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河北河间对个体户乱收税 官员扬言:不交钱就抄家

2013年12月12日来源:央视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税收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有了税收,国家才有钱给百姓做更多的事,也就是说,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说这经商做买卖的,依法纳税,是义务也是责任,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最近,河北省河间市一些乡镇的个体工商户,却为交税发起了愁。因为这次要交的钱不仅名目不清不楚,而且数额也大得有点吓人,但如果不交,这后果更吓人。

  宋金廷在河间老家的村里开了一个家庭作坊生产工艺酒瓶。小作坊不大,车间只有四、五十平米。三、四个工人加上几个叔辈儿兄弟,弄好了,一年能有几万元的收入。就在前两天,宋金廷接到当地乡政府的通知,说像他这样的个体工商户要补缴6万元税款。

  村子里和宋金廷一样做工艺酒瓶的有几十家,他们也都收到了补缴税款的通知。个体户们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小规模的家庭作坊,有订单开始干活,没定单就停业休息,因为收入不稳定,河间市国税局以往都是让个体户们按月定额纳税。一旦长时间没有订单,只要在国税局申请报停就不用缴税。

  本来该缴的税都已经缴了,可现在还要继续缴,那么乡政府让个体户们缴的是什么钱呢?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虽然各家各户都要缴钱,但缴的名目却各不相同,数额也不一样。乡政府对这笔税款要的急,但数额上却允许讨价还价。

  如果是政府合法征收的费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商量余地呢?可即便价格一折再折,对他们来说仍不算小数目。

  让个体户们很难理解的是,这笔钱早缴和晚缴还不一样。早缴的个体户是把钱缴到河间市国税大厅,一般都是缴5000元,给开完税证。让人奇怪的是,即便在国税局缴了钱,开完税证时还不能用本人的名字。

  李志强告诉记者,他在父亲的厂子打工,可是只能用他的身份证以个人名义缴纳这个税。从法律上讲,和他父亲的作坊并没有任何关系。这怪事不只是李志强一家,早期在国税大厅缴纳税费的个体户,都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其实这事并不难理解,因为个体户们每月都已经缴纳了税款,如果再多缴一笔税款,自然要用一个新的名目,换一个人名上缴到国税局。

  这确实是让人想不明白。交税是个光明正大的事,怎么还得遮遮掩掩,不能用商户本人的名义交?不仅这税来得不明不白,而且缴的钱数也不清不楚。这不就是大家常说的“过头税”吗?正因为收“过头税”不合法,所以不能用本人的名字,必须用不同的人头来分担它,好让账面上看不出问题来。这税收得不合法,可还得抓紧交。因为如果没在税务局交,那就更麻烦了。

  早补税的缴到国税局,基本是每人5000元,而晚补的,人家税务局还不收了,只能缴到乡政府。不过这数目可更大了。宋金廷因为要给患了癌症的老母亲看病,家庭作坊早在2011年就在河间市国税局报停了,最近一个月才开工,按说最多补一个月的定额税款,可黎民居乡政府给他定的是12000元。他想不通为什么会这么多,来到河间市税务大厅,想看看自己应该补多少钱?

  国税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宋金廷,他现在的账户处于报停状态,要想纳税需要重新办理税务登记。那么乡政府按什么标准给他定那么多的税钱呢?他来到了河间市黎民居乡政府,找到了负责收税的李稳通书记。

  李书记说:“7200元加上5000元。你去问问去,今年交定额的,每户都要多交5000块钱。”那这多出来的5000元到底是什么钱呢?李书记说:“国家收税有负担,给你加5000,怎么了?你有意见啊?”

  原来乡政府给他定的是补交一年的定额7200元,再加上说不清楚的5000块,总数是1.2万元。那么不缴这笔钱会怎么样呢?李书记说那就抄家什。虽然李书记扬言要抄家什,可宋金廷还是不想缴钱,这可惹火了李书记,不仅语气凶,还威胁要封厂门。

  宋金廷只好一肚子委屈回了家。第二天他又来到了乡政府,想再争取一下,可没想到,缴费数额又变了。工作人员告诉他:“6万元钱,没商量的。”

  一夜之间,税钱就从1.2万元涨到了6万元,听李书记的意思今天不交明天还要涨。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三天一大早,李书记带着人真就把他的家庭作坊给封了。看来这不交钱的后果果然是非常严重。

  虽然李书记没拿出收费的条文与标准,还是以环评不合格的名义查封了了宋金廷的作坊。可李书记也留下了一句活话:“你早找我啊,我让你少花点钱就把这事给办了嘛。”几天后,李书记把宋金廷的税款从1.2万元减到了5000元,交了钱后,他的家庭作坊又开工了。

  “不缴税,那是抗税法”,逼征税款的时候,这位李书记没忘了抬出国家和法律,但他显然忘了,“依法纳税”所对应的是依法征税,征税缴税,都得依法行事,该缴的税不缴,那是抗税法,不该征的税强征,那税法又到哪里去了呢?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里,河间地区多个乡镇都在征税,花样各有不同。米各庄镇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汽车零部件批发市场,受益于外地客户多,这里的物流货站林立,前店后厂的商店比比皆是。上午10点钟,按说正是商户们开门营业的好时间,可记者随便在街上走走,看到大量关门闭店的商铺,在保温材料类产品销售区,开张营业的不足十分之一。

  商户们告诉记者,之所以不敢开门,是因为米各庄镇给不少商户送发了一纸白条,上面写着一个“秦俭”的人名与开户银行卡号,并标注要在11月6日前向卡里汇款2万元,落款是米各庄镇综合治税办公室。白条上并没有任何公章加印,还是手写与打印相结合,看上去多少有些不伦不类。可就是这样的一张白条,标注的钱却不交不行,不交就封门。商户们都弄不清缴的是什么钱,所谓的综合治税办公室更是听都没听过,大家对这笔钱都很有意见。

  杨庆雨是物流货站中最早缴费的一批,他按米各庄镇政府的要求打了1万元到秦俭的账户上。虽然政府再没找过他的麻烦,可也没有人对他缴的1万元给出说法。现如今,他最想知道的就是,他这1万元到底打给谁了?这位秦俭到底是什么人?记者带着信用社的汇款证明来到了米各庄镇政府,找到了相关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秦俭是乡财政所的所长。

  税收是国家和地方政府财政的主要来源,税费按规定只能缴到税务部门,或每个月定期从银行转账,无论如何也不允许打入私人账户。那么米各庄镇政府为什么让商户们把钱汇到私人账户呢?这个综合治税办公室又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在河间市政府的官方网站上看到,米各庄镇开展的综合治税工作源于2013年度河间市下达的追缴税款任务,对米各庄辖区内的保温、汽配、物流等行业进行综合治税。按说整治偷税漏税应该公开透明,合理合法,那么这次整治偷税漏税的行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让人不理解的地方呢?

  河间收税就是一个字—“乱”。到税务所交税得冒名顶替;乡政府代收,还能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有些税钱还交到了个人帐户上。难怪老百姓会问,这到底收的是什么税,依据的又是什么法?其实,国家税务总局针对下半年税收工作早就明确提出过要求:完成任务必须依法;针对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必须落实;收过头税“害人害己害长远”,坚决不能允许。而河间这种乱收税的作法显然与国家规定不同,应该有人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