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孕妇被撞倒大声呼救没人扶 两官员救人被撞死

2013年11月02日来源:今日早报 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交警在车祸现场勘查。 网友@温州柱子 摄交警在车祸现场勘查。 网友@温州柱子 摄
爬山成了王青意释放工作压力最经济的方法。爬山成了王青意释放工作压力最经济的方法。
蔡福想蔡福想

  前天晚上10点15分,温州平阳腾蛟镇一孕妇横穿马路被车撞倒

  就在两名路过镇村干部抱起她的瞬间

 

  飞驰而来的农用车又将三人卷入轮底

 

  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批示,要表彰两位见义勇为的镇村干部

  深夜,灯光幽暗、车来车往的省道上,一名孕妇被车撞倒在路上,动弹不得,疾声呼救。二三十个人围在马路两边,但无人上前施救。

  如果你在此时路过该地,你会视而不见、袖手旁观,还是冒险施救?

  10月31日晚上10点15分,温州平阳腾蛟镇带溪社区书记王青意和青湾村村主任蔡福想,用生命完成了这道人生的选择题。

  他们紧急停车跑过去,可就在刚要托起伤者的一瞬间,一辆飞驰而来的农用车将三人再次卷入轮底。

  刚经历完台湾花莲地震波及的心有余悸,这场更加意外的生离死别,让整个腾蛟镇陷入巨大的悲伤中。

  【人物】

  【现场】

  这或许是腾蛟镇

 

  最黑暗的一个夜晚

 

  孕妇横穿省道被撞倒,大声呼救没人扶

  10月31日晚上10点多,已有五六个月身孕的24岁腾蛟人肖美丽骑着电动车,从南陀村一侧上了230省道,准备自西向东穿过省道。

  没有路灯,没有人行道,夜里的230省道是附近村民最怵的一条马路。或许是已经在这里安全地穿梭过许多回了,又或许是过了这条马路就能看到家的灯光,肖美丽并没有再朝前几百米,到有灯光、更安全的地方横穿马路。

  可就在穿过约三分之二的路面时,她被一辆由南向北驶来的尼桑汽车撞倒在地。

  “我眼看着有人被车撞倒了。”路过的村民苏忠孝赶紧下车查看。与此同时,家就挨着230省道的覃显安,也在听到动静后,跑到了2楼阳台。

  两人都看到,肖美丽躺在马路上,似乎是被撞断了腿,站不起来。但她一边不停试图移动身体,一边大声喊“救命!快报警啊!”

  马路边上很快聚拢了二三十人,有人报警,紧接着又有人打了120。但面对还躺在马路中间、哀求大家将自己挪到安全位置的肖美丽,人群中始终没有人站出来。

  两镇村干部正要抬孕妇,农用车疯狂撞来

  此时,刚从水头镇做完村级组织换届选举相关工作返回腾蛟的王青意和蔡福想,从北向南开车路过。

  “他们的车都没来得及熄火,人就下车跑过去了。”苏忠孝和覃显安都看得真切:两个人走到肖美丽身前,蹲下,试图伸手将伤者抱起来。

  可就在两人专注合力,正要将肖美丽抱起来时,一辆和肇事尼桑车同一方向驶来的农用车,朝着还在马路上的三个人飞驰而来。

  “我快急死了啊!”待马路边围观的人反应过来时,农用车距离三人只有十几米了。

  “快停车,前面出车祸了!”苏忠孝赶紧脱下身上的夹克,边跑边挥舞。

  但众人的呼叫和飞舞的夹克衫都失败了。没有开车灯的农用车,甚至没有减速,径直冲向马路上的三个人。

  碾过三个人后,农用车依然没有停下来,飞速消失在夜幕中。

  “从他们上省道救人到被撞倒,也就是一分钟内的事情。”覃显安说。

  记者昨天下午从平阳县公安局了解到,53岁的蔡福想当场身亡,37岁的王青意受重伤,送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而肖美丽也在当晚的事故中死亡。

  昨天中午,事发后逃逸的农用车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事发情况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将尽快向社会公布结论。此外,昨天上午,腾蛟镇已经成立10·31事故处理工作组。昨天下午,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也作出批示,要表彰两位见义勇为的镇村干部。

  走好,两位可亲可敬的镇村干部

 

  天堂里没有操不完的心

 

  王青意 连续工作三个月没休息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带溪社区办公楼。二楼走廊走到底,就是王青意的办公室。走廊上,他的照片下还挂着“在岗”的标志。

