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多名地产商因季建业落马被查 美女老板疑逃出国

2013年11月21日来源:新华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原南京市长季建业落马已有一个月,某接近中纪委调查组的人士透露,调查范围不断扩大,主要指向季在任时的工程项目。除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外,今年7月,香港地产商人周达伟也被有关部门带走。苏州房地产女老总高琪亦牵涉其中,有传言其逃往国外,但公司并不知其去向。他们都是曾承揽重要政府工程的“红顶商人”。

  这些地产商与主政者构成“共荣”关系。地产项目改变城市面貌,为季建业带来政绩,也为地产商带来不菲的收入。

  在“共荣”的背后,还隐藏着“互惠”关系。知情人透露了部分地产商和季建业间的利益输送关系;记者调查也发现,朱天晓等三人一路“追随”季建业升迁轨迹,项目从扬州做到南京,承揽的政府项目都有季建业参与和操纵的痕迹。

  这些因追随季建业而生意风生水起的地产商人,在季倒台后也陷入同被调查的窘境。

  季建业被带走后没几天,中纪委调查组入住扬州瘦西湖旁的一家宾馆。

  一位被中纪委约谈过的扬州官员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季建业10月16日被带走后,中纪委工作组分成三组,分别到南京、扬州、苏州调查。随着案情扩大,江苏省纪委、相关地市纪委也抽调人手,配合中纪委调查。

  据南京知情官员透露,季建业被带走当天,其妻亦被带至北京,接受调查。

  多位南京房地产开发商对此的解释是,季建业的妻子和司机“承揽工程太多,尤其是绿化工程”,“从扬州开始即已如此”。

  从扬州到南京,季建业一路搞城建,一路升迁。而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季建业案发,也源于城建项目——某在南京做项目的房地产商将其举报。随着案情扩大,几个“追随”季建业做项目的地产商也先后被查。

  扬州“城市贵宾”被查

  吴中集团曾参与扬州古运河改造项目,董事长朱天晓也被列为“城市贵宾”载入扬州年鉴

  10月25日,扬州江都区南部滨江新城,荒芜农田里的人工湖波光闪耀,岸边几乎看不到人。工人说,开发商没钱了,不知何时才重新开工。

  这个300多亩、3米多深的人工湖被认为是滨江新城成立后体量最大、投入最多的建设项目。

  人工湖项目由扬州中景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扬州中景)承担。这家公司与刚刚曝出因涉季建业案而被控制的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有密切关系。

  江都区政协网站上有文章显示,扬州中景是由江苏吴中集团与苏州美田、扬州鑫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的。

  朱天晓可谓扬州中景的“幕后”老板之一。

  江都区政府的一位局长称,滨江新城的诸多政府项目,以及周边绿化工程被扬州中景承接。

  吴中集团在扬州承接政府项目可谓“老资历”,它曾参与过扬州市另一重大项目——古运河改造项目。

  千年的古运河流经了扬州城区13.5公里。2001年-2004年担任扬州市长的季建业认为古运河东岸是“一块贯穿扬州市的黄金地块”。

  2003年1月,吴中集团与扬州一家国有控股公司联合组建江苏凯运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当年6月,该公司与扬州国土局签订了首期324.29亩土地出让合同,启动了“凯运天地”项目。

  凯运天地是对扬州古运河东岸长达6.67公里的河道岸线改造工程,总用地面积3640亩。该项目打造沿河30米的绿化带,被称为围起扬州的“金腰带”,曾被列为2003年扬州市“十大实事工程”之首。

  2004年4月,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与季建业一起参与了开工典礼。这一项目不仅令运河一带生态环境大为改善,也拉动了地价和房价飙升。扬州市与吴中集团均获“益”匪浅。

  11月3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凯运天地售楼中心,售楼小姐指着示意图介绍着凯运天地的各楼盘和一家五星级酒店等房地产项目。楼盘销售良好,仅余最后几套房。

  11月中上旬,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被有关部门带走后。作为曾经扬州城的重要建设者之一,朱天晓曾被列为“城市贵宾”而载入2004年扬州年鉴。

  案发保障房项目?

