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国产廉价药品市场渐断货 利润空间低下企业弃产

2013年10月30日来源:中国广播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甲亢是仅次于糖尿病的内分泌科第二大疾病,国产的甲巯咪唑片,因为价格较低、疗效又好,一度成为国内甲亢患者的首选药品。但从去年底开始,甲巯咪唑片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断货。

  为了治病,患者不得不购买相对昂贵的进口药品,或者用疗效不那么好的其他药品替代。专家呼吁,防止类似的平价药品流出市场,尚需政府、药企、行业协会共同努力。

  国产的甲巯咪唑片每瓶100片,价格只有2元左右。因价格较低、治疗效果好成为甲亢患者的首选。但从去年底这种药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断货,尽管国家卫生计生委今年先后两批投放了7600万片甲巯咪唑,目前各地仍然难以买到。

  药房网工作人员:这个药品已经断货半年多了,一直没有。

  记者:我看网上说有些地方可以限购5瓶啊?

  工作人员:那是在一些大医院里头,普通医院应该没有,国产的甲巯咪唑部分的恢复生产,但社会药房是没有的。

  记者:大概什么时候会有,你们知道吗?

  工作人员:这个就不确定了。

  记者:原因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工作人员:进口的是彻底没了,国产的是已经停产,现在恢复生产,但恢复的量很少,目前仅限于某些大医院。

  在河南濮阳市人民医院,分泌科主任吴海霞今年也在为病人买不到甲巯咪唑发愁。

  吴海霞:这个甲巯咪唑就是没有,现在很不方便,现在用丙林安尼定,但是和甲巯咪唑差多了。

  记者:价位也高,是吗?

  吴海霞:价位比那个高一半吧,但是效果比那个差一半。

  规格为每瓶100片每片5毫克的甲巯咪唑片的全国零售最高限价为4.9元/瓶,但就因为药品紧缺得厉害,濮阳一家还在销售的药店瞅准机会大幅涨价。

  记者:多少钱?还是原来那个价么?

  药店:现在贵了,25一瓶。

  记者:涨价了是吧?

  药店:就是快没货了,多存几瓶。

  记者:不少患者因此不得不去购买有同样疗效的丙硫氧嘧啶,或是价格昂贵的进口药赛治,但这些替代药品目前也很难买到。

  记者:治甲亢的丙硫氧嘧啶和赛治有吗?

  药店:没货了。赛治没有。

  记者:什么时候能有?

  药店:那这个说不好,不敢说。

  河南濮阳市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高德山告诉记者,现在要么给病人开10毫克的进口药,要么只能用别的国产药替代。

  高德山:病人感觉不方便的倒是挺多,他们都是到处找,结果有的病人转一圈回来说没有,我说没有那只能换一种药了,那也要治疗啊。

  事实上,国产的甲巯咪唑片绝不是首个消失的廉价药品。去年,心脏手术"救命药"鱼精蛋白的断货就曾经引起关注。如果这两个药品都不是特别不熟悉,那么仔细想一想,5毛钱一瓶的氯霉素眼药,一块钱上百片的扑尔敏,这些曾经是寻常百姓家药箱里的常备药,是不是早就销声匿迹了?

  廉价药消失,不全是因为物价涨了,更不是因为他们疗效欠佳。

  据不完全统计,物美价廉的经典药品,缺口已经超过300多,不少药品稍微改动一下配方,就以十倍数十倍的价格摇身一变成了新药,而另一些,则直接停产。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药品要进入医院必须经过招标,在统一招标过程中又是"价低者得",厂家想中标就必须低价。有媒体报道,燕京药业生产的甲巯咪唑片在多省的中标价仅为1.68元/瓶。甲巯咪唑片属于基本药物,目前在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的有生产资格的有13家生产企业,现在除了燕京药业有限公司,其他片剂生产企业大部分已经停产,利润空间低被指是企业集体弃产的重要原因。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周子君:有些药可能是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定的价格,后来一直没有调没有涨,所以价格是很低的,现在因为所有的成本都涨了,包括人工成本,材料成本都涨了以后,价格就很低了。企业生产以后是要盈利的,或者要维持他的生产运营,最起码药品的定价要比他所有的成本都要高一些,这样才会生产,如果降的很低,他就不会再做了。

  高德山医生建议,从患者利益最大化的角度考虑,对于要停产的药品,国家应有专门的机构进行评估后才能批准。

  高德山:这个药是个老药,起码从我从医以来就有,如果停产,得通过国家某一个机关说需要报废了,不能再生产了。我觉得这个药品就像一种专控一样, 它是个必须的东西,尤其是少数几个厂家在生产的,你不能说断货就马上停产,这好像是不太对的。

  中国卫生法学会理事郑雪倩认为,对这些疗效不错,价格便宜的药物,国家应考虑采取相应的扶持政策。

  郑雪倩:国家推行基本目录药物制度就是为了保证这些又好用、又便宜、厂家又不愿意生产的这些药能够生产。如果它的利润很低的时候,国家是不是可以考虑基本药物目录里的这些厂家给一些优惠政策或者资金来保证这些药物可以生产,让老百姓可以食用。

  周子君教授说,目前停产的药品中不乏甲巯咪唑这样物美价廉的药品,究竟如何确保患者不再为这样的药品从市场上消失而发愁还需要多方共同努力。

  周子君:发改委曾经做过试点,要求企业报告它的成本,但是效果不是特别好。企业应该配合政府来做这个事情,但是企业认为这是他的商业秘密,不愿意告诉政府它的真实成本,这样的话政府就没法制定价格,这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需要一个行业,政府、社会、药企、行业协会一起来做的事情。药企和行业协会应该负起责任来。 (记者 冯会玲 实习记者 刘欢)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