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 警车开道说亲

2013年11月22日来源:半岛都市报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鄱阳湖乡村大酒店内,两个本地男子带着两个外籍女子给记者鄱阳湖乡村大酒店内,两个本地男子带着两个外籍女子给记者"相亲"。
民警老虞从专业角度告诉记者外籍女孩的护照民警老虞从专业角度告诉记者外籍女孩的护照"是真的"。

 

一位嫁给村民的外籍女孩认为她们的主要作用其实是生孩子。一位嫁给村民的外籍女孩认为她们的主要作用其实是生孩子。

  “不贪、不懒、不随便、不高傲、不拜金,不仅年轻漂亮,而且勤劳贤惠,关键是听话!”继今年双十一前夕国内某网站推出团购越南新娘之后,青岛平度市民毕先生向记者爆料称,他被熟人带到江西与越南女孩相亲,所见所闻却并非那么简单,所谓“相亲”背后多隐藏着金钱交易。11月16日,记者就此来到毕先生所说的江西鄱阳县,通过深入采访发现,用数万元不等的价格换回外籍妇女做老婆在当地几乎人人皆知,做这个“生意”的人也乐此不疲,甚至还有公安民警参与其中。

     合情合法的跨国婚恋原本是件平常事,但公安部近日也发出提醒,涉嫌金钱交易的跨国婚恋有买卖人口之嫌,国人须谨慎对待。

  柬埔寨新娘,9.6万一个

  11月16日上午9时,记者根据毕先生及有关线人提供的“鄱阳县凰岗镇是个买卖外籍妇女‘集散中心’”的线索,从景德镇长途汽车站门口打上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假意声称“去鄱阳县替表弟找越南媳妇”。没想到这名姓金的青年司机听说“相亲”后立刻来了精神,主动说他可以帮着联系手头有外籍妇女的亲戚促成这件事。

  “我亲戚手里的女孩来自越南或柬埔寨,是他们刚从境外买过来的,带到凰岗镇转手卖给有需求的人做媳妇。”为了表示外籍女孩“质量”好,金姓司机一直声称“是刚带回来的新人,还没有人登门看过”。也许是怕跑了这单生意,他通过电话用当地口音反复联络,并始终游说记者,“你现在就去看吧,女孩现在就在我亲戚家里等着。”

  出租车一路驶入凰岗镇的一条街道,在临近加油站一个门头上写着“凤佳育婴幼儿园”门口停下,门内两男两女从屋里走出来左顾右盼一番后,将记者领进了屋内大厅。透过右边无框的门洞,能清楚地看见里面坐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

  “她叫玛丽(音译),今年22岁,是柬埔寨人。我们出价9万8千元,你看好就可以领走。”一名自称姓张的男青年向记者开价说。

  “她的身材和生理都没问题,看起来也绝对精明能干,虽然不能说中国话,但凭她的聪明程度过不了多久就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你想要的话可以再便宜2000块,9万6千元,这个价格不能再低了。”张姓男青年说,女孩的各种有效证件都有,他们可以负责给办理结婚所需要的手续,但在山东当地落户需要自己办理。

  看到记者走进屋内,女孩礼貌地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但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其始终在瞄向看管她的几名男女,并根据他们的指令转动身体拍照,动作显得十分机械。记者随后以“考虑后再说”为由,离开了这家令人生疑的幼儿园。

  谈越南女友半月赔4万

  在鄱阳县采访的几天时间内,记者随处可以碰到与外籍新娘有纠葛的当地人。

  11月18日上午,记者从鄱阳县鲇鱼山镇打车外出采访,巧遇一名自称“倒霉透顶”的青年男子张军青(化名),他要到凰岗去找人理论自己“买媳妇感情不和”的说法。经过张军青允许,记者以其表哥身份陪同前往。在路上,张军青向记者述说了他的遭遇。

  今年27岁的张军青性格内向,身材矮小,家境也十分贫寒,到了结婚年龄没积蓄置办彩礼,许多前来说亲的人上门后都摇着头走了 。张军青及其父母心急如焚,看到当地许多人买来了外籍女孩做老婆,家里人便凑钱找人买回了一个柬埔寨籍女孩。

