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胡万林背后疑暗藏运作团队 联络宣传收钱分工明确

2013年10月29日来源:大河网-大河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原标题:胡万林背后疑暗藏运作团队 联络宣传收钱分工明确

  胡万林信徒进行“自然运动疗法”。

  胡万林信徒大量食用冰棍后,进行展示。

  核心提示:云旭阳之死,不仅让胡万林的“自然运动疗法”昭然于世,也让胡万林幕后的营销团队露出端倪。

  根据大河报记者调查及新安警方通报,胡万林“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信徒们众星捧月的“造神运动”背后,是一整套人员各司其职的密切运作。而在受害人家属看来,其主要目的,无非是攫取钱财。

  出狱以来,胡万林四处授课

  来自四川省绵阳市警方的说法,胡万林2011年12月出狱之后,仅仅回家了两次。那么,至新安县事发的近3年时间内,胡万林到底是如何活动的?

  10月27日上午,大河报记者从胡万林信徒陈永康处得知,此次案发之前,他是带着云旭阳、周爱林、卢立军3个徒弟去拜见胡万林求学的。而在之前,周爱林与胡万林已有多次接触。

  根据陈永康提供的QQ号码,大河报记者进入了周爱林的QQ空间。

  在其名为“梦之舟”的空间里,周爱林发布了“8月郑州行”、“2013年5月平顶山”2个相册,分别记录了今年两次拜会胡万林的情况,照片总数达到了372张。

  此外,在一个名为“胡万林大师健康知识讲坛”的博客里,博主还记录了多篇涉及胡万林行踪的文章,图文并茂。其中包括“胡万林一行”在浙江九龙山、青龙山,海南百花岭带领弟子采草、采土情况。这种现场授课的场景,在陈永康、周爱林、“佑好”、“东关街赵元帅”包括云旭阳等不少胡万林信徒的博客里,都有体现。

  结合大河报此前报道,胡万林出狱后,至少出现在了河南、浙江、海南等地并欲去黑龙江省小兴安岭,表现算是十分活跃。

  声名狼藉,却被神化为“自然之子”

  在周爱林QQ空间,转发了多篇疑似胡万林演讲稿的文章,在这些文章中,胡万林自称遍识3699种山林植物,熟知药性,并治愈了200多万绝症病人。据此,胡万林声称“李时珍算个屁?他知道几种草?他治过多少病人”,并认定《本草纲目》错误百出,反倒是他开创了新的学科领域。

  对胡万林的自夸,弟子们都是深信不疑,不断发出笔记揣摩学习,并坚持认为胡万林就是至高无上的神明,圈内广为传播。

  大河报记者浏览发现,胡万林及其信徒在新浪网、凤凰网、腾讯网等主要网站开设了博客,大量转发有关胡万林的一些演讲稿和所谓的“自然运动疗法”文章。不少信徒的博客空间都大量留存这些“经典”,并多有原创心得体会。

  通过信徒“众星捧月”般的包装,声名狼藉的胡万林已然不是之前柯云路笔下的“当代华佗”,摇身一变成了“耕耘大师”、“自然之子”。“自然运动疗法”也被鼓吹为“中医领域500年来的伟大创新”。在周爱林空间总计110页、1600多篇日志中,诸如“师父教化”、“长生歌——耕耘老人”等崇拜胡万林的内容,比比皆是。

  尽管很多转发的吹捧胡万林文章,作者不详,且不少已被删除,但从评论和点击量判断,它们已经有了较大范围的传播。浏览评论,大河报记者发现,在这个圈子里,胡万林可谓中华中医“前无古人”的神明,不能有任何不敬,否则就会被群起回击甚至谩骂。

  按照陈永康的说法,胡万林的脾气够大。在讲课时,他不让学员提问,否则就会大骂,用语很难听,“后来,我们也都不问了,反正你也插不上话,问不出来多少东西,他教啥我们学啥”。

  在中医圈内知名的“爱爱医”论坛,尽管胡万林已经声名狼藉,尽管胡万林的“自然运动疗法”被大量圈内人士揭批,但仍有一些信徒在力图为胡万林正名。

  家属质疑

  胡万林一伙“钱字当头”

