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寄瓶酒花360元 机场打包费缘何“飞上天”

2013年11月12日来源:新华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寄瓶酒花360元 机场打包费缘何“飞上天”
2013年11月12日 09:53:56 来源:新华网 分享到: 3    新华网北京11月12日电 一个纸箱子40元、一根包装带15元、缠几圈保护膜20元……“新华视点”记者在多地机场调查发现,机场行李打包操作简单,包装用具成本低廉,打包费却“飞上天”,且定价随意、过度包装、收费混乱十分普遍,引发乘客强烈不满。

    昂贵打包费是航空、铁路等交通场所服务收费过高的一个缩影。专家表示,只有打破少数部门垄断公共资源借权生利,引入市场竞争,才能让机场等交通场所高物价“着陆”。

    打包服务只一家 乘客挨宰没商量

    由于航空特殊的安全要求,不少乘客行李超重或带有液体物品,无法随身携带上飞机,必须打包后才能办理托运。记者在多地机场采访发现,机场高额的打包费让乘客十分不满。

    重庆市民刘先生近日乘飞机到北京出差,随身携带了一瓶白酒。赶到重庆江北机场时离登机只有10分钟了,刘先生于是急忙给酒打包托运,一问价格要180元。在打包过程中,工作人员问是否需要加包装防止酒瓶破裂,刘先生没细想就答应了。到结账时把刘先生吓了一跳,打包费竟要360元。“用了三个纸箱、一个泡沫箱就要360元,这不是抢吗?而且发票也不正规,是手填发票,没有收费明细。”刘先生气愤地对记者说。

    在北京、南昌、昆明等地机场,许多乘客也认为打包费过高。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从事传媒行业的韩女士打包了两叠杂志托运,“两个纸箱,里面垫了两张气泡膜,一共花了90元,太贵了!”在南昌昌北机场,记者看到有乘客要打包茶叶,服务人员称乘客携带的箱子不能直接打包,必须购买机场专用纸箱。“两个普通的纸箱,一米多长的包装带,在机场就要90元,完全是宰客!”经常乘坐飞机的南昌市民胡俊生抱怨说。

    在机场打包过程中,一些工作人员以保护物品为由增加纸箱、泡沫等材料过度包装,收取更多的打包费。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一张气泡膜售价10元,韩女士说:“杂志又不是易碎品,根本不必用气泡膜。”

    不少乘客认为机场打包服务是垄断经营,整个机场就一家打包企业,再加上赶时间,乘客“被宰”只能吃哑巴亏。有的乘客因为打包费过高甚至把一些物品扔掉。在重庆江北机场,一位乘客告诉记者,朋友曾送给他一些当地辣椒酱等土特产,“打包费比这些土特产的价格还贵,我干脆就放在机场不要了。”

    打包成本几元钱 缘何动辄“飞上天”

    机场打包用具主要是纸箱、包装带、塑料膜、泡沫等,记者看到各地机场价格不一,含打包费在内大纸箱在25—50元、小纸箱在20—35元不等,包装带每根10—15元,塑料膜20元一件。

    这些打包用具成本有多少?记者联系了多家包装制品生产商,北京通州一家包装材料厂销售经理告诉记者,与机场打包相同规格的小纸箱批发价格1.8元一个,大的4.3元一个,即使用最好的进口牛皮纸,价格也分别只要2.4元和5.9元。气泡膜和泡沫盒更便宜,气泡膜16元一公斤,使用环保材料的泡沫盒850元一立方,“如果量大,价格上我们还可以优惠。”

    记者从顺丰、申通等快递公司了解到,打包用纸箱、编织袋、包装带等一般不收费。北京市邮局工作人员表示,邮局打包纸箱根据大小7—11元一个,打包费1元。

几元钱的打包用具到了机场价格怎么就“飞上天”?重庆江北机场工作人员表示,机场打包服务是外包的,单个收费项目经过了物价部门的审核。昆明长水机场航站区一负责人介绍,《民用机场服务质量标准》对行李服务要求价格公示、提供正规发票,没有对收费项目和标准作出规定。目前国内机场的行李打包等服务项目多数都是外包出去的,但大都只承包给一家企业。

    一位在某机场经营打包服务的公司负责人称,耗材虽然便宜,但还有人工、物流、租金等成本,“特别是租金,我们每年要向机场缴纳800万元的租金,占到了我们成本的70%,机场拿了大头,我们的利润并不高。”

    事实上,一些地方物价管理部门就机场行李打包费核定了标准。2011年,江西省发改委规定,打包小件行李10元/件,大件行李15元/件,大、小纸箱分别为20元和10元一个。南昌昌北机场相关负责人承认,打包企业的收费确实违规,将责令其整改。

    打破部门借权生利 高物价才能“落地”

    不少乘客认为,不光是打包费,在机场、火车站、汽车站等交通场所物价都很高,很多服务项目的价格远远超出了合理范围,如收取高额的停车费,一些火车站甚至连上公共厕所都要收费。

    机场此前畸高的餐饮价格备受诟病。云南大学社会学教授金子强认为,近年来机场餐饮价格有所回归,说明机场物价下降并非难事。一些机场商户也表示只要机场租金下调,价格可以“落地”。

    “在欧美一些国家,很多经停的游客都是在机场购物,机场往往是最便宜的地方。”南昌航空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谢奉军说,目前我国不少机场在经营方式上缺乏创新,“完全是一种宰客心理,与航空发展的趋势不符。”

    重庆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廖成林认为,机场等场所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提高价格,实际上反映了有些部门垄断公共资源,借权生利。“民航、铁路等本身具有一定公益性质,现在变成了纯利润运作;即使其价格报了物价部门批复,但依据和程序不透明、不公开,价格的合理性也难以保证。”金子强教授说。

    受访专家建议,交通场所服务外包要有准入机制,同时物价管理部门在核定标准时应公开透明,并加强监管;但要解决根本问题,少数部门不能将公共资源据为己有,应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机制。(记者周凯、侯文坤、沈洋、甘泉)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