  “买这个女孩要花8万元,这是我们当地人的‘统一’价。”张军青说,当时和对方商量好的是,可以先和女孩合住半个月“谈谈感情”,如果感情合不来可以再免费换新人。于是,在交了6万元的押金后,全家人满心欢喜地把女孩领回了家,“余下的2万元说好是办理各种结婚手续的费用。”

  让张军青全家人没想到的是,该女子进入家门后,除了语言无法交流外,生活习惯也与家人格格不入,本想时间久了会逐渐好点,但女子的脾气十分火暴,一点小事就会让全家人不得安宁。做父母的渐渐看不下去了,老实巴交的张军青也有些怕了。“退货吧,换个新的女孩。这是在半个月‘质保期’之内的,根据约定应该没问题。”

  “女孩在前一天就退回去了,今天是要见新人接回家。”张军青说。

  记者跟着张军青走进凰岗一所房屋门厅,只见两名男女正铁青着脸在等着。他们一看见张军青和记者进门就吼道:“你不能再换新人了,钱已经扣除不够用了 !”看见张军青满脸狐疑,对方直接把一个外籍女子叫了出来。

  只见该女子指着张军青大声喊道:“他睡了我(指发生关系)!”顿时,屋里的空气凝固了,无论谁都不说话。

  “没办法,我们要扣除你4万元押金,作为对她的补偿。”屋里的男子愤愤不平地说。

  张军青无语了,低头细声细语道:“你们也没说不能动她啊,这是我买回家的媳妇,怎么就不能动了呢?再说,也不能这么贵啊。”没等张军青解释完,屋里的男子就将张军青和记者赶出了门,说“回家考虑去吧”。

  回家的路上,张军青哭了。他哭得很伤心,他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向父母解释。他也不明白,原本不懂中国话的女子,怎么就突然开口说汉语了呢?

  借口回国探亲新娘失踪

  记者在采访中不时听到有买来的新娘跑了的爆料,这些花钱“娶”来的新娘为何跑路呢?

  凤岗是景德镇市郊一个居住有八百户人家的村落,离凰岗约两小时车程,记者同样在那里进行了采访。据村民说,这个村中有4户人家近一年来都花钱“娶”回了外籍新娘,但是其中一户张姓人家的新娘跑了。记者来到凤岗采访时,在村委会房屋后面很容易就找到了小张的家。这是一处三层楼的大瓦房,楼下还开着一家生意不错的理发店,虽然事主小张不在家,但村里人对他花钱买媳妇的事一点也不歧视,邻居们坐在小张家的理发店内就跟记者聊开了。

  据邻居们介绍,在4户花钱买新娘的人家中 ,小张的家境是比较好的。去年他花了 8万元买回柬埔寨新娘,居家过日子一直都很好,可眼看着其他三户买来的新娘都怀孕了,甚至有两个生下孩子,而小张媳妇的肚子却始终不见动静,家人就急了。在比划着询问了媳妇几句原因后,对方却不高兴了 。

  几个月前,柬埔寨新娘突然说家人“有病”要回去看看,毫无戒心的小张就把她送到机场买票让其返回了老家,可是人去后再也没有踪影和音信,新娘的家究竟在柬埔寨什么地方,到现在大家也没弄明白。

