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农民工廉租房变商品房 13栋中仅1栋是民工居住

2013年11月29日来源:潇湘晨报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9年前,这是全省第一个农民工廉租房项目,凝聚了一座城市对务工人员的关切,媒体聚集,褒扬四起;9年后,13栋房屋仅1栋是农民工租住,上百套房屋已被出售,“农民工公寓”已难副其实。

  江南公寓作为一个投入七千多万的民心工程,为何陷入目前的尴尬境地?

  热闹:当年的民心工程,还上了新闻联播

  江南公寓位于长沙市岳麓区咸嘉湖西路。11月28日,潇湘晨报记者在这里看到,小区共有房屋13栋,每栋6层。这个被称为“农民工公寓”的小区,目前入住的大部分是“城里人”。

  江南公寓建成于2004年,建设总投资约7500万,占地46亩,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该项目是长沙市当年力推的民心工程,由当时的长沙市房产局负责,代建单位为长沙房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房集团)属下的长沙市旧城改建开发公司(下称旧城公司)。

  “当年报建,当年12月就建好了。”11月28日,旧城公司营销部经理刘治介绍,江南公寓建好后便整体移交给长沙市房产局。这是全省第一个农民工廉租房项目,当年在全国也屈指可数。

  “农民工月租60元可住‘花园’公寓”,这是当年一些媒体报道的标题。“在工资拖欠问题逐步得到解决后,长沙农民工将在住房上开始享受‘市民待遇’。”新华社的报道也对长沙“农民工公寓”寄予厚望。

  “当年这事还上了央视的新闻联播呢。”旧城公司总经理仲昭禄回忆。

  “当时的想法,是把江南公寓作为一个试点,如果成功的话,就在全市推广。”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赵金伟说。

  9年过去了,就农民工廉租房而言,江南公寓的“试点”是否成功?

  冷清:六百套房,入住农民工仅一成

  一室一厅,55平方米,这是来自浏阳的农民工袁美宁和丈夫在江南公寓的家,他们是2007年开始租住的。“原来租金是每平米4块钱,现在是5块钱。”袁美宁介绍。

  潇湘晨报记者了解到,江南公寓13栋房子中,目前仅第12栋为农民工租住。

  “目前入住的农民工,大概是60户左右。”负责收取居民租金的长房集团恒隆公司租赁部副经理汤波介绍。

  江南公寓有住房600余套,入住的农民工为何只占十分之一?“虽然租金不多,但很多农民工还是不舍得。”曾任长沙市房产局副局长并分管此项目的赵金伟分析。

  而当时农民工租住的条件也被认为过于苛刻:一要提供规范的劳动合同,二是月收入在800元以下。虽然之后相关部门放宽条件,但从农村进入长沙的农民工大多“不感冒”。

  “我从河东赶到那里,搭公交车来回每天至少四块钱。要是堵车又耽误时间,还不如住在工棚里。”在长沙雨花区一工地做事的张师傅告诉记者。

  “可能违背了一些经济常理,还是要尊重市场规律。”长房集团营销企划部经理方浩分析。

  质疑:3栋住宅被出售,廉租房变成商品房?

  不足十分之一的入住率,让江南公寓的许多房屋处于闲置状态。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工公寓”的入住者开始“多元化”。

  目前,江南公寓的8栋和10栋,大部分房屋空置。已在12栋租住的农民工刘师傅告诉记者,他的工友前段时间曾想来小区租房,但遭拒绝。

  “还空着的这两栋,是落实私改遗政策的安置房。”长房集团恒隆公司租赁部的汤波介绍,小区内共有5栋住宅当年划定用于私房改造遗留项目的安置,其他数栋后来成为公房,也用于一些拆迁项目的安置。

  而令人吃惊的是,江南公寓内的3栋住宅,不仅没有入住农民工,反而被当成商品房销售。

  “9栋24套、13栋40套全卖了,11栋也卖了20多套。”江南公寓居民石杰介绍。

  13栋居民曹秀梅告诉记者,她是长房集团的职工,2005年按每平方米两千元左右的价钱买下了江南公寓的房子,后来拿到了房产证。在11栋购买了住房的居民伍洋也表示自己有房产证。

  “卖出去了的房子,总共是176户。”11月27日,查看资料后的汤波告诉记者。

  [亲历者说] 当年领导对出售一事均表示不知情

  在采访中,长沙市住建委副主任赵金伟表示,对于江南公寓出售住宅一事不知情,“当年已经划给长房集团管理。”

  据了解,2004年底,江南公寓代建方、长房集团旧城公司将项目整体交付长沙市房产局。一年之后,在政企分离的背景下,长沙市房产局属下的长房集团直属国资部门管辖,江南公寓也划归长房集团管理。


  “卖了一些房子出去,主要是为了还贷款。”长房集团营销企划部经理方浩向记者解释。江南公寓代建方旧城公司的财务部经理李也玲介绍,当年7500万元的建设资金,长沙市财政出1500万,长沙市房产局出6000万,“后来房产局只出了4000万,还有2000万的缺口,是我们旧城公司向银行贷款的。”

  “房产局当时同意我们卖90多套,后来好像卖了70多套,刚好还掉贷款和利息。”旧城公司营销部经理刘治说,后来有些安置的房屋是实行实物安置,“也是卖了。”

  长房集团方面称,当年销售部分江南公寓住宅的对象,只限非城镇户口人员,且经房产部门同意。“房号都是从张伟杰处长那里拿的。”刘治说。采访中,长房集团方面未提供批准卖房的相关依据。

  11月28日,曾任长沙市房产局住房处处长、现在长沙市住建委上班的张伟杰告诉记者,自己对当年长房集团出售江南公寓部分住宅一事“不清楚”,“没有经过我们同意,他们公司那时不属于我们管了。”(潇湘晨报记者朱远祥)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