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甘肃农村按女孩学历索要彩礼 大专8万本科10万

  • 2013年10月28日11:35
  • 来源: 中国青年网
  • 编辑:

  个别偏远山村,年轻人的婚事成了难题。

  近年来,6万、8万、10万……一路飙升的巨额彩礼,如同一道无情的屏障,让个别地区步入婚恋年龄的农村小伙望婚兴叹;在“高价”彩礼的困扰下,有情人成不了眷属,无情人却被阴差阳错地“绑”在了一起。

  相互攀比之下,当彩礼成了比感情还重要的婚姻砝码,姻缘就彻底被彩礼“绑架”,情伤累累!

  “为了顺利过关,我在土墙面上贴了层瓷砖,又借钱买了套过时的组合柜,现在房子勉强看得过去,可那笔巨额彩礼到哪儿去筹啊?”

  秦安县叶堡乡王沟村地处县城西北方40余公里的山梁上。10月24日,顺着蜿蜒村路前行,眼前沟壑纵横,山丘连绵起伏。在暖阳的照射下,参差错落的田地里,白色地膜被折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

  王沟村分大小两个庄子,村民羊顺家就住在北山小庄的半山坡上。

  正值秋收的季节,羊顺家院里,金黄的包谷棒子挂在木架上,一串串火红的辣椒悬挂在窗棂上……但是,这一切并不能消散这个农家眼前弥漫着的浓浓愁绪。

  羊顺夫妻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25岁,小儿子21岁,而兄弟俩在农村已成了大龄青年。儿子的成家问题成了羊顺夫妻昼夜牵挂的事。虽然村子里和羊顺两个儿子年龄相仿的小伙子不少,但自家经济拮据,家底清贫,谁家的姑娘会嫁过来呢?

  “大儿子25岁了,用时髦的话说,在农村已是‘剩男’,没法子只能外出打工碰碰运气。小儿子年龄正好,上半年他自己谈了一个对象,两个娃私下里相互喜欢,但由于对方家提出要的13万元彩礼我们没筹到,所以事情就这么搁下了!”羊顺说话的语气既无奈又惋惜。

  女方来男方家看房是相亲第一关。“为了顺利过关,我在旧房土墙上贴了层瓷砖,又借钱买了套过时的组合柜,房子现在总算过得去,可那笔巨额彩礼到哪儿去筹啊?有时我觉得帅气、乖巧的两个儿子摊上我们这样没本事的父母,把娃的一辈子都害了!”羊顺使劲搓着布满老茧的双手无助地说。

  13万元!这么一笔巨额彩礼,如同一座大山,压得羊顺夫妻喘不过气,打从说亲的事开始后的半年里,他们四处借钱,也曾试图去贷款,但所有的努力似乎都是徒劳。

  “因为穷,人家担心我们还不起,没人愿意给借。”身体本不怎么好的羊顺媳妇有些病怏怏地说。

  明知家底薄,但表面上还要装得阔气;本来身体不太好,还要强打起精神表现得婚后绝不会给儿媳添负担。羊顺和妻子早就暗自商量好了,只要儿子的婚事有眉目,要他们老两口怎么做都行。

  “20多年前我结婚时,花了500元彩礼。我怎么都想不到,辛辛苦苦把两个儿子拉扯大,转眼要成家了,彩礼比20多年前翻了200多倍!”羊顺有点绝望地说。

  “3年前,王沟村连路都不通,自然条件落后成了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现在路通了,有人愿意来了,但高额的彩礼让本就很困难的村民们望而生畏。”王沟村村支书老王说。

  这个村人口本就不多,有本事的迁走了,想在这儿扎根的又成不了家,若干年后,村子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又有谁知道呢?老王看着被绿树萦绕的村庄有些伤感。

  “做梦都想不到,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被赤裸裸的金钱左右时,议婚议嫁开始出现‘按学历’要价、‘按地域’要价等就不足为奇了!”

  早在几年前,羊顺知道自家家底薄,就提前准备,曾托亲戚四处留意,格外关注外面未婚青年议婚议嫁的行情。

  “在我们这里,农村男女谈婚论嫁时,一般要经过见面、请媒人提亲、研亲、定亲、提话、婚宴6个程序,每一步都要准备一定数量的礼品和现金,群众戏称为‘两头不能算,中间四五万’。这四五万元便是被称为‘干礼’的彩礼,是男方成婚时必须要付给女方的钱。没想到如今光彩礼就上10万元了!”羊顺说。

  据当地村民介绍,不同地域,定彩礼的标准也不同,“喊价”自然各异。

  去年年底,家住秦州区太京镇的姐姐回娘家探望年老的父母时,闲聊时一件事至今让羊顺心里直打鼓。听姐姐说,她所在的村里有个23岁的帅小伙名叫新强,小伙子很机灵,前两年在外地打工时也谈了几个女朋友,都由于自己家境一般吹了。去年6月份,终于有媒人为新强牵线介绍了一名姑娘,见面后,两个年轻人感觉有共同语言,但当他们觉得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没有想到媒人传话,女方父母一张口,“干礼”要15万元,这个价码,让新强和他父母倒吸一口凉气。

  为了促成这门婚事,新强和父母一起向女方砍价时,女方父母抛出一句话,让他们更是难以接受:“我们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抓养这么大,称斤论两,也值这个价。”

  姐姐的话,当时羊顺并没有在意,但如今,小儿子成婚13万元的“干礼”的确让他感觉到有些惧怕了。

  一会功夫,村民四剩抱着一岁多的孙女到羊顺家串门。提起孩子的婚事,同龄的长辈们都有倒不完的苦水。前年,四剩儿子结婚时,连同彩礼在内,共花了近18万元,其中大部分钱是向亲戚朋友借的。截至目前,还有6万元借债没还清。为了还清债,儿子、媳妇将年幼的孩子扔给爷爷、奶奶,背着婚债去外地打工了!