  有官员称,一名未拿到工程款的浙江商人举报季建业,季的妻子也可能牵涉保障房项目

  在吴中集团之前,还有两家房地产公司因项目涉及季建业案被调查。这一涉案项目是南京麒麟科技园保障房项目。

  10月27日,南京江宁区麒麟镇,始建于2011年的保障房项目正在施工,尘土飞扬中一座新城已拔地而起。

  按照规划,保障房总规划建筑面积148万平方米,工期为30个月,建成后将解决4万人的住房问题。

  2009年8月,季建业从扬州市委书记调任南京代市长。当时南京有4个国家级园区、8个省级园区、20多个市级园区,还有若干个软件园,到处是园区。

  当年底季建业仍力推在南京东南建设麒麟科技创新园,并钦点选址,对绕城公路改造,在沿线建保障房。

  南京市一位跑政府口的记者称,与南京主推的四大保障房项目不同,麒麟科技园经适房项目鲜有报道。

  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位于江宁区麒麟街道,共分6个地块;总用地面积36.5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42.3万平方米,计划投入43.8亿元人民币。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6个地块中,有两个被当地政府的开发商获得,另外四块被民营房地产公司获得。其中A、B地块由南京瑞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瑞富)获得,D、E地块由南京德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德豪)获得。

  D、E地块总建筑面积接近67万平方米,建有19幢住宅,及数栋沿街商业楼和商务办公楼,仅E地块的土建及水电安装中标价就超过7.5亿元。

  承接此大型项目的南京德豪并非资本雄厚的老牌地产公司,而是在此项目招标前的2011年9月刚刚成立,注册资本仅为2000万元的新公司。

  扬州一位与季建业相熟的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据他了解,季建业案发或与南京德豪的保障房项目有关。一个浙江商人承包了该保障房部分工程,但由于南京市财政吃紧,德豪未及时支付工程款,该商人便四处举报,并通过其亲戚向中央高层递交了举报材料。

  “这或许是季建业落马的导火索。”该扬州官员还透露,季建业的妻子也牵涉该项目中。

  该官员介绍,南京德豪背后老板是来自香港的开发商,香港德豪集团董事长周达伟,及其兄香港德豪集团总裁周达志。两人与季建业相熟多年。

  另据《南方周末》报道,在中标信息公布之前,南京德豪已经进场施工。

  多个独立的消息源称,早在今年7月,周达伟就被有关部门带走,周至今处于监视居住状态。

  被提高的容积率

  南京德豪的扬州新天地项目被曝曾修改容积率,如未补交土地出让金,则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早在2005年,季建业担任扬州市委书记期间,周氏兄弟就与季建业有所交集。

  扬州市一位正处级干部称,大约2005年,季建业通过招商引资将港商周达伟引进扬州。在他印象中,周达伟理光头,其为人低调谦和。

  季建业当时主打城市绿化,主要政绩之一就是瘦西湖改造。

  在季建业主政前,“扬州甚至不如一些苏北县城,西部是大片农田和老房子,城区连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

  当时瘦西湖只是一条小河沟。2009年,总占地1000余亩的扬州万花园工程完工,给瘦西湖景区扩容5倍。

  2006年10月,扬州获得联合国最佳人居奖。这亦是季建业从政以来不可不提的一笔,为其仕途加分不少。

  香港德豪集团在扬州的落地项目正是瘦西湖新天地。这一项目地处扬州核心风景区瘦西湖西大门的绝版位置,总长近500米,总建筑面积近8万平米。

  2007年6月开业后,这里成为当地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商业步行街,晚上灯火通明,人流穿梭。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扬州人的夜生活习惯。

  媒体公开报道,该项目2005年10月22日开工,时任扬州市委书记的季建业出席开工典礼。

  季建业落马后,德豪的瘦西湖新天地项目也进入调查组的视线。据扬州市规划局一位官员称,中纪委调查组曾多次到规划局调取一些土地项目的资料,其中包括瘦西湖新天地项目。

  据曾被中纪委约谈的不具名人士介绍,有关瘦西湖新天地,主要问题围绕着更改项目容积率。据其了解,瘦西湖新天地开发过程中,由于拆迁成本提高,德豪专门找到季建业,希望能平衡一下。时任维扬区副区长的金秋芬找到扬州市规划局,希望能更改一下容积率。

  上述人士称,规划局同意提高容积率,后向扬州市国土局发函称要向开发商追缴该项目土地出让金差价。“国土部门如果最终未向德豪追缴土地出让金,就势必会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昨日,记者联系曾任扬州国土局局长姚苏华,其电话无人接听。

  时任维扬区副区长分管城建工作的金秋芬,现已调任扬州市环保局局长。瘦西湖新天地所在地亦属于双桥乡,金秋芬曾在这里担任主要领导近10年。

  据多位扬州官场人士称金秋芬在今年6月份前后就曾被有关部门约谈过一次,但此后仍正常上班,未见异常,但鲜有公开露面。季建业被带走后,她又再次被约谈。

  11月14日,记者多次拨打环保局长金秋芬电话,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美女老板下落成谜

  苏州美田董事长高琪被指与季建业关系密切,曾通过季承揽地产项目

  麒麟科技园经适房项目的A、B地块的获得者是南京瑞富。这两地块的项目,总建筑面积近40万平方米,一次性投资15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南京瑞富注册于2011年8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注册地址与南京德豪一致,是苏州美田利华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南京一位房地产商称,一个注册资本只有2000万的公司,到了南京第一个项目就承接十多亿元的保障房,“好像是专门为这个项目成立的公司。”获得D、E地块的南京德豪也是相似的情况。

