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各国转基因食品调查:中国超九成大豆油是转基因

2013年11月03日来源:北京青年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美国超市中明确标注“非转基因”的苹果汁

丘比沙拉酱的配料标签显示加工原料为转基因大豆油 鲁花食用油将“非转基因”字样置于明显位置

广东番木瓜市场销售约40%都是转基因产品

新西兰超市货架上的土豆

  北青报记者调查美国、欧洲等国转基因食品渗透情况

  转基因食品 吃还是不吃

  “本周,一则“千余吨转基因菜油流入中储粮国储库”的消息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转基因”再次成为舆论的热点。而实际上,在对待转基因农作物及食品的问题上,中国该采取何种策略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备受国人关注和争议的问题。

  那么,对消费者而言,我们的市场究竟目前已经有多少转基因的食品存在?在全球来看,其他国家市场的情形又是怎样?为此,北京青年报特意组织了这一期的财经试验室,让大家对国外的转基因食品接受程度有所了解。”

  美国FDA报告称没有科研证明转基因有害,所以没有必要给转基因贴标签。在转基因已经占据美国半数以上市场的情况下,想要为转基因贴标签已经很难处理。这种情况跟中国可能很不一样。

  转基因调查·美国

  美国八成食品含转基因成分

  目前居住在西雅图的金女士,在美生活20多年。今年60多岁的她退休前具有资深的医学从业经历,是医学博士。金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美国生物科技发展很早也很发达,转基因农作物非常多。转基因带来的积极意义在于农产品(8.77, -0.01, -0.11%)的收成很多长势也很好。据她了解到的数据,目前当地市场上80%的食品都含有转基因成分。

  “在西雅图超市可以看到,没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会贴个标签。小心的消费者会选择买非转基因食品。”

  NON-GMO价格高于转基因食品

  美国德州的王女士,在美生活将近30年。她告诉记者,在美国,贴上NON-GMO标签的食品比转基因食品普遍贵一些。

  据王女士观察,超市中有机奶比普通奶要贵一倍左右,有机蘑菇比普通的要贵三成左右,NON-GMO食品比普通食品贵20%-30%。她同时告诉记者,曾经看到有关数据显示,最近五年,美国每年全天然有机食品的销售都保持了15%-20%的增长。

  “我从不怀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一位常居美国的网友告诉北青报记者,“美国确实非常普及转基因食品。在美国,能销售的食品自然能通过认证,所以我从来不怀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他同时介绍说,转基因食品在美国是不强制标识的,“所以美国人自己其实不吃或者很少吃转基因食品纯属无稽之谈。简单地说,美国的转基因非常发达,几乎所有没标转基因的都(可能)是转基因食品”。文/本报记者 任笑元孙茗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欧盟国家对转基因生物有严格的审批规定。转基因食品主要是作为动植物饲料或者食品添加剂而存在。

  转基因调查·德国

  可能被动食用转基因食品

  对于德国人是否吃转基因食品?在德国生活超过20年的孙女士下意识地回答:“德国人不吃转基因食品,也不关心这种食品。”但随后想了想,准确地说,“大多数德国人都对转基因食品心存疑惑和排斥,基本上都不吃这类食品”。

  “在超市,转基因食品要比非转基因食品便宜,但消费者仍然不买账。后来商家也就逐渐不愿意卖转基因食品了,这就是为何很多德国人几乎就没在超市里见过转基因食品的一大原因。”

  据记者了解,在德国,长期以来采取转基因零容忍政策,严格限制转基因农作物的种植、转基因食品的生产和销售。目前德国流通的转基因食品主要是作为动植物饲料或者食品添加剂而存在,如转基因的大豆、玉米和大米等。

  但德国人是否一点转基因食品都不沾,回答是否定的。比如说,吃了转基因饲料的牛马等,尤其是做成碎肉汉堡之后。从这一点来说,虽然德国人普遍不喜欢转基因食品,但因为复杂的贸易、转运等环节,有可能被动食用转基因食品。

  文/本报记者 范辉

  转基因调查·葡萄牙

  市场偶见转基因食品

  李先生近期居住在里斯本,他说自己在超市没有看到过转基因食品,从他个人的角度看,他是不认可转基因的,“如果看见也会选择不买”。

  李先生同时咨询了他的一位生物分子学的博士朋友,这位朋友告诉他,欧洲各国对转基因的把握尺度上略有差异。就他所知,包括葡萄牙在内的几个国家,是允许在一定的规定范围内种植转基因农作物的,欧洲对转基因的态度在这位博士看来可以用“迟疑”、“谨慎”来形容,因此体现在消费层面,转基因食品的量比较小,博士表示他只在市场偶尔见过有转基因标签的食品。