  不仅如此,在王沟村南边一些偏僻村落,女子出嫁地交通是否便利、经济条件是否很好,也成为女方索要彩礼的价码。如川道地区,彩礼可以低于10万元,若是山大沟深的偏僻村子,彩礼便高到10多万元不等的数目。

  更有甚者,一些农村还有按姑娘的学历来作为索要彩礼的标准。通常的“价格”是:本科10万元,大专8万元,中专6万元。父母之所以会这样算彩礼,是因为他们供女儿上学借债付出了这么多学费。

  “做梦都想不到,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被赤裸裸的金钱左右时,议婚议嫁开始出现‘按学历’要价、‘按地域’要价等就不足为奇了!”听到类似的事多了,羊顺慢慢地也开始接受这种难以言说的现实了!

  在一些偏远的农村,6万、8万、10万……彩礼价码在逐年飙升。当地村民说,以前农村负担最重的事情是建房子,而现在却变成了娶媳妇。娶媳妇已经成了一些农村男子的“硬伤”。

  近几年天水市开展的一次婚姻嫁娶情况调研活动表明,农村不同区域婚嫁费用支出数额因川区、浅山区、后山区而不同,经济越落后费用越高。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婚嫁费用呈较大幅度上涨趋势,婚姻当中要高额彩礼的封建落后陋习在经济不发达的农村有蔓延趋势。

  “相对于其他经济发达地区,地理位置偏远仍是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主因。为了摆脱这种现状,一些村民便通过用嫁姑娘得到的巨款彩礼来改变经济拮据的现状。”

  婚姻中不断攀升的彩礼怪象愈演愈烈,是民俗还是陋习?个中原因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10月14日,因经济纠纷引发的宁夏一家七口灭门惨案震惊全国,惨祸彻底毁了两个家庭。

  “贫穷并不可怕,比贫穷更可怕的是愚昧无知!血的教训告诉所有人,比金钱更可贵的是亲情!”天水市委党校哲学与科社教研室副教授、副主任王彦飞说。

  “索要巨额彩礼的根源其实说到底还是封建社会买卖婚姻在社会上的一种延续。封建社会妇女地位不高,人们习惯于用女子换取生活资料,久而久之便有了‘彩礼’一说。新中国成立后,经行政手段干预和大力倡导新风,这一现象有所遏制。近年来,城镇化、工业化的迅猛发展,条件好些的农村女青年走出了大山,远嫁他乡,导致农村性别比例失调,个别适龄男青年最后得用高价彩礼才能找到配偶。”王彦飞如此分析,“相对于其他经济发达地区,地理位置偏远,仍是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主因。为了摆脱这种现状,一些村民便通过用嫁姑娘得到的巨款彩礼来改变经济拮据的现状。”

  甘肃天秦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朝晖说,《婚姻法》禁止包办买卖婚姻,禁止借婚姻索要财物。

  结婚时如果女方因供女孩上学等而造成家庭生活困难的,男方从情感出发自愿给予女方一定钱物帮助的馈赠行为,不为法律所禁止。可惜,在生活中这种馈赠行为不多,而个别农村婚姻中索要彩礼之风却愈演愈烈。

  攀比之风盛行,让收受高额彩礼形成风气,彩礼的数额自然成了父母抬高女儿身价的参照物。有的父母也知道嫁女儿不是“卖骡子卖马”,更懂得收的彩礼高了,女儿出嫁到婆家后,势必影响其今后的生活质量。但是,在逐年攀升的彩礼行情中,谁家收的彩礼低了,便会招来一片猜疑:这家的娃不会是身体上有毛病吧,才收了那么点钱!

  尽管随着社会的进步,大量农村男女青年走出村庄,在打工谋生的经历中接受了不少新观念、新思想及自由恋爱新风尚,但现实中的高价彩礼又成了他们走向新生活的巨大困扰和难以逾越的障碍。

  “在我们村,自由恋爱结婚生子的也有,这本是件大好事,可因为高彩礼却让人高兴不起来。”王沟村支书老王说。

  老王介绍说,村里有几对恩爱的年轻夫妻,娃都生下了可孩子却无法落户,其原因是婚前无法拿出彩礼,孩子的爸至今没有和老丈人家见过面,老婆的户口在娘家也就迁不过来,直接影响到下一代的成长和生活。

  其实,这些自由恋爱的男女青年,早就认识到了高额彩礼对今后夫妻感情和家庭生活的影响及严重拖累。但是,高额彩礼已经在一些农村形成了风气,使得他们无力反抗,只能举债成婚。

  根据目前一些农村的婚姻现状,有关人士分析认为,逐年攀升的婚嫁彩礼,最少使一家两代人债台高筑,不堪重负。有的家庭也因为举债生活,加剧了家庭、夫妻之间的感情纠纷和矛盾激化,同样会波及下一代的教育和成长。

  (文中村民当事人名字系化名)

  文/图 本报记者 王兰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