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农夫山泉回应为何赴京举报:时机成熟也掌握了新证据

2013年11月05日来源:钱江晚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钟睒睒回应为何赴京举报

    新时机 新证据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收到举报材料

    今年5月,本报记者赴京采访农夫山泉“标准门”事件时,曾专访钟睒睒,问:为什么先起诉,而不向行业主管部门举报?当时钟答:时机未到。

  钟睒睒是一个冷静的人,他可以等。现在他掌握了新的证据,而局势也造就了新时机。

  昨天上午8时30分,农夫山泉派员上京,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递交了举报信和相关证据材料,举报京华时报虚假报道;并在官方微博发布信息。这条微博,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已被网友转发超过5000次。

  “标准门”事件一般被认为始于4月10日,当时,京华时报刊登《农夫山泉被指标准不如自来水》一文,内容主要是:农夫山泉执行的浙江“DB33/383-2005瓶装饮用天然水”标准中,关于有害物质的限量,低于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为什么选择此时上京举报?在等一个时机,也掌握了新证据

  昨天上午9:54,农夫山泉官方微博发布:

  今天上午10时,农夫山泉派员上京举报京华时报虚假报道。今年4月10日至5月7日,京华时报捏造国家行政主管部门意见,持续28天以连续67个版面、76篇报道攻击农夫山泉,具有明显的预谋和组织性质,对农夫山泉实行舆论暴力。

  此微博还附带一条长微博,指出农夫山泉关键的三个论据——

  首先,“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没有事实依据。

  其次,京华时报捏造国家行政主管部门意见,并反复报道,混淆视听。

  最后,京华时报具有主观恶意。

  从5月到11月,也许很多人对数月前的农夫山泉“标准门”以及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的口水仗已经有些淡忘了。正当这个时候,农夫山泉昨日传来重磅消息:派员上京举报《京华时报》虚假报道。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上京举报?农夫山泉希望此事能达到怎样的结果?

  今年5月,农夫山泉公司为标准门事件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全国媒体蜂拥而至。

  本报记者赴北京采访农夫山泉事件,曾独家专访钟睒睒。

  问:为什么先起诉,而不向行业主管部门举报?

  当时钟答:时机未到。

  钟睒睒是一个冷静的人,他可以等。现在他掌握了新的证据,而目前的局势也造就了新的时机——“舆论暴力”这个词组,继“标准门”事件后,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知情人士透露,农夫山泉此次上京告状是有底气的——终于掌握了最新的证据。证据是什么?这让人充满联想。

  农夫山泉起诉京华时报案进行到什么阶段?法院已受理,估计很快就开庭

  那么,此次进京举报,农夫山泉方面希望达到怎样的结果?要京华时报公开道歉?还是有关部门按规定对其进行处理?

  昨日,本报记者把问题抛给钟睒睒。钟睒睒委托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周力,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农夫山泉5月开新闻发布会时,最受人关注的新闻点是:农夫向法院起诉了京华时报。目前,案件进行到什么阶段?

  周力说,这个事情其实一直就没有结束,因为相关的法律程序就一直在走。“因为京华时报的这些报道,我们今年4月26日就向北京中院起诉京华时报了,当时的起诉标的是6000万元。后来,京华时报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反诉我们,说我们在公开声明中说他们‘信口开河’之类,损坏了他们的名誉权。”周力说,后来,他们把起诉标的提高到了2亿元,目前,两起诉讼已经合并到一起,朝阳区人民法院也已受理了,估计很快就要开庭。

  “(举报与诉讼)这是两个范畴的事情。”周力说,“11月1日,我们注意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个谈话,要求加大对虚假新闻、有偿新闻、新闻敲诈等问题的整治力度,并公布了举报电话,欢迎大家举报。”随后,周力拨打了举报电话,对方要求农夫山泉方面提交相关材料。“昨天晚上我直接飞到北京,今天一早向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提交了举报材料。”周力告诉记者。

  记者搜索了一下发现,周力所说的“谈话”,是今年11月1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有关负责人就《新快报》陈永洲案件查处情况发表的谈话。谈话中要求全国新闻单位和新闻记者吸取教训,要求各地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依法查处新闻敲诈和有偿新闻等问题。

  标准门事件给农夫山泉造成多少损失?经第三方评估,截至5月底利润损失2亿

  周力表示,既然是向行业主管部门举报,主要是希望主管部门能够查清事实的真相,如果说京华时报的确存在着虚假新闻、有偿新闻等行为,主管部门当然要作出相应的处理,如果还有其他违法行为,也要移交到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等事情查清楚了,赔礼道歉是最基本的。”周力说。至于赔偿的问题,则通过民事诉讼的途径来解决。

  绵延数月的标准门事件,到底给农夫山泉造成了多大的损失?目前还有什么影响?

  周力说,经过初步评估,受此影响,农夫山泉的销售损失约为20亿元。后来,他们请了会计事务所等第三方评估机构,评估出来从4月份到5月底(记者注:“标准门”及“口水仗”期间)损失的利润是2个多亿,农夫山泉方面在法院起诉京华时报修改后的起诉标的,正是以此为依据的。

  “这些还不包含我们品牌以及名誉权遭遇的损失。”周力说,对企业来说,这个损失更大,但因为评估起来比较难,所以他们最终采用了第三方的评估数据。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收到举报材料;京华时报:暂不回应

  昨天,记者通过“公开举报电话”联系上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方已经收到了农夫山泉的举报材料。

  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按照举报处理程序进行操作。同时也强调,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会继续加大对虚假新闻、有偿新闻、新闻敲诈等问题的整治力度。

  昨天下午,记者也就此联系了京华时报,对方工作人员表示“暂不回应”。记者 杨晓政 李阳阳 刘焜/文 林焱挺/制图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