  文/本报记者 任笑元

  转基因调查·北京

  “转基因”的标识不如“非转基因”标识明显

  北青报记者走访京城几家超市,发现市场中不同品类的食品对转基因或者非转基因的标注“热度”和方式明显不同。

  非转基因字样被置于标签显著位置

  在食用油货架前,北青报记者看到很多的油品外观中,将“非转基因”的字样置于正面明显的位置或者示以醒目的字体,而金龙鱼花生浓香食用调和油、胡姬花花生浓香调和油、古船大豆油、福临门谷物调和油、火鸟5L香芝麻炒菜油等等,在这些没有显著标示非转基因的油品配料表中,大多有明确标注原料中含有转基因大豆、油菜籽等成分。

  调查中记者也发现,极个别的食用油商品标签中,很难找到关于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的清晰提示,其中包括多力和绿宝的个别款产品。

  市场可见

  “转基因原料”沙拉酱

  整体来说,油品对转基因与非转基因标注采取了严谨的态度,但是在其他品类食品中,对转基因与否的标注则呈现出极不规律的分布。

  在沙拉酱货架中,记者看到丘比沙拉酱的配料标签表中明确显示,加工原料为转基因大豆油。在酱油产品中,记者看到李锦记和海天酱油的生抽都在标签侧面的说明中明确写明配料采用非转基因大豆。此外,六月鲜红烧酱油、加加老抽酱油等也都注明配料采用非转基因脱脂大豆,而在另一些同是知名品牌的产品中,则只注明配料采用:水、脱脂大豆或者黄豆等,对是否转基因没有明确信息显示。

  多数豆腐、豆浆未标明是否转基因

  在豆制品冷柜中,是否是转基因或者非转基因的标注情况也是类似。在物美超市,记者看到,同样是豆浆产品,一种标称源自台湾的塑瓶豆浆,几乎在每种口味产品背后的配料表中都有注明,采用绿色大豆(非转基因)或者黑豆(非转基因)。而本土产的一种280ML的塑瓶装豆浆则没有提及关于转基因或者非转基因的信息。

  此外在国产盒装豆腐产品中,记者也较少看到有关于转基因与否的明确提示,大多数产品只标注原料采用大豆或者绿色大豆。

  文/本报记者 任笑元

  摄影/本报记者 郁骁

  制图/王慧

  专家说法

  我国九成以上大豆油是转基因产品

  虽然对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争议从未断过,但实际上目前转基因食品在国人餐桌上出现早已不是新现象。

  据专家介绍,我国已批准安全证书的有棉花、水稻、玉米、番木瓜,只有棉花、番木瓜批准商业化种植,批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作物有大豆、玉米、油菜、棉花和甜菜,这些食品必须获得我国的安全证书。近年来,我国先后批准了转基因棉花、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油菜4种作物的进口安全证书。除批准了转基因棉花的种植外,进口的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油菜用途仅限于加工原料。

  此前,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告诉北青报记者,国内超过一半的油脂消费都是大豆油,而90%的大豆油是转基因的。在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冲击下,主产地黑龙江的九成榨油厂被逼停。另据了解,转基因番木瓜“华农1号”每年种植面积估计约3.5万亩,占广东番木瓜市场销售约40%。

  文/本报记者 孙昌銮

  我国5类17种在售转基因生物已标识

  对于我国目前的转基因标识管理,中国农业大学[微博]教授戴景瑞介绍,国务院曾于2001年颁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卫生部、农业部分别于第二年分别颁布《转基因食品卫生管理办法》与《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作为配套规章,规章中对转基因标识作出要求。

  北青报记者查阅《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后发现,我国目前已有5类17种在售转基因生物被列入转基因标识目录并在市场上销售,这17类转基因生物包括:

  ◎大豆种子、大豆、大豆粉、大豆油、豆粕

  ◎玉米种子、玉米、玉米油、玉米粉

  ◎油菜种子、油菜籽、油菜籽油、油菜籽粕

  ◎棉花种子

  ◎番茄种子、鲜番茄、番茄酱。

  卫生部的《转基因食品卫生管理办法》则规定,食品产品中(包括原料及其加工的食品)含有基因修饰有机体的,要标注“转基因××食品”或“以转基因××食品为原料”。卫生部对转基因食品的生产经营组织定期或者不定期监督抽查,并向社会公布监督抽查结果。