  大河报记者发现,那些吹捧的“造神文章”动辄万言、措辞极富文采,与胡万林半文盲、64岁坐了34年牢狱的经历反差极大,不免让人怀疑,如此背后,应有高人捉刀。

  按照陈永康说法,家在平顶山市汝州市的“佑好”是胡万林的一名忠实信徒,关系也非常密切。胡万林的几次授课活动,都是“佑好”安排。

  根据网易博客个人资料,“佑好”声称“可以快速根治高血压合并偏瘫”。他公开了多篇记录胡万林授课的博文,并且还友情链接了师父胡万林鼓吹的“自然运动健康疗法”官方网站,尽管这个网站现在已无法打开。

  从屡屡出现在国内各地、屡屡有人文图记录行程并发布至博客的情况看,胡万林身边,应该有出资人、经纪人等类似角色的团队,而胡万林可能仅仅是这个团队的利益链条之一。

  事实上,胡万林背后推广及鼓吹“自然运动疗法”的人物,在8月31日新安县案发时,已有体现。按照警方通报的案情,被逮捕的几人中,有人负责联络,有人负责宣传,还有人负责收钱,各司其职,短短3天时间,已经收入3万多元。

  对此情况,包括受害人家属在内的不少人士都认为,这种“造神运动”是“挂羊头卖狗肉”式的一种营销方式,包括胡万林在内的这些相关人员的幕后目的,无非是想攫取钱财。

  根据云旭阳父亲云文超提供的电话录音,陈永康现在的徒弟,达到了30多人。仅去年一年,陈永康就收取学费6万多元,“他是一个修理工,自己说自己只学了半个月,就出来教学生,明年还要收学生”。

  “他没行医资格,以前更没多少技术,前几年才跟外地一个大师学医,结果被骗了将近3万元,为了还债,他才收徒还债。”云文超说,“我儿子只跟他学两天,就被收了2000元学费,这太坑人了!”

  记者手记

  以生命为代价“照单全收”

  不甘落寞,名噪一时的胡万林以64岁高龄、坐了34年牢的资历,重出江湖,再涉非法行医命案,举世瞠目。

  也许“胡大师”没想到,他的“自然运动疗法”,此次会在一个年仅22岁的大学生云旭阳身上,失了手。

  今年8月29日,怀揣父母的1000元血汗钱,踌躇着拜师学艺的满满信心,云旭阳只身赴会,“研讨中医”。

  只可惜,3天之后,他就口鼻出血、多处外伤,不幸去世。

  与徒弟云旭阳不同,在洛阳会合一道参加此次活动的陈永康,同以受害人身份,在警方询问后已返回武汉老家。

  这位更懂“中医”的58岁长者,显然比徒弟更老练,更珍惜生命。对涉案的芒硝类“法物”,所有人都喝了,他喝得不多,更比徒弟要少。

  可以想见,有过短暂针灸行医经历的陈永康,尚未被“自然运动疗法”洗脑。

  然而,具有大学学历的云旭阳,对“胡大师”却是照单全收的膜拜。这种痴迷,在他QQ空间内时间跨度达到3年,原创、转发的508篇与“自然运动疗法”相关的日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尽管日志评论中,不少同学、朋友进行批评、劝慰,但云旭阳却多有驳斥,维护“胡大师”的名声。

  冲冷水澡、成盆喝水、大量吃冰棒……云旭阳祈望“自然运动疗法”之“神奇功效”。然而,他错了,彻底错了。他对“胡大师”“至死不渝”的膜拜,真把自己带上了死路。

  对于“胡大师”来说,他数十年坚持不懈宣扬的“自然运动疗法”,可能正如“谎言说了一万遍就是真理”一样,无论如何都会有不请自来的“铁杆粉丝”,如痴如醉地追随他。

  悲剧的最大意义,在于对世人的惊醒,但愿云旭阳之死,能让我们所有人,对所有的“胡大师”,都心存一点戒心,千万不要再冠以生命的代价。(记者 李岩 刘谣 文图)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