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驼背博士求职一年无果 摆地摊被城管劝离

2013年11月28日来源:新华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新华网福州11月27日电(记者郭圻 董建国)初冬,厦大西门的凤凰树仍泛着清新的绿意,然而,在管理学博士黄云凌眼里,均是一幅颓败灰色的印记。

  工作找了一年,没有任何结果,应聘单位对简历评价很高,却总是在面试后“杳无音讯”。“综合因素考虑不录取”“形象不佳”,对于应聘单位给出的结论,黄云凌已经从最初的愤怒,变成现在的茫然无所适从:自己简单的教师和科研梦,怎么就这么脆弱艰辛。

  研究的是社会保障 却沦为弱势群体

  身高1.5米,背微驼,思维敏捷,谦恭有礼,这是博士黄云凌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2013年7月,黄云凌毕业于厦门大学公共管理系,获得管理学博士学位。“最讽刺的是,我研究的领域是社会保障,如今却沦为弱势群体。”黄云凌说,他很郁闷。

  黄云凌说,在管理学院中,他这届有9名博士,除了留校的,其他都找到与能力相称的工作,而他,努力了一年,收获的却是深深的无力和挫败感。

  “从小爷爷就教育我要读很多的书,然后考大学,出来教书。”黄云凌对教书育人有无限的向往,因此从博士的第二年起就往各大高校投简历:广州某大学发展研究院、本省和外地的师范大学等十多家单位。

  “要不就杳无音信,要不就连面试机会都没有。”黄云凌说,在福建某师范大学他获得了第一次试讲机会,但在面试一轮后被否决。

  该校谢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黄云凌面试时有10个评委,投票结果是:7:2:1。7票弃权,2票反对,1票赞成。7张弃权票是什么意思?谢主任解释为:综合因素考虑,不予录取。

  “综合因素是什么意思?”黄云凌开始明白自己身体残疾可能成为求职的主要障碍。黄云凌说,他先天身体残疾,医学上叫做左脊柱侧弯(驼背)。但身体状况并未对他的学习生活造成明显影响。

  黄云凌说:“我行动自如,经常锻炼身体,每天晚上会去操场跑步,并能够在30分钟左右完成5公里。因此,一直以来,无论是科研,还是健康方面,我都觉得自己比较不错。然而,事实是,我失业了。”

  第二轮投递,黄云凌改变了策略,在简历上先隐瞒身体状态,并调整方向为:二三流院校、民办院校、西部院校、科研岗位等。

  “起初收到很多面试电话,但总是败在最后一关上。”黄云凌说,一次,他跟同学一起面试贵州某财经大学,结果只谈了十分钟,同学被录取,自己落榜了,而他与该岗位要求的专业更加对口。

  二三流院校敷衍,民办院校直接拒绝……投了无数简历,收获的都是失败,汕头一大学校长回信称:只要是人才,我们都不会歧视,但组织运作超越个人意愿,上学期有两位残疾同学来应聘,最后都没被批准,只能如实告知你。

  同学们在微博上计划着新生活,而自己还在原地踏步,这让黄云凌很心焦。路费、伙食费、着装费……不断增多的花销让他难以承受。

  黄云凌的导师,厦大徐延辉教授表示,小黄能够独立申请以及撰写科研论文,平时也从事过本科生的教学,对于教学工作还是能够胜任的。

  “一般来说,博士只要发表两篇论文即可毕业,博士在读期间,他发表了五篇论文,在《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库(CSSCI)上均可查询到,还有一篇发表在北大核心刊物上,科研能力还是可以的。”徐延辉说。

  质疑教师体检标准 摆地摊寻求关注

  黄云凌觉得,在求职过程中,他遭遇了歧视,而这些与各大高校以及科研机构的体检标准相关。

  “我查了教育部门的教师体检标准。首先,教育部网站上,明确规定教师候选人必须出具县级以上医院的体检证明。”黄云凌说,各省教育厅都有自己的教师体检标准,涉及四肢、体型、五官等,其中大部分省规定:身体畸形,如明显鸡胸、驼背、脊柱侧弯外曲超过4厘米者不予录取。

  “但我这样的身体残疾不会影响教学效率吧。”黄云凌认为,才学和品德才是考量教师的基本标准,而贫富贵贱、年龄以及其他因素,包括身体外形,不应该与教师资格挂钩。

  黄云凌说,国外残疾人只要不是有传染病和性侵行为等严重情况者,都不会被排除在教师队伍外。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2日,黄云凌在福州闹市区开始了练摊生涯,卖的是挂链手镯,一旁摆着他的博士学位和学历证书,结果两小时不到就被城管劝离。

  “我不为谋生,只想引起关注。”黄云凌说,练摊效果明显,经过当地媒体报道,第二天即有20多家企业找上门来。

  记者看到,这些企业均为私人企业,行业包括教育培训、美容整形、医疗器械、食品等,提供的岗位多为文员、后勤、策划、培训师等,月薪起薪多在2000元——3000元之间。从事寿山石雕刻的黄女士甚至称能免费提供石雕培训。

  “感谢好心人的帮助,但暂时不会考虑。”黄云凌说,他还是很喜欢教书和做科研,况且企业都是以赢利为第一目标,在其中,他无法发挥专长。

  期盼平等机会 渴望学有所用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培养我读完博士很不容易,但我现在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黄云凌说,残疾人保护法第四章第三十条明确规定,残疾人的劳动权利受国家保护,但各省教育厅出台的一些体检细则,有失公平,是不合适的。

  黄云凌说,他不需要特殊照顾,只要一个平等竞争的机会。

  25日,福建省残联相关负责人听闻小黄的遭遇后,伸出了援手,积极介绍他与相关单位对接。希望,似乎重新出现。

  近年来,类似的残疾人在就业过程中遭受歧视的情况频频见诸报端,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认为,这些都显示社会对残疾人的包容度还不够,各级政府应该为残疾人创业就业提供优惠措施。

  “对于残疾人,不仅关注其生存权,更要关注其发展权。”甘满堂说,在国外,很大部分国家的教师录用条例中,基本上都是在强调教师的沟通、启发创造性等能力,对于身体要求,少有提及。

  “在国外,就业歧视可能会被诉至法院。”甘满堂表示,不能不给人平等竞争的机会。

  记者查询到,对于残疾人是否适合教师岗位,一些省市也进行了探索,比如《2013年广东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格检查标准》虽然把“着装后脊柱严重侧弯”定为不合格,但仍补充,“脊柱侧弯大于4厘米,双下肢不等长大于5厘米、显著胸廓畸形等不宜从事体育类教学工作。”但从事其他教学岗位仍有希望。

  “我一个师妹双腿残疾,去年也被相关高校录取。其实,目前我只想得到一个科研工作岗位,发挥专长,这很难吗?”黄云凌显得很无奈。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