  有专家认为,虽然我国实施比国外更为严格的按目录、定性、强制标识制度,但目前目录难以涵盖所有转基因食品,存在一定漏洞,除去一些豆制品未列入标识外,作为三大食用油之一的棉籽油,大部分都是转基因棉籽制取,也不在标识管理范围内。

  发达国家对转基因产品标识如何管理?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黄昆仑介绍说,美国市场上转基因食品超过3000个种类和品牌,美国对转基因产品实行自愿标识制度。欧盟则实施定量标识制度,即规定食品中某一成分的转基因含量达到该成分的0.9%时须标识,在此阈值之下的可不标识。

  文/本报记者 孙昌銮

  从2000年至今,澳洲和新西兰批准的转基因作物已达55种,包括了大豆、油菜、玉米、土豆、糖用甜菜、棉花、小麦、苜蓿和水稻,其中品种最多的是大豆、玉米和棉花。不过,从北青报记者调查的情况看,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人对转基因的态度都相当抗拒。

  转基因调查·澳大利亚

  食品加工辅料是转基因生物也要标识

  移居澳大利亚已经近一年的Tracy听到关于转基因的问题时,感到多少有些突然:“因为平常很少听到有人谈论这个话题。”

  Tracy把厨房里的日常食品标签仔细看了一遍,从常用的豆油到色拉酱,全部没有标注“转基因”的成分。按照澳新食品标准,目前在澳洲市场上出售的转基因产品都是明白标识的,不会担心不明不白就吃了消费者认为的“不放心”的食物。

  不仅是食物本身,就是其中所用的佐料以及食物加工过程中所使用的辅料,如果材料来源是转基因生物,而且经过修饰的新的DNA片段或由此产生的蛋白质最终包含在食物中的话,都需要加上“转基因”(genetically modified)的文字标识。举个例子,某种转基因食物中某种营养物质的含量提高了,譬如说某种维生素的含量提高了,或者与常规食品比较烹制的方法有所改变,那么在标签上就需要标识清楚。

  不过,Tracy咨询了居住多年的当地朋友,也表示很少在市场看到有转基因标识的食品。

  文/本报记者 任笑元

  转基因调查·新西兰

  禁止出售新鲜转基因食品

  作为南半球最纯净的国家,新西兰是否有转基因食品?当地人对转基因食品是何态度?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新西兰是世界上少数几个禁止出售新鲜转基因食品的国家之一,新西兰农林部负责其国内和边境生物安全,在公开环境中对转基因生物持零容忍态度。

  当地人向北青报记者介绍,正因为新西兰对本土动植物和环境的保护,因此,所有外国人在入境时均被要求不得携带任何食品、种子、动植物食品加工成品等入境,违者会被罚款400美金。

  禁止外来者携带种子、食品入境在其他国家也有类似规定,但新西兰的入关过境边检非常严格,稍微发现可疑物,工作人员就会开包仔细检查。

  据当地人介绍,新西兰的土著民族——毛利族是1000多年前来到新西兰的。对转基因食品反对最强烈的声音就来自毛利人。曾有毛利族的代表向新西兰皇家协会提交的有关转基因材料就明确指出,任何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的生物都要符合毛利的风俗和信仰。这也是保护环境和合理分配资源的基础。在这里创造的任何事物都属于毛利,所以“我们要继续实施我们作为毛利人的权利,阻止在这片土地上开展转基因和转基因生物实验”。

  北青报记者在奥克兰走访了两家大型超市。在奥克兰的Countdown超市,北青报记者看到,很多食品的包装上都特别标注了食品产自新西兰。当地人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态度多半是迟疑和拒绝的,一位当地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我们更倾向于自然、传统的食品,对于不了解的转基因食品不去轻易尝试”。

  在新西兰负责对转基因类新兴食品进行食品安全评估的是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标准机构,其标准也简称澳新食品标准。

  文并摄/本报记者 杨青

  转基因调查·埃及

  农业部设专门机构

  控制转基因引入

  北青报记者就当地转基因生产和销售的问题,连线了一位身在埃及的朋友——中国驻埃及大使馆经商处王女士。她为此专门又去了超市,但没有看到有转基因的标识。因为担心自己只能看懂英文标签,是否会漏掉一些信息,她专门咨询了熟悉当地情况的使馆人员。据了解,埃及对转基因产品审核非常严格,埃及农业部设立了专门的管理机构控制转基因的引入和上市许可。由于控制严格,目前埃及市场几乎没有转基因食品。对于这样的调查结果,王女士也感到意外,印象里一些人会以为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会采取更加宽泛的态度对待转基因的引入,但实际却不是这样。

  文/本报记者 任笑元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