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部分地区滥用官员“一票否决” 下级造假疲于应付

2013年11月04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烟酒销售指标”、“精神病指标”、“结扎流产指标”……10月31日,新京报曾盘点了近年来各地频现的“雷人指标”,这些指标本身设置就多不合理,还通过层层摊派,加在基层工作人员身上。

  另有一些指标,尤其是与官员相关的,本身设置并无问题。但完不成指标往往被“一票否决”,也引发人们讨论。

  官员“一票否决制”在我国已实行了30多年。在计划生育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等大事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但在招商引资、信访、群众满意度等事情上,一些地区滥用“一票否决制”,“导致下级不惜造假穷于应付、依上级行政不依法行政等”。

  而在环保等方面,虽也引入“一票否决制”,但因“没有组织部门真正介入”,地方很少问责,造成其虚设。

  知情学者透露,“一票否决”的地方乱象,引起高层关注。如何科学设置和规范“一票否决”?中央组织部等已着手调研。

  “想装什么装什么”

  “2000年后,一票否决制变成了一个筐,个别地方政府想强化哪方面工作,就装到一票否决这个筐里。”黑龙江某市副区长王峰(化名),2008年退休。卸任前,压在他头上的“一票否决”考核指标,有近10项。

  除了中央下发红头文件明确规定的计划生育、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等,还有安全生产、信访、招商引资等等。“中央设立的一票否决项,对于否决内容、不予否决情形等,均做出了详细规定。地方政府规定的,则经常是根据会议决定和领导讲话,随意性较大。”王峰回忆。

  与精神病指标等不同,一票否决涉及的考核项不可谓不合理、不重要,但因为处置力度过大,同样引发问题。

  他当年最吃力的是招商引资“一票否决”。“市里订大盘子,分到区,区再分到各委办局、街道办。几乎所有部门的头头脑脑,甚至是后备干部,都背指标。不达标,干部不能提拔。”一些干部尽管其他方面比如具体分管的业务,干的很不错,但最终因为没完成年度招商引资任务,一两年内,不能晋升提拔。

  王峰所在地区并非个例。梳理全国情况发现,各地普遍在中央要求的计生、综治、减轻农民负担、环保、食品安全等事项的基础上,追加了安全生产、信访、招商引资等指标的一票否决。

  此外,有的地方政府将整治黑网吧、黑车,打击非法行医等阶段性重点工作,列为“一票否决”。

  比如,2009年,东莞市的“一票否决”,共计14项,11项为阶段性重点任务。

  “一票否决项太多,指标层层下派,最力不从心的是基层。有的项目就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比如信访,本意是让基层及时化解社会矛盾,但是有的害怕因为这一项被否决,其他什么工作业绩都‘黄’了,就上京‘截访’。有的地方开‘黑监狱’,也有这方面原因。”王峰分析。
成“面子工程”

  在广东某村担任村干部的李强(化名)说,因为头上的“一票否决”考核指标一度达到10多项,他们无暇调研老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只能对上负责”。

  当基层实在应付不过来时,就有可能弄虚作假。

  广东某市创建文明城市,哪个地方出问题就要被“一票否决”。涉及上级做百姓满意度调查时,“个别居委会工作人员穿着拖鞋‘上班’,躲在居民楼里。工作人员上门时,他们就能假扮家人填表。”李强讲述。

  有的一票否决制,因实操性差,被指“面子工程”。

  去年,四川省彭山县“拟提拔干部不孝敬父母则一票否决”的规定,曾引起广泛注意。其实,早在2008年,河北魏县就下发红头文件,要求各单位建立“个人德孝行为”管理档案,把每一位干部的德孝情况作为晋升评优的重要依据,凡是德孝方面有问题的干部实行“一票否决”。

  但一些单位负责人2011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并没有建立所谓“干部德孝行为”管理,“那只是书记的‘面子工程’”。

  李强提到,有些“一票否决”由于形式大于内容,让他们几乎每天都埋在报表、会议、资料里。

  而一些热点事件出来后,相关部门出台的有针对性的“一票否决”,不少是在表明决心和态度,后续考核并不一定跟得上。

  问责不严致虚设?

  环保等领域的,同样存在考核指标“一票否决制”。不过,一位环保部官员表示,过去这些年中,环保领域的一票否决在地方未落到实处。“除非真的发生特别重大、影响极坏的污染事件,实在保不住了才被追责。”

  现在一些城市每个月都在空气质量最差排放榜上,没看到哪个官员因此被免职的报道。一地方环保厅的官员评价。

  北京政通境和节能研究所是所民间智库。过去7年中,该所对全国各省市的政府环境绩效评估进行广泛调研。发现其“往往成为虚设的指标”。

  研究所所长付华辉解释,此前,中国市长协会曾做过统计,我国地方官员任期很多不超过3年。官员为了出政绩,往往专注见效快的指标,如GDP。而环境保护的成效等,往往很多年才能看出来,因为没有对官员长期的跟踪和问责机制,而被放弃。

  根据研究所的调查结果,细化到地方的环境绩效分值,普遍都很低。最少的地方,在百分制的官员考核表中,占了不到5分。

  “环境保护权重过低,导致这一项哪怕全都不要了,只要权重大的GDP高,总分还是很高。”前述环保部官员说。

  付华辉则认为,环保“一票否决”制未能实施,还和中组部没有有效介入制度安排有关。比如计生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这两项,不仅有来自中组部的红头文件,还有其针对地方、部门和年度考核办法的详细规定。环保类,更多是宏观上的表述。

 “中央正调研完善”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虽然“一票否决”出现了不少问题,尤其是在地方的执行上,但不能因此否定“一票否决”制度本身。

  王峰回忆,这一制度最早始于湖南常德。1982年,为解决计划生育这个“天下第一难事”,常德将计划生育作为衡量政绩的重要指标,不达标不能评先评优,其后又追加不达标不晋级、不提拔,连续两年不合格就地免职等规定。常德的做法,很快推广到全国。

  1992年1月,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出台《关于实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一票否决权制的规定》,沿用“一票否决”制度,规定如果因“对不安定因素或内部矛盾不及时化解,处置不力,以致发生集体上访、非法游行、聚众闹事、停工、停产、停课”等社会治安问题,事发地区和单位不能评选综合性的荣誉称号;相关领导和治安责任人不能评先受奖、晋职晋级。

  如今这两项工作的成效有目共睹。

  而对于地方滥用“一票否决”的一些乱象,已引起高层关注。江苏大丰、湖南益阳和桃江县官网,今年4月的“当地要闻”,曾有中组部派员到当地,调研“一票否决”考核制度的实施情况。

  一位知情学者介绍,中央组织部等,正在调研如何科学完善“一票否决制”。

  在环保领域,9月,国务院印发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针对大气质量指标,没再提“一票否决”制,而是要求从上而下各级签订责任书。据悉,今年年内将出台具体的考核办法,将对未完成责任书任务的地方给出具体的惩罚办法。

  《人民日报》昨日报道,河北省近期完善了干部考核标准,加大了对造成雾霾天气的主要排放物削减率的考核。

  天津市在即将出台的区县领导干部绩效考核体系中,生态环境分值提至22分。“以前没有一个省级政府会把这个分数提高到22分,而且还对社会做出宣誓。”付华辉此前曾通过专项课题研究建议天津市提高环保考核权重,他认为,这是一个政府环境绩效考核的转折点。

  □新京报记者 金煜 王姝 北京报道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