  “本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下乡去慰问老党员了。”和王青意共事10年的带溪社区工作人员苏敏在打开王青意办公室门时,眼眶就红了,“他6岁就没了爸爸,从小日子过得艰难。现在好不容易稍微有点起色,他又丢下7岁的儿子和没有正式工作的爱人走了。”

  办公桌还没来得及收拾。因为制革基地的建设和即将举行的村组织换届选举,这个管辖9个行政村、1.5万人口的社区书记已经连续三个月没好好休息了。而因为白天开会多事情多,村民又不在家,王青意每个晚上都泡在了各个村民家里,有时候一个晚上甚至要赶三个地方。

  事发当晚,他就是和自己辖区里的青湾村村主任蔡福想,在村民家做完村委换届选举思想工作后的归途中见义勇为的。

  王青意去世的消息,昨天凌晨零时许传到腾蛟镇委副书记吴亦丛耳中后,吴亦丛就再没合过眼。“闭上眼睛就想起前两天在食堂吃早饭,他看到我就笑。我知道他最近工作压力特别大,可他一点没抱怨,就是这么个爽直乐观人啊。”

  吴亦丛用“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个能干事的人”来形容自己的老部下。而带溪社区主任郑炜则带着哭腔和通红眼睛给了自己的搭档“有责任感、工作日夜操劳、和同事关系特别好”的最高评价。这一点,我们也在王青意的发小王先生那得到了印证。

  “他几乎不参加我们的活动,婉拒的理由总是要忙工作。尤其这三个月,别说见面,我打电话过去他都说不到几句就接着去工作了。”王先生说,王青意因为从小生活条件差,所以对眼下的一切特别珍惜和努力。在空闲时间爬山几乎已经成了他唯一的爱好。“他年薪也就四五万元,工作十多年了,前几年才借钱买了套不到100平方的房子。”

  王青意的遗体被停放在老房子里,神色安详,唯有眼睛上被撞击后的淤青让人心酸。

  从昨天凌晨到下午,陆续有千把人前来悼念。

  “我以前没见过书记自己去农民家做工作的。可去年镇里垃圾临时堆到我们村,就是王书记自己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到处找办法解决的。”“制革基地改造这三个月,他哪天晚上没过去看看的?”对于昨天在场的人来说,每一句关于王青意的话,都触及泪点。

  蔡福想 常常“倒贴”的村主任

  “你让我和女儿怎么往下过啊。” 在蔡福想位于腾蛟大道的家门口下车,远远地,就听到了蔡福想妻子凄艾的哭声。

  蔡福想的好友老卓告诉记者,蔡福想三年前被村民推选为村主任,这次换届选举他又是村主任的唯一候选人。要不是车祸,11月8日前他可能又要连任了。

  “一家人都不希望他当村主任。可他总说没办法,不能对不起村民的信任。”老卓说,本来蔡福想家里开着小印刷厂,一双女儿又争气,一家人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但自从当选村主任后,别说操心印刷厂的事,他连人都基本不太在家里了。

  村主任官小,事情却多。就拿他去世的当天来讲,他上午和村支书去镇里办事,下午处理村里引水后的积沙,晚上又去做换届选举的思想工作,一天下来,连歇口气的工夫都没有。三年下来,蔡福想给村里做的件件都是让村民赞不绝口的好事:忙前忙后帮村里筹资,建2公里多的水泥路;修建引水工程,让居民告别了打井挑水喝的日子;处理好了生活污水排污的老大难问题……

  费心费精力不算,蔡福想还是个出名的“贴钱主任”。村里居民生活有困难,镇里县里补助的名额又少,他就自掏腰包为村民救急,少则三五百,多则两三千。村里的孤儿、孤寡老人生病,也都是他带着去医院。用他身边朋友的话说,“一年一万元的村主任补贴还不够他倒贴的”。

  而蔡福想热心肠的名声,早在他当村主任前就有口皆碑。“他大哥去世早,3个10来岁的小侄儿都是他拉扯大的。最困难时,他一个人挣钱要养活一家7口。”老卓说,好在一双女儿争气,大女儿刚从浙大毕业,小女儿去年又考进浙大。对于两个懂事的女儿,蔡福想也是百般疼爱。

  “老蔡家至今没有买车。今年国庆节后小女儿返校,他坐大巴送女儿去杭州上学。”老卓说,父女情深,蔡福想去世的消息大家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两个孩子,“在电话里说老蔡受了点小伤,两个女儿已经哭得快昏过去了。”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