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高尔夫球场威胁北京水源地 喷药直接渗入地下

2013年10月25日来源:北京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观察动机】不久前,北京市政府下发《北京市地下水保护和污染防控行动方案》,研究制定6家位于饮用水源保护区的高尔夫球场退出方案。然而遗憾的是,6家球场名单,有关部门至今仍未公布。本周,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北京重要水源地密云水库调查时发现,水库周边就有两家大型高尔夫球场,威胁着密云水库的水质保护。

  探访

  高尔夫球场距水库大坝仅3公里

  虽然国家从2004年起就下文禁建高尔夫球场,但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北京的高尔夫球场“改名换姓后”还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众所周知,高尔夫球场对环境的影响弊大于利,除占用土地资源外,养护球场草坪使用的农药渗入地下水造成水源污染;高尔夫球场还需要耗费大量水资源,很多球场直接使用地下水浇灌草坪。而就在北京的重要水源地密云水库附近,两家巨大的高尔夫球场仍然赫然营业。

  九松山乡村俱乐部位于密云水库南侧,环境清幽。从名字来看,这里与高尔夫球场并无关系。但是,其宣传册上却宣称“北京唯一紧邻密云水库的山地高尔夫球场”。事实上,九松山乡村俱乐部为一处18洞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占地3052亩。球场距离水库有多近?北青报记者开车测量水库大坝距离该球场练习场的直线距离不到3公里,而且站在高尔夫球场的高地上便可一览水库景观。另一家高尔夫球场——君山高尔夫俱乐部距离密云水库约6公里,为君山别墅项目的附属配套设施。其西侧就是密云水库的出水口白河。

  最多打11口井和周边村民抢水

  虽然已入秋,但球场起伏的草坪依然绿意盎然,并有工作人员开车修剪草坪。据陪同参观的会籍销售员时女士介绍,整个球场的草坪面积有1000多亩,仅维护草坪的工作人员就有70余人。草坪的维护费用也颇高,每年达上百万。

  “这些草坪多长时间浇灌一次?”面对提问,时女士称每周的浇灌时间不定,“如果天气比较干燥,每天都要浇水。”水源从何而来?时女士并未正面回答。不过,北青报记者在附近的九松山村采访时了解到,球场灌溉草坪的水来自村里的井水。一位村民称,过去九松山村下属的4个自然村、800多口人靠两口井就能维持用水需求,去年和今年村里又新打了两口井,与高尔夫球场用水量较大有一定关系。

  用水量大致使不断打井的情况同样出现在另一家水库附近的高尔夫球场——君山高尔夫俱乐部。君山高尔夫俱乐部工程部张师傅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每天都灌溉草坪,草坪维护是最大的用水之处。

  为保证水源供应,该高尔夫球场的用水主要来自附近的河流、水库,再加上部分水井。“目前井水成为我们重要的依赖。现在应该打了11口井,已在使用的井有7个左右。”张师傅表示,附近的水资源已很紧张,“为了草坪维护,我们会向水库买水”。

  北京的高尔夫球场一年究竟使用多少水资源,目前并无官方最新信息。不过,市水务局副局长毕小刚2011年做客新华网时透露,北京的高尔夫球场2010年耗水量高达4000万立方米,相当于20个昆明湖的水量。

  球场绿地喷洒农药直接渗入地下

  高尔夫球场的草坪除定期浇灌外,喷洒农药防虫保绿也必不可少。在北青报记者对密云水库附近的两个高尔夫球场走访中,相关人员都承认会对草坪施药。

  九松山乡村俱乐部的时女士表示,一部分农药会被草吸收,渗入地下的农药因为球场地势低于水库也不会对地下水构成污染。君山高尔夫俱乐部的一位负责人员也称,他们喷洒的农药为无公害农药,对环境不会造成影响。

  为了验证球场的说法,北青报记者在紧邻九松山乡村俱乐部的九松山村采访时从村民处了解到,平时饮用水虽然没有异味,“但是口感不如以前好”。

  那么是否像高尔夫球场所称,喷洒农药对地下水没有污染呢?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央视曾报道指出,一个占地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个月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杀虫剂至少在13吨。报道还称,这些化肥、农药被草坪吸收的不到一半,大部分都随雨水流向附近的水库、河流,渗透到地下,对水资源造成污染。

  此次北京市政府要求饮用水源保护区的6家高尔夫球场退出,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严格监控高尔夫球场的污染,并保证其退出之前加大监管力度,严控化肥农药施用,禁止施用高污染、高残留的农药,完善球场的防渗设施建设,确保不造成环境污染和影响水源安全。

  专家对话

  一级水源保护区不该有高尔夫球场

  对话人:中国农业大学环境系教授 胡林

  北青报:水源地附近的高尔夫球场对水源地的影响主要有哪些?

