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湖南村民乡计生办内猝死 官方否认曾有冲突打人

2013年11月17日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贾海林我有话说

  48岁的王生球在去乡计生办后突然死亡。

  王生球是湖南溆浦县九溪江乡华荣村3组村民。家属称,10月28日,他接到村干部通知,要他到乡计生办复查儿媳妇的生育证件,否则将面临罚款。第二天,王生球前往乡计生办,随后倒在那里。

  有目击证人告诉家属,事发10月29日上午,王与计生办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被揪住领子有推搡动作。家属在检查死者遗体时发现其背部有淤青,也怀疑曾经被打。

  但乡政府否认有过冲突和打人,称王系办事时突发脑出血晕倒,后送往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已定性为意外事件;同时也否认罚款的说法,称其当天到计生办是咨询二孩生育证的办理事宜。

  事后乡政府与死者家属已签订协议,前者一次性补偿6万元,条件是后者“自愿放弃诉讼等权利”。

  去计生办办事

  家属称被通知去交罚款,官方称其前来办理二胎证

  48岁的王生球是一个3岁女孩的爷爷。儿子王健、儿媳向爱华常年在浙江打工。10月28日下午,村支书黄峰上门通知时,只有王生球的爱人魏爱菊在家。

  魏爱菊回忆,这天村支书来后,“让我转告老公,到乡计生办去交罚款,说我儿媳妇的证件有问题,要他拿证件到计生办去复查。罚多少钱没说,但说过罚款的话。”

  相关证件显示,王健和向爱华2010年11月结婚,当时王健23岁,向爱华刚满20周岁。当年12月20日女儿出世,次日开具出生证明。“领取结婚证时,我老婆已经挺着很大的肚子了。”王健承认,妻子当时未婚先孕,但相关证件都是齐全的。

  村支书黄峰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否认当天说过罚款的话,“我没有说让他们去交罚款,我只是给他们说去乡计生办核查证件信息。”

  第二天,王生球带着儿子媳妇的结婚证、孙女的出生证明,一大早骑摩托车到了位于乡政府内的计生办。

  乡党委书记梁金华介绍,当天王生球来得很早,计生办还没上班,乡政府工作人员看他在外面等,就把计生办的人叫来,为他办理事情。办事的过程中她并不在场。事后据她了解,王生球当天前来,是为儿子和儿媳妇办理二胎生育证。办理二胎证时需要核查夫妻二人的结婚证和一胎相关证件。

  但这个说法被王健和向爱华否认,二人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生二胎。

  梁金华说,在王生球提交相关证件后,工作人员发现他没有带儿媳妇的户口簿,要他到儿媳妇的娘家去取。向爱华的娘家就在乡政府附近约20米远。

  向爱华的母亲王林香称,早上8点左右,王生球找过来取女儿的户口簿,其间碰到熟人贺德山。贺回忆,“我当时看到他从乡政府大院出来,猜他是去办事,就问他事情办好没。他说要交罚款,具体交什么罚款他也没说。”

  王生球走后不到半小时,王林香说计生办负责人谌广就匆匆过来找她,“额头上都是汗,说我的亲家不行了,叫我过去看。”王林香到乡政府大院后,看到王生球坐在计生办的凳子上,“嘴里吐着白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梁金华介绍,事后经了解,王生球生前有高血压,当天办事时突然疾病发作晕倒。在其办事过程中,没有与计生办工作人员发生言语上的争执,也没有发生肢体冲突。

  然而这一说法王生球家属并不认同。他们称事后找到了一名目击者,并对目击者的说法作了视频取证。

  目击者改口

  目击者视频被公开后,其态度巨变,后被警方拘留10日

  在提供给南都记者的视频中,这名目击者是当地一个清洁工,摄录于事发次日的10月30日。在视频中,这名目击者做着揪领子的动作,说看到有人揪住王生球的领子摇来摇去,并对他进行推搡。他当天在乡政府大院做清洁,恰巧看到这一幕。

  家属取证后经过了解,涉嫌打人者为计生办的谌广和张建军。乡政府公示栏显示,谌广的职务为政协联工委主任,分管计生等工作;张建军的职务为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

  家属称,事发次日,乡政府曾将谌广和张建军二人照片从“九溪江乡干部职工为民服务联系平台”公布栏撤下,当他们责问乡政府为何这样做后,两人照片又重新贴了上去。

  目击者的姓名也在事后被公开,是环卫工人李明汉,住九溪江乡光明村五组。但11月4日当南都记者找到他家时,妻子熊喜莲告诉记者,李明汉已被当地公安人员带走。

  乡党委书记梁金华告诉南都记者,李明汉涉嫌作伪证和造谣,公安机关要拘留他。她称,李明汉确实是当地环卫工,但他负责的片区并不在乡政府一带,当天政府工作人员也没有看到他出现。事后李明汉作过声明,说他并没有看到现场。