  为逃跑有人悄悄避孕

  无独有偶,鄱阳县古县渡镇南滨桥村的陈鹏(化名)买来的越南媳妇也跑了 。陈鹏的婶婶告诉记者,他家是花7万元从当地的越南中间人买来的新娘,结婚一年多来,新娘一直没怀孕生子。一个月前 ,两个自称是新娘妈妈和姐姐的女人来到南滨桥村看望陈鹏媳妇,当夫妻两人去机场送自称新娘妈妈和姐姐的女人离开时,陈鹏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媳妇给“丢了”,一个多月来,家人到处寻找丢失的新娘未果,至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花钱买来的新娘离奇失踪,还发生在江西省乐平市的双田镇。据介绍,今年上半年,双田镇朱家村有个村民带回来一位来自越南的“女友”,该越南女友不久又带来3个越南姑娘,经人牵线搭桥后分别“嫁”到了当地三个人家做媳妇,每个人都花费了3~5万元不等的高价。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今年6月底,这些越南新娘突然都不见了踪影,有户人家甚至连新娘的照片都没留下,只知道新娘名字叫“黎风”。双田镇派出所民警介绍说,该镇共有8名受害者陆续报案,他们遭遇基本相似,应该是同一团伙作案。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有些花钱买来的新娘确实“不靠谱”,这些不是以结婚成家为目的的人,许多都会自己偷偷地吃避孕药防止怀孕,目的就是寻找合适的机会逃跑。

  ■目击

 

  民警当掮客,警车开道去“说亲”

  娶外籍媳妇应通过什么样的合法程序?明码标价介绍外籍女孩相亲算不算买卖人口?这些女孩是否又是合法入境的?怀着各种疑问,16日下午记者以为家里亲戚的外籍新娘办手续为由,前往凰岗镇派出所咨询民警。但出乎记者意料,这里竟然有民警私下向记者拉起介绍女孩的“生意”,并亲自开着警车,充当中间人带记者当面“挑选”了6个柬埔寨女孩。当地花钱娶外籍新娘的风气之盛可见一斑。据派出所给出的数据,目前仅在凰岗的已登记外籍女性有200多人,鄱阳县辖区人数则在400人以上,大多来自柬埔寨、越南。

  民警“说媒”开价8万

  走进凰岗派出所大院,有一块“鄱阳县公安局凰岗外国人管理服务站”的提示牌非常醒目,墙上还张贴着一张通知:“接上级通知,2013年进入凰岗镇的外国新娘,到鄱阳县人民医院接受体检。”另一张鄱阳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的“温馨提示”则提醒,2013年1月柬埔寨确诊5例禽流感(H5N1)病例,要大家注意防范。

  从这通知及提示来看,凰岗的外籍人口应该不少。

  “别人给我家表弟在凰岗找了个外籍女孩,应该怎么给她办理居留国内和结婚后的户口手续?”记者走进办公室,向正围坐电脑前的民警询问道。

  “凰岗的外籍女孩都卖到你们山东了?你花了多少钱?”民警问。当听说记者是以“96000元成交的”后,一民警说道:“你买贵了,我们这里8万块钱就能拿下来。”

  民警紧接着答复咨询说,如果与外籍女孩结婚后,要拿着她的护照和个人单身证明、使馆认证书等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证,具体落户手续要到当地公安部门办理。

  问询清楚后,记者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如实表明真实身份,便以去趟卫生间为借口临时退出办公室。没想到一名身穿公安作训服的人紧跟着走了出来。

  “你买的外籍女孩贵了,我可以给你介绍,让你看几个便宜的。”这名男子自我介绍:“我是派出所的老虞,看你是真心想买外籍女孩,我愿和你做这个生意。”他告诉记者,凰岗有很多卖外籍女孩的人都是骗人的,“但你可以相信我这个民警不会骗你 ,我包你每次挣个四五十万不成问题。”老虞进一步解释说,他介绍的每个外籍女孩价格8万元左右,“你带到山东卖12万,每个人都净挣4万。”看记者一直在犹豫,他主动留下了手机号。

  “柬埔寨的比越南的好卖”

  11月17日上午,老虞一大早就多次给记者打来电话,询问是否有意到凰岗去看“货”,他当天可以带路看至少六七个外籍妇女,并称“一起(打包)买的话价格可以商谈。”

