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国北方农民遭遇“野生动物肇事”之烦恼

2013年11月02日来源:新华网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新华网银川11月2日电(记者曹健 赵倩)在中国北方部分地方,“喜忧参半”或许最能反映当地群众面对生态恢复的矛盾心态。

    喜的是,随着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等政策的实施,树越来越多,山越来越绿;忧的是,随着生态恢复,部分野生动物数量增长较快,毁田扰民“有恃无恐”。

    在宁夏六盘山区,虽说今年雨水充足,玉米、洋芋等庄稼长势不错,可许多农民却高兴不起来。

    见到泾源县绿塬村二队村民陈安国时,他刚吃完晚饭打算去洋芋地里转转。“你看这都是野猪到地里吃东西时踩下的,比人的脚印都多。”走在去往地里的小道上,陈安国指着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蹄印告诉记者。

    在陈安国家的洋芋地里,记者看到连片的洋芋秧子被拱起,几个鸡蛋大小的洋芋散落在地面上。麦地里,被野猪捋了麦穗的秸秆倒在地上。他家近十亩地原本可收获两三千斤麦子,最后只打了七八百斤。

    实际上,为了防止野猪破坏庄稼,陈安国可谓是费尽心机。为御“敌”于农田之外,他花了500多元买了遮阴网,将自家的农田围起来。原以为这下庄稼安全了,不料一夜之间围网全被拱坏了。

    当地多位村民均表示,在庄稼成熟前一两个月他们就会睡到地里,虽然野猪仍会破坏,但多少能看住一点。其实,要在山地里搭个帐篷并不容易。记者在地里看到,有人干脆直接将拖拉机开到地里,将棚子搭在拖拉机上。

    据泾源县林业派出所所长赵献春介绍,近几年,林区野猪数量明显增多,活动范围也逐步扩大,现在进林区巡查不经意间就能碰上野猪,县上沿六盘山的村庄都或多或少受到野猪侵扰,群众只能采取点火烟熏、捆绑假人、搭棚看守等措施予以防范。而时间一长,野猪也就对这些土法子产生了“免疫力”,和人玩起了“躲猫猫”。

    来自泾源县农牧部门的统计显示,全县7个乡镇有70多个村的农作物受到野猪毁坏,受灾面积约占播种总面积的26%以上。

    随着生态持续恢复,近年来中国北方一些地方面临野生动物回归的“烦恼”也越来越多,比如秦岭野猪、羚牛数量增长特别快,下山毁坏农田时有发生;太行山一些地区相继发生豹子、野狼袭击牲畜等事件;新疆天鹅湖一带天山灰狼“重出江湖”,为患草原;吉林珲春东北虎下山猎杀村民牛羊……

    当野生动物与人的利益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且“愈演愈烈”时,应保护谁的利益成为难题。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当前野生保护动物的生存权得到了较好保护,而农民的利益保护不足。由于野猪、野狼、豹子等均被列为国家级保护动物,严禁私自猎杀,即使“为祸不小”,老百姓也只能望而兴叹。“有时农民向我们反映野猪毁田的情况,但我们也打不了。”赵献春说。

    根据上世纪80年代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或者其他损失的,由当地政府给予补偿,补偿办法由省区市政府制定。

    这一规定在部分地区并没有得到落实,农民受损后很难得到补偿。泾源县林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主任张建军解释说,由于目前宁夏尚未出台野生动物损坏补偿的相关办法和制度,加上地方财政并不宽裕,也没有专门预算留作野生动物破坏的补偿款,农民的抱怨也只能不了了之。

    实际上,有些省份已率先开展野生动物肇事补偿试点。1993年以来,云南通过中央试点项目经费补偿、地方政府直补和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三种方法,对野生动物肇事补偿方式进行了有效探索。2006年,吉林省相继出台实施了《吉林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害补偿办法》以及实施细则,对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给予资金补偿。

    陕西省动物研究所所长李保国认为,野生动物保护,应配套建立野生动物损坏补偿机制和补偿细则,进一步明确各级政府、农民的权利与义务,中央和地方财政都应有相应投入,以保障农业生产安全和农民利益。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