  胡林:在水源保护地附近建高尔夫球场,很敏感。它的影响首先是,球场要维护大面积草坪,需要大面积打药施肥,如果操作不正确,很有可能会进入水源区,对水源造成污染。虽然水源保护地的球场不一定都会污染水源,但是潜在威胁大。北京许多高尔夫球场取地下水作为草坪灌溉水源,地下水作为我们的饮用水源,总资源量减少,对我们的影响是很直接的。

  北青报:球场都宣称自己用的都是合格农药,这样对水源地就不会产生副作用?

  胡林:球场作为企业,当然会宣称自己没有操作不当,用药都是合规的。但这只是企业的一面之词,必须要有第三方的客观检测。在水源保护区内,某个主体犯同样的错误,比如高尔夫球场农药使用不当,造成的危害是加倍的,潜在的威胁也是更大的。所以,这些高尔夫球场最终必须用检测数据来说话。我了解,高尔夫球场大部分没有接受过全面的检测。目前,还没有完善科学的检测体系,环保相关部门对高尔夫球场的定期检测方法还不完善。

  北青报:水源保护地到底该不该建高尔夫球场?

  胡林:一级、二级水源地保护区肯定是不应该增加新的污染源了,尽量不要破坏这一敏感区域。尤其是一级水源保护区,不仅不应该建高尔夫球场,其他经济活动也都要有所限制。国家一直也有规定,禁止再建高尔夫球场,不应该光考虑商业利益。(记者 李天际 林艳)

  官方回应

  6家退出球场名单至今成谜

  采访期间,北青报记者联系政府相关部门,询问6家将退出水源地的高尔夫球场名单,但均未得到明确的答复。截至北青报记者昨晚截稿时止,没有拿到具体的球场名单。

  采访中,两处高尔夫球场都向北青报记者保证,目前没接到关停或者退出的通知,这意味着球场会继续存在运营。九松山乡村俱乐部的时女士称,球场有正规资质,“前年北京市查封高尔夫球场时都没事”。她还补充说,“即便有事,会员的损失会降到最低。”君山高尔夫球场的有关人士也表示,球场自今年开始对外营业以来(以前仅为别墅区的内部球场),生意没受到影响。

  调查

  部分球场偷换概念对外称是别墅配套

  调查中,令北青报记者不解的还有,2004年起禁建高尔夫球场的文件先后下发不下10个,但为什么北京的高尔夫球场建设依然“红火”,甚至水源地附近也能出现高尔夫球场?对此问题,媒体之前也有多次报道。有高尔夫专业人士表示,高尔夫球场的建设需要发改委等部门审批,大部分球场打着居住、休闲娱乐、绿化项目等旗号建设,以此偷换概念。

  以北青报记者调查的密云水库周边两处高尔夫球场为例,对外宣传均没有“高尔夫”的字眼,而是以乡村俱乐部和别墅配套设施代替。九松山乡村俱乐部建于2007年,君山高尔夫俱乐部建于2011年前后,都是在2004年“禁建令”出台后修建的。

  此外,这些高尔夫球场的存在与一些地方政府拉动当地经济发展也不无关联。据媒体报道,很多开发商以高尔夫球场建设为由大量圈地,在球场内部或者周边开发房地产项目。

  政策背景

  国家多部委2011年再发整治通知

  对于水源地附近的高尔夫球场管理,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已下发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各地方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并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2011年,国家十一个部委再次联合下发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指出在自然保护区或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内建设的球场、非法围垦河湖影响防洪安全的球场、非法占用公共资源建设的球场,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要重点督办。

  对于水源地的保护,北京市政策法规从2002年开始,就已明确。2002年,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办法中明确规定:在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禁止新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禁止改变原有建筑物的用途。禁止从事一切污染或者可能污染水源的行为。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