费用惊人。中国铁建今年5月8日回应中就指出,其8.38亿元业务招待费“是从分布于全国各地以及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000多个核算单位逐级汇总上来的,每个核算单位平均约7.6万元”。

  “(由于子公司、分公司众多)每一个层级的业务招待费用都很惊人,我们在实际操作中,每个层级客户领导(多为政府领导)过来都要产生招待费用,各个层级归总起来就相当惊人。”中国建筑子公司一名人士向记者透露。(徐亦姗 谷枫)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