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浙江余姚70%城区被淹 灾民不愿丢下老人

2013年10月09日来源:浙江在线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台风俨然退去,“菲特”余威仍在。

  受“菲特”带来的强降雨影响,宁波余姚受涝严重。

  “余姚城区受涝情况,主要表现在姚江江堤个别出现漫堤的险情,城区有70%以上地区受淹,交通基本瘫痪。”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工作人员说。

  而比主城区更严重的,是陆埠镇,整个乡镇的道路已完全被水覆,多条通往市区的道路被禁行—

  余姚陆埠,成了一座“孤岛”。

  “停水停电无救援无信号!求救,浙江余姚陆埠!”

  “我家陆埠农村的,眼看天又要黑了、房子2楼都淹没了。”......

  从10月7日到昨天夜里,不断有陆埠网友在微博上求助:里面的人出不去,救援的人进不来—

  昨天,余姚陆埠,全镇告急。

  由于救援人员和记者都无法及时进入陆埠镇,昨天,记者试图通过电话、网络连线陆埠被困人员了解这座“孤岛”内的灾情。

  不愿丢下老人

  他们只能留守孤村呼救

  “这是我家的现状,水深及腰,部分地方至胸口左右,食物短缺,停水,需要救援。”昨天下午4点,余姚陆埠郭姆村网友方先生在微博上发照片求救。

  照片中,洪水已经快和院子围墙持平的情形,让不少网友都为方先生一家捏了一把汗。昨天下午4点半,记者也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方先生。

  “我家位于陆埠水库上游。7号早上还好好的,10点多就有很大洪流冲下来,下午两三点左右,一楼的积水水位就在腰部位置了。”方先生说,因为洪水来得太迅猛,一家人只来得及在洪水还没淹没食物前,从一楼厨房抢出电饭煲、一脸盆米、一瓶酱油和一瓶油。

  没有水,方先生、父母和爷爷就靠脸盆接雨水来用;没有菜,酱油拌饭成了一家人充饥的唯一食物。好在,电并没有断,这也让方先生有了更多机会了解外界情况,安慰长辈。

  “周围邻居和村子里的其他村民差不多都快撤光了。爷爷奶奶也好几次劝我们赶紧走。”方先生说,他下去试过水深,按说他和父母涉水走出村庄并没有问题,但他们放心不下老人。“老人都90多岁了,哪里还能在冰冷的水里走那么远?不管多危险,我们一家人至少要在一起。”

  好在,昨天下午5点时,方先生在电话里告诉了记者一个好消息:“下午亲戚驱车几公里,再划船到我家,送来方便面和饮用水。暂时算是渡过难关了。”

  没水没电没食物

  他们即将和外界失去联系

  相比相对幸运的方先生,家离方先生家一公里外的孙先生一家却还在饥饿焦虑中。

  “我们已经一天一夜没怎么吃东西了,又饿又渴,快撑不住了。”昨天晚上7点半,当记者拨通郭姆村家十二房片村民孙先生的电话时,陆埠天色已经全暗,下着小雨。因为没有电,稍微吃了些饼干后,老人就去睡觉了,孙先生和父母只好围坐在自家二楼怔神。

  孙先生告诉记者,自家从7号下午三四点开始进水,水势很猛,没多久屋内的水就漫到了腰间,深的地方已到胸口处,而屋外深处的水甚至到了脖子处。一家人从老屋接来90多岁的爷爷奶奶后,就匆匆逃到了2楼。“厨房、饭厅都在一楼,吃的也都放在一楼。”孙先生说,因为从来没有遭过如此严重的洪涝,毫无思想准备的一家人根本没有准备干粮,这一天一夜就靠在房间里翻出来的一点饼干充饥。

  伴随洪水而来的是断水断电。“没有电还能坚持,可没有水,连饼干都很难咽下去。”孙先生说,7号晚上,一家人还心存侥幸:也许睡一觉醒来,积水就退了。但昨天盼了一整天后,一家人只等来了无尽失望。“又下了一天雨,一楼积水的水位一点都没有要退下去的意思。”

  “我看网上说有救援人员来支援,他们什么时候能到我们这啊?我们真的快撑不下去了。”电话里孙先生说话语速急促,因为一天一夜没有电,他的手机只剩下10%的电量,顶多再撑一两个小时,一家人就会和外界失去联系。

  木板当“渡船”

  预产期临近的她总算转移

  昨天白天,一条求助微博被广泛转发:“SOS!余姚陆埠有一孕妇,明天就是预产期,还被困家中,谁能去救一下!之前B超显示,胎儿脐带绕颈,无法顺产。户主:张国方,地址:陆埠镇南雷村白鹤桥98号,孕妇:邹珊珊,预产期10月9号。救救孩子,速转!”

  “我们已经从家里出来了,老公和爸爸陪着我,现在正往余姚市区的医院赶。”下午5点多,当记者联系上这名孕妇邹女士时,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获救。

  邹女士家住陆埠镇南雷村白鹤桥。从前天到昨天,积水逐渐淹入村里,邹女士的家也没能幸免,“一楼全部进水了,几乎到了膝盖这里。”

  然而,祸不单行,这个节骨眼上,邹女士还出现了腹部不适,考虑到自己预产期就在眼前,她只能慌忙发微博求助—

  “断水断电,只能靠手机了。”

  求助微博很快引起了网友注意。得到求助消息后,昨天,陆埠镇政府派出救援人员赴南雷村,邹女士的父亲也开车前来搭救,但由于通往村里的路已被完全淹没,救援人员根本无法继续深入。

  “最后还得感谢我老公。”邹女士告诉记者,在一切办法都用尽后,自己的丈夫用家里木板,临时做了一艘“渡船”出来,两人就是靠这艘“船”,慢慢地划出了积水最严重的地方。

  “这两天里,缺水缺食物,老公把家里仅有的两罐八宝粥都给了我吃,他自己还饿着肚子。”

  牵挂家人安危

  陆埠在外学子哭红了眼睛

  姑娘小单是宁波理工学院的大四学生,家在陆埠镇上。

  “家里已经停水停电两天两夜了,没吃没喝。”昨天晚上7点,小单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些疲惫。她告诉记者,自己家就在陆埠水库正下方。因为获悉余姚四个水库要在7号晚上放水,她愁得一夜没睡着。从前晚7点到昨天凌晨3点,她往家里打了四个电话。“我就不停刷微博,水库开一个闸,我就往家里打一个电话,问问他们安危。”

  昨天早上,小单还经历一场虚惊。“我正在上课,妈妈哭着打来电话说,听说水库要塌了,他们或许会被淹死,让我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小单说,自己和几个余姚籍同学接到电话,都哭红了眼睛。“好在后来在辅导员的帮助下,我们给余姚市政府打了电话,才知道这是个谣言。”

  小单说,昨天早上7点半,家里的水已经退了,但因为事先没有准备食物,全镇商店又都关门了。一家人依然面临没吃没喝的窘境。“家里仅有的一些吃的都省给弟弟了。爸妈就靠捡一些被洪水冲到水面上的食品充饥。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更让小单担心的是,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至亲都住在袁马村、望石坑等灾情更严重的村庄里。“这几天我都不知道已经给他们打了几个电话,但一直无法接通。”小单说,她的几个在温州、杭州等地求学的同学因为联系不上家人,已经准备从学校返回老家找家人。“如果灾情还不减轻,我也打算回家给父母弟弟送食物了。”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