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石化多次示警管道占压遭山东江苏无视

2013年11月30日来源:正北方网编辑:钟晨我有话说

        管线之危:被忽略的“油气管道法”

“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爆炸事故发布会上,青岛市政府副秘书长郭继山介绍,事故爆炸管道处,多达11条市政管道、输油管道密集,布局拥挤。但他认为,管道距离居民小区符合国家“30米”的新规。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输油管道工程设计规范》(GB50253—2003)中对埋地输油管道同地面建(构)筑物的最小间距做了规定,其中,原油、C5及C5以上成品油管道与城镇居民点或独立的人群密集的房屋的距离,不宜小于15米。而最新规定是30米。

“黄岛明显存在规划错误、布局错误。”沈阳化工大学副教授李庆禄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他告诉记者,化工企业布局基本指导思想是与居民必须分开,并不是“相距30米”那样简单。更为重要的是,绝对不允许各种管道交叉及近距离平行安装。如此安装,相当于在一枚炸弹旁边又放了一枚炸弹。

“我们每年都向各省和地方政府递交报告,说目前的管道占压情况严重,尤其是山东、江苏两省,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一位中石化管理人士向记者表示,“不仅仅是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也有类似情况。”

石油管线面临“整体危机”

“这种情况在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管线中,已经相当普遍了,不仅仅是石油管道,天然气管道也面临着这样的危机,也不仅仅是中石化有这种情况,中石油和中海油也面临着类似的局面。”

在青岛爆炸事故发生后,中石化受到了众多的指责,截至发稿时,爆炸事件的遇难人数已经达到了55人。管道储运公司党委书记田以民、管道储运分公司总经理钱建华停职检查,黄岛泄漏段线永久停用。有消息称,中石化相关人员7人,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相关人员2人已经被控制。

来自中石化的消息显示,出现原油泄漏的管道系公司东黄复线。该管线1986年7月建成投产,管径711毫米,管道长248.52公里,年输油能力1000万吨。

“按照当时的设计,地面是农田或者菜地,承压能力是有限的。但是随着地方经济的发展,现在,地面上已经建设了道路和居民小区。”上述中石化人士告诉记者,在此过程中,中石化一直试图与地方政府进行沟通,反应管道承压过大。在山东、江苏、湖北等省,都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但是由于牵涉到地方经济的发展,“很多地方的政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述人士向记者表示。

在管道承压改变的同时,地方经济的发展也导致城市建设者对原有设计进行了改变。“比如这次是市政官网建设在输油管线的下面,在这些建设过程中,是否存在土壤未夯实等情况,已经不得而知。”该人士表示,“总之,这种情况在国内的石油和天然气管线中,已经相当普遍了,不仅仅是石油管道,天然气管道也面临着这样的危机,也不仅仅是中石化有这种情况,中石油和中海油也面临着类似的局面。”

面临这样的整体危机,“出问题是必然,不出问题是侥幸。”该人士表示。

李庆禄分析称,城市排污管道等常年积累起沼气、甲烷等易燃气体,当和原油挥发产生的可燃气体汇合,在密闭的空间里,容易起火爆炸。

《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第三十条规定,在管道线路中心线两侧各5米地域范围内,禁止种植乔木、灌木、藤类、芦苇、竹子或者其他根系深达管道埋设部位可能损坏管道防要求腐层的深根植物及堆放重物、排放腐蚀性物质、使用机械工具进行挖掘施工等危害管道安全的行为。而对于居民小区、学校等距离也做了严格要求。

2009年8月1日起,山东省施行的《山东省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办法》第十二条进一步明确规定,设计和建设管道,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一)埋地石油管道与居民区的安全距离不得少于15米,天然气、成品油管道与居民区的安全距离不得少于30米;(二)地面敷设或者架空敷设石油管道与居民区的安全距离不得少于30米,天然气、成品油管道与居民区的安全距离不得少于60米。

李庆禄解释,黄岛区内石化输油管道纵横交织于地下地上,同时其所有产品均具有重腐蚀性,普遍存在“跑、冒、滴、漏”现象,如此以来将加速管道的老化。据他介绍,国内的油气管道修复行业因此兴起。据不完全统计,管道修复企业目前约在50余家,但总体处于起步阶段。

据媒体公开报道,自2010年至今3年时间里,国内公开披露的油气管道事故已多达数十起,呈现逐年上升势头。统计数字显示,我国油气管道事故率平均为3次/1000公里·年,远高于美国的0.5次/1000公里·年和欧洲的0.25次/1000公里·年。

中石油管道公司管道完整性管理中心主任冯庆善对此认为,油气管道长期经过运营,会受到外部干扰、腐蚀、管材和施工质量等原因发生失效事故,而目前国内现役油气管道已进入事故多发期。他此前曾在媒体披露,目前国内进入管道建设的高峰期,但现役的油气管道有约60%服役时间超过20年,东部管网服役运行已30多年。此外,部分油气管道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意味着其已经运行了近40年。

“黄岛输油管道布局在全国来说,并不是个例。”李庆禄分析称,在山东尤为突出。他解释,山东石化基地、企业大都是在改革开放后建设投产,当时为了减少成本、要效益,主要采取“集中”建设,致使各地管道布局密集,在淄博、潍坊、东营等石油化工基地普遍存在。

央企与地方政府关系

除去中石化用自己的视角阐释问题外,记者注意到,青岛市政府在第一次新闻发布会时,并没有与中石化坐在一起,对中石化管线爆炸事件的救援也没有特别明确的答复,只是用“可能中石化正在抢修”来答复。

“其实,央企在地方的地位非常低,也没有什么话语权。”一位来自央企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央企的纳税不属于地方政府,对改善当地人的就业也没有太多帮助,所以地方政府对央企的热情并不高。”

记者了解到,中石化管道储运分公司曾在2011年9月和2012年9月与山东潍坊市环保局和高密市环保局发布两次《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东黄(复)线、东临线隐患整治工程环境信息公告》,“原本管线所处的郊区现在变为繁华城区,建筑物众多,人口密集,部分管道陆续被占压,导致管道无法抢修、维修,即使一些没有占压的建筑物也离管道较近,无法进行管道防腐层大修。”

“我们也在一些重要管线上提出过维修的申请。”中石化人士向记者表示,“但是维修管线是一笔巨大的投入,是企业出资还是政府出资呢?”

但是,除公开道歉外,中石化并未对上述内容进行解释。

让中石油和中石化这样的大型央企与地方政府关系进一步僵化的是,2010年前后,中石油在大连接二连三的爆炸事件。

冯庆善则认为,国内油气管道安全工作目前仍处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状态,应尽快改变现状,对事故发生有针对性地预防控制,进行系统性整体规划、改造设计。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