  按照老虞的约定,记者打车来到凰岗镇鄱阳湖乡村大酒店门口,几分钟后,身穿公安作训服的老虞也驾驶着一辆赣E050P警牌照的警车到来。几句客套话后,老虞直奔主题:“我这次带你看的7个人都是柬埔寨籍,越南籍妇女现在不好卖。”他紧接着给记者分析,原因主要是越南妇女的文化水品要比柬埔寨的高,思维比较敏捷,不好调教;另外她们来华结婚的目的不纯,嫁得好就留下,嫁得不好就开溜,不如柬埔寨的“老实”。

  说话间,老虞带着记者走进鄱阳湖乡村大酒店大厅,指着坐在大厅沙发上的两名中年妇女说道:“这两个人是从柬埔寨带来的,‘货’是旁边两个男青年的,价格可以与他们商谈。”

  “这两个人,我们要价全都是9万元。”男青年见记者有些犹豫,就表示“你有心要的话,年龄稍大点的,可以降5000块钱,这也是看在老虞的面子上。”

  记者当即表示她们年纪太大,想再考虑一下。坐上老虞开的警车离开时,老虞便开导说:“中年妇女沉稳、能吃苦,结婚后可以保证不会跑掉。”记者找借口称“ 只想给表弟找个年轻的”,老虞便说:“我带你去看另外几个女孩,肯定有你满意的。”

  有的女孩属非法滞留

  穿过凰岗镇街道时间不长,老虞就将警车开到一处二层门头网点房的后院停住。“这里叫九井村(音译),这些门头房都在做这个(买卖外籍妇女)生意的,我和他们都很熟。”老虞说。

  从门厅侧面楼梯上楼,只见客厅沙发上分别坐着4名女性,她们的神态没有显得局促不安,相互嘻嘻哈哈像是在做游戏。“都是柬埔寨人,年龄20多岁,刚入境带回来时间不长。”屋里的几个男女介绍说,无论看好哪一个女孩,价格都是9万元没商量。

  其中一名男子介绍,9万元的价格包括:提供其个人有效护照、在柬埔寨的独身证明、柬埔寨驻华使馆认证书等。并保证每名女孩有“质保期”,即在六个月内,女孩跑了可免费再介绍一名女孩抵顶,或做部分退款处理。屋内一个女子还进一步解释说:“我们可以提供空间,让前来相亲的男子与女孩共同居住一段时间‘谈谈感情’,前提是要交4万元不等的押金。”

  记者以想确定女孩是否是非法入境为由,表示要查看她们的护照和签证,屋内男男女女脸上便露出难色,表示护照“被老板拿走了”。看到记者一定坚持要看,其中一男子便表示,可以拿一个和这些女孩同一批入境的另一个女孩的护照来看。

  记者在这本柬埔寨护照上看到,该女孩来自柬埔寨,其办证时间是2013年9月26日,在广州白云机场的入境时间是2013年10月16日,所持的中国签证为旅游(L)签证,允许居留时间是30天,在记者查看护照当日已经超过许可居留日期,属于非法滞留。

  民警老虞似乎对牵线相亲的事很热心,在记者表示要多考虑考虑而离开后,多次电话询问什么时候能成交,即使在晚上开车出警巡逻时也打电话。

  对话柬埔寨新娘——

 

  —“我只是生孩子的工具”

  被凤岗村27岁的小彭花8万元买回家的新娘阮淑兰(音译),刚生下女儿四个月。由于“嫁 ”到中国前曾在马来西亚的华人餐厅打过工,她能简单听懂一点汉语,记者与她进行了简单的对话沟通,对自己来自柬埔寨哪个省都搞不懂的她说嫁到婆家后过得并不开心,自己只是被当成了生孩子的工具。

  记者:你来中国生活习惯吗?

  淑兰:感觉不习惯,气候很冷。

  记者:你在柬埔寨有兄弟姊妹吗?

  淑兰:姊妹四个,我是老大,他们还都在柬埔寨。

  记者:你当时怎么想要嫁到中国来呢?

  淑兰:不是我要想嫁到中国 ,是家里人想要钱。有一个柬埔寨人 ,还有一个中国男人 ,来到我家找到我妈妈说,中国生活很好,不像我们很苦的,最后我也想到中国就跟着他们来了。

  记者:他们给了你妈多少钱把你带走?

