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黑停车场当城管面收费 称公司领导可以摆平

2013年11月02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前日,西单北大街一没有备案的停车场内,城管队员对收费员下达约谈通知书,此时,收费员没有接过通知书,而是绕过城管,向一辆车收费。

 

  前日,西单北大街一“停车场”内,收费员在记录车牌号,后经证实,该停车场无备案。

  西单北大街一块闲置工地,被人平整后用作收费停车场,收费员说,他在此“工作”两年,车场平均每天收费超2000元。

  西城区交通支队交通科证实,该停车场并无相关备案手续,属于黑停车场,记者向多个部门举报该停车场违规收费,西城区城管两次到场向收费方发放约谈通知书,但截至昨天下午6点,该停车场仍在收费。

  停车场收费员给出两种发票

  前天中午12点,高先生将车停到西单北大街西侧的一块空地上,办完事取车离开时,一名收费员告诉他要交20元停车费。

  高先生发现,停车场内没有停车收费标志牌,没有划停车位,收费员也没穿工作服,他拒绝交费,收费员过来堵住了车头。“不交钱他不让我走,我有急事,只好交钱,并找他要了发票。”高先生说。

  收费员开给高先生的发票有两种,一种印章显示为北京中安佳驿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另一种显示为北京超凡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记者拨打北京市地税系统电话,查询证实,两种发票均为真实发票,开票公司亦无误。

  两公司称发票遭人冒用

  昨日,北京中安佳驿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称,公司在西单北大街未设停车场,收费员也并非其员工,对于该停车场收费员为何有公司发票,该人员表示尚需调查。

  北京超凡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一李姓负责人亦证实,该公司在涉事地点并无停车场,也未向该区域派驻员工收费,对于有人盗用公司发票一事,公司将开展调查。

  就高先生被收费的停车场位置,西城区交通支队交通科一工作人员证实,该停车场无相关备案手续,属于黑停车场。

  城管到场约谈 遭遇当面收费

  前天,就黑停车场收费一事,新京报记者向西城区城管部门举报。

  当天下午,西城区城管局金融街城管分队两名城管队员赶到,向涉事收费员于大爷所在公司发放约谈通知书。

  正当城管队员与于大爷交流时,一辆私家车正准备离开。于大爷并未接城管队员递过来的通知单,而是绕开城管队员,快速挡在私家车前,收了12元停车费,城管队员在一旁束手无策。

  昨日中午,接替于大爷值班的刘大爷依然在欲出场车辆收费。他称,已听说城管约谈领导的事。“不影响,他约(谈)他的,我收我的,他是工作,我也是工作。”刘大爷称,有人来查,公司领导可以摆平,他暂时还没接到停止收费的通知。

  昨日下午,金融街城管分队再次向涉事公司下发约谈通知,但截至昨日下午6点,黑停车场仍在收费。
■ 探访

  黑停车场日入超两千

  这个黑停车场位于西单北大街西侧,距停车场审批主管部门——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办公楼仅隔一条马路,车场四周为封闭状态,仅在东侧留有六七米宽的大门。

  大门右侧有个岗亭,亭身上印着“单位内部停车场,外来车辆禁入”字样。整个车场未见正规的停车位,也没有任何停车收费标志。

  昨日中午,岗亭里,自称姓刘的收费员正盯着进出的私家车,每进入一辆,他就走出岗亭,用纸笔记下车牌号和停车时间,时不时还指点车主倒车。有车要走时,刘大爷则走到大门正中,准备收费。

  “一小时8块,你停了两个半小时,一共20。”刘大爷对一辆黑色马自达的车主说。

  经观察统计,近一小时,有超过10辆车离开,每辆车交费都在10元到20元之间。

  “每天能收一百多辆车。”已在这个车场干了两年多的刘大爷说,“还有几十辆车是包月的,总的算下来,车场每天收费超过2000(元)。”

  刘大爷透露,他们收上来的停车费,每天都要交给(收费)公司的人。

  刘大爷说,他不知道自己供职公司的名称,“从来没去过公司,也没见过老板”。

  “跟你说白了吧,公司让我们保密,也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名堂。”刘大爷的同事于大爷表示,他俩的工作就是每天收费,每月按时领工资。

  ■ 对话

  “打击黑停车场缺乏系统法律依据”

  陈明(化名),某停车公司副总经理,在业内工作十余年,对于近期媒体持续曝光的黑停车场问题,陈明表示,应尽快推进停车管理行业立法,利用系统的法律法规,从根本上约束黑停车场的滋生和蔓延。

  新京报:从以往新闻报道来看,黑停车场大量出现,屡禁不绝。

  陈明:停车费上涨后,停车公司需要向车位所在的街道办和当地政府上交管理费,每个车位每天35元,这加重了停车企业的成本,导致很多企业铤而走险,直接不备案。停车费的上涨,也使得每个车位在收入上增高,不上交会有大额收入,这说是暴利毫不为过。

  新京报:黑停车场分哪些类型?

  陈明:我的理解是,一般分三种,一种是个人行为,随便找个有停车需求的地方,见到有人停车就张口要钱,这种大部分是社会闲杂人员,喜欢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是最难整治的;另一种是一些有经营资质的停车管理公司,走正规渠道申请车位,在交管部门划线验收完毕后,对获批车位范围和数量扩容;第三种是纯黑型,是没有停车管理资质的公司和团体,随意圈地收费,这种行为对于停车管理公司市场的打击最大,因为他们可以议价,这会成规模地破坏停车管理的市场环境。

  新京报:对于黑停车场的管理特别是处罚上,有哪些法律法规可以依靠?

  陈明:国内现在暂时还没有专门针对停车收费的法律法规,对于停车拒绝交费行为没有任何处罚,《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仅有的一条关于停车的规定是要求“停车入位”,入位有什么用?重要的还是要交钱,没有保障,就做不到规范,整个行业规范不了,黑停车场自然就会钻空子。

  对黑停车场的打击是缺乏法律法规的,目前适用的法规是诈骗,实际上黑停车场的收费员收停车费,不论从金额还是形式,都会对取证造成很大麻烦,以至于对黑停车场很难打击。记者 何光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