  11月5日,溆浦县公安局在网上发布《关于“九溪江工作人员殴打致人死亡证人视频”的调查说明》,称10月29日李明汉整天没有去过乡政府,“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其在视频上所说的‘证词’纯属谣言”。

  由于李明汉行为已经构成散布谣言并扰乱公共秩序,溆浦县公安局对他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王生球家属称,就在他们公开目击证人视频后,李明汉的态度突然巨变,他们后来再次找他,“屋里的灯亮着,但门却关着,怎么叫也不开”。王健说他了解到,事后政府人员找过李明汉,怀疑他受到某种压力。

  与当地通报王生球“在送往医院抢救过程中无效死亡”的说法不同,魏爱菊称老公在送到医院前就已经死亡。

  这天晕倒后,乡卫生院的医护人员为王生球做了简单处理,随后魏爱菊和两名亲属也赶到现场,并随救护车同往两小时车程外的溆浦县人民医院。“在路上他就已经停止呼吸了,到医院后直接宣布死亡。”

  由溆浦县人民医院开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写道,王生球死亡原因是“脑出血”;另一份证明书“直接导致死亡的疾病或情况”一栏写道:“脑疝、呼吸心跳骤停,引发疾病原因是:高血压。”

  这两份死亡医学证明书均未加盖医院公章。

  一名亲属告诉南都记者,王生球生前确患有高血压,但当天到乡计生办是骑着摩托车去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就病发身亡吧?”

  遗体从医院运回后,家属在死者后背发现了大片青紫色淤青。他们怀疑王生球曾经挨过打。他们曾将遗体抬到乡政府,堵了一天的大门。梁金华说,政府和公安曾建议家属配合工作,对遗体做司法鉴定,但家属不同意。

  王健对此回应,不愿做尸检,因父亲可能并非殴打致死,也许是争吵、推搡引发了疾病。如今父亲的遗体仍然停放在家中。

  6万元补偿协议

  官方称是人道关怀,家属称他们被强迫签字按手印

  10月30日,乡政府与死者家属签订过一份协议书。

  协议书对事情的表述为“王生球是突发脑出血意外身亡,属于意外事件”。“甲方(乡政府)出于人道主义,愿意一次性补偿乙方人民币6万元。”

  但协议同时声明,“乙方自愿放弃诉讼等权利”;“本协议一次性处理终结,任何一方不得反悔”;“乙方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和任何方式向甲方主张其他权利,如果甲乙双方任何一方违反本协议,则需向对方支付五倍违约金。”

  乙方签名为王丽玲(死者女儿)及四名亲属,鉴证方为华荣村党支部书记黄峰,协议右下角有死者妻子魏爱菊的红色指印。

  但魏爱菊告诉南都记者,她不同意这个协议,上面的指印是乡党委书记梁金华握着她的右手强行按下的。她描述:“当时我正在乡长办公室里打吊瓶,他们找到我让我签字,是书记握着我的手按下去的。”

  但梁金华在受访时对此否认,称是魏爱菊自己按的手印,自己只是做过她的工作,并没有强迫。

  而在协议书上签字的王丽玲,也说自己不同意协议,但被迫在上面签字。

  梁金华称,事后溆浦县公安局介入调查,结论是意外事件。乡政府本来没有责任,但从人道主义出发,愿意拿出6万元帮死者善后,甚至答应承担做司法鉴定的1万多元费用,但家属们依然抬尸、戴孝到乡政府上访。

  

  她提供由溆浦县公安局做出的一份“情况回复”,其中写道,经过认真调查乡计生分管领导谌广、计生人员张建军等,以及王生球亲家王林香等人,并结合王生球既往病史和县医院证明等,初步调查认定:王生球在乡计生办办事过程中和谌广、张建军等工作人员接触过程共20分钟左右,无言语上的争执。初步认定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争执,甚至推打。王生球系突发脑出血意外死亡。

  通报最后说,“欢迎广大群众提供线索并进一步展开认真调查,将尊重事实,依据法律,秉公执法,主动接受各界监督。”

  在九溪江乡政府,南都记者曾提出采访涉入传言的谌广、张建军二人,但工作人员表示,两人事后已经没有来上班了。

  而随后的事态进一步“升级”。11月8日,王生球几名家属去溆浦县有关部门上访,被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王丽玲、王健、向爱华三人行政拘留10日。4天后王健被家人保释,另外两人至今仍被关在溆浦县拘留所。

  至发稿前,王生球妻子魏爱菊向南都记者反馈,县有关部门通过一位亲属向他们传话:如果他们家同意在网上发帖道歉,恢复政府的名誉,会多给他们6万元补贴,加上之前的共12万。但魏爱菊表示,对此他们家属没有接受。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