  淑兰:5000元人民币。

  记者:你们当时一起来的是几个人,谁买的机票?

  淑兰:我们是两个女孩一起。他们给办理的证件和买的机票。那个女孩后来不知道去哪里了,至今也没有联系。

  记者:如果你在柬埔寨嫁人的话,娶你的男人也需要给你家钱吗?

  淑兰:要给我们1万元柬币(约15元人民币)。

  记者:你来中国感到满意吗,你妈妈什么感觉?

  淑兰:不满意,我会经常想家。但妈妈很满意,至少不再受苦了。

  说话间,阮淑兰的婆婆曹女士插话说:“我对这个媳妇还不满意呢,我只是喜欢她给我们家生的小孙女”。

  还原远嫁路线——

 

  —持旅游签证入境几次倒手找婆家

  记者了解到,介绍外籍女孩的中间人多数不会外语,更没到过柬埔寨、越南等地,他们是如何找到这些“待嫁”女孩的?

  “我们是从广州进的‘货’,然后带到当地找买家把女孩‘嫁’出去。”据一名知情人介绍,中间人在广州、广西、云南等地都有上线。通常是有人在柬埔寨、越南等国家,以大约5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当彩礼上门向女孩的父母“提亲”,声称能介绍女孩到中国嫁人享福,并免费代办个人证件和机票路费等。女孩接到手之后,便以组织旅游的名义分别从广州、广西、云南等地带入中国口岸,交给在当地接应人员进行“批发”。

  此时,外籍女孩的价格开始上涨,每个人的身价根据其长相而异,大约在30000~35000元不等。来自国外的“上线”所承担的责任是,必须在国外寻找目标、办理好有关手续,并混过中国海关顺利入境。

  作为第二级“ 批发商”,在口岸接应的人则将女孩迅速分散给内地的各个下家,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通常会把来自同一个地区的外籍女孩进行分散,给下家的“批发价”也会根据不同长相,再次上涨至45000元至50000元左右。这些人负责的是要顺利把外籍女孩倒手出去,避免时间过长耽误了入境时间30天的居住期。

  第三级“批发商”才是直接面对买家即客户的。他们仍根据长相、年龄不同,再次给女孩加价至8万元左右。这些人负责以“婚姻介绍”为幌子,到处寻找客源完成整个“产业链”的交易过程。

  这名知情人还介绍说,许多原本出嫁到中国的外籍妇女,在适应了中国当地的居住环境后,也会从其境外的老家等地寻找青年女性,然后省略中间的几个倒手步骤直接把她们带到中国内地,转手卖给下家或寻找买家。“ 在凰岗、乐平等外籍妇女集中的地方,这种情况就比较多见。”

  记者在采访时,曾听到多个购买新娘的人抱怨说,这些外籍女子嫁到中国户口不好办。

  据凤岗柬埔寨新娘阮淑兰的婆婆曹女士介绍,她家的外籍媳妇和儿子结婚后,结婚证、个人护照等有效证件都有,但就是户口不能迁移到中国 。不仅如此,儿媳妇的签证要3个月一签,来回跑公安局外事部门非常麻烦,每次还要花费不少签证费。办儿媳的居留中国签证,要分别到当地公安派出所、所在区公安分局、市公安局三个地方,“每次办下证来头都晕了,还必须三个月轮一回。”

  曹女士说,公安部门曾答复说,要办永久居留中国手续,可能要等5年后才能办理。“虽然,儿媳妇在怀孕期间办理了一个临时居留一年的签证,但是要等5年后才能酌情办理,这哪是个头啊。”

  公安部:

 

  有可能涉嫌人口拐卖将严打

  据了解,针对外籍新娘的涉外婚姻问题,继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提醒中国公民谨慎对待境外相亲信息后,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近日表示:“团购外籍新娘”的做法涉嫌违法,可能涉及拐卖或婚姻诈骗,公安部等部门将严打以涉外婚姻为旗号的非法盈利行为。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