  这位房地产商透露,美田集团的董事长是一位美女老板,名叫高琪,与季建业关系密切。苏州美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简称苏州美田)始创于2002年,集团总部位于苏州,注册资金2亿元。

  苏州地产界传言,季建业被带走后,高琪出国未归。11月1日,美田集团行政部经理张丽萍称,高琪的手机在其手中,高正在外出。新京报记者就上述项目一些问题求证,张丽萍称,会告知高琪,让记者等通知。

  11月14日,张丽萍称,她也很久没有高琪的消息,亦不知其下落。

  上述南京房地产商称,他曾与高琪接触过,高私下并不忌讳表明与季建业的关系。因季建业的妻子也姓高,她还曾以季建业的“小姨子”自称。

  苏州官场人士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高琪在昆山成立家具装饰公司。在此期间,与主政昆山的季建业相识。2002年,高琪投身房地产,成立苏州美田。

  季建业与苏州美田在昆山、苏州、扬州、南京等地有频繁“交集”。在他主政一方期间,苏州美田几乎均在当地承接有项目。例如,2005年,苏州美田在昆山千灯古镇开发“千灯商业街”项目。

  据苏州文联系统人士介绍,高琪也曾出资数十万元帮助苏州一家体制内画院在北京举办画展。该画院专门将多幅字画作为回报。高琪后将这些字画私下赠予喜欢收藏字画的季建业。

  扬州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称,高琪曾通过季建业拿其主管区域的地产项目,但采取的方式十分“隐晦”,属“潜规则”,很难抓住把柄。

  项目招标前,这位官员接到市政府秘书处一领导的电话,称季市长有位朋友要来办事。随后高琪来到办公室,对这名官员称“我们老板让我来(找你)的”。

  事后没几天,高琪约这位官员吃饭,市政府秘书处此前致电的领导也作陪。饭吃到一半,季建业突然来到包厢,坐在主位上,但对自己与高琪的关系和项目只字未提。

  劣质保障房曾被查

  扬州官场传言,因扣留3000万工程款,开发区主任被开发商高琪告状至季建业处,而被调离原职

  2001年7月,季建业从昆山转任扬州,高琪紧随而至。2002年底,美田房产扬州分公司成立,开发的第一个项目是“阳光新苑”。

  苏州美田官网显示,“阳光新苑”项目共20栋高层,总建筑面积约15万平米,项目自2002年11月底开工,到2004年5月底完成。

  据扬州市知情人士介绍,在承接阳光新苑之前,高琪先后看过两个项目,因各种原因未谈拢。阳光新苑是扬州开发区的拆迁安置住房,项目一期政府共计投入1.5亿元,美田公司的利润最后应有3000万元左右。

  但这一项目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据阳光新苑北区(一期)一位居民回忆,一期房屋有严重的漏水现象,当时有很多居民上访。后来开发区专门派一个工作小组入住该小区解决问题。

  上述知情人士介绍,开发区政府要求美田公司解决房屋质量问题,并扣留3000万元工程款。但不久,原开发区主任被调到发改委担任副主任,而新来的开发区主任到岗没几天,就支付了扣留的3000万元。

  原开发区主任的突然调职,让扬州官场人士都十分诧异,据称其调职是因为高琪找季建业告状。记者未能联系上这位开发区主任予以核实相关情况。

  上述知情人士称,大约在2004年,季建业从市长升至市委书记期间,就曾被人举报。江苏省纪委曾专门派调查组进驻扬州,当时阳光新苑项目就是被调查项目之一。“因为相关手续齐备,最终没查出什么问题,但大家知道这个项目与季的关系。”

  另一个当时被江苏省纪委调查的项目是京华城项目。该项目所在的扬州新城西区,亦是季建业主政扬州期间的政绩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江苏美田也和江苏吴中集团一起参与投资成立扬州中景,承接滨江新城人工湖等市政工程。

  前江都区委书记倪士俊对此人工湖项目非常重视。倪曾担任扬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深受季建业赏识。倪士俊调走后,人工湖项目进展缓慢。据知情人士透露,季落马后,倪也曾被有关部门约谈。而人工湖的配套工程也处于停工状态。

  ■ 名词解释

  红顶商人

  原指政府里的官员,同时以商人的身份出现,即“官商”。在当代,泛指与政府高层关系良好,能够影响政府政策的企业界人士。该称谓来自于清朝,因为清朝官员帽顶一般是红色的圆锥样。其代表人物是清末著名徽商胡雪岩,官从二品。(新京报记者 李超 实习生 贾世煜 江苏南京、扬州、苏州报道)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