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不想交45元停车费 女司机拖死收费员

2013年12月12日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就因为40元停车费,29岁女司机杨雪鸥与停车管理员丁某发生争执,强行驾车将其拖死。得知情况后,其父杨松柟开车将女儿送往外地躲避抓捕。检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和窝藏罪对杨雪鸥父女俩提起公诉,今天此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被告人:知道开得很快 知道他会摔倒

  杨雪鸥如果不是穿着号服站在法庭上,戴着黑框眼镜的她完全像是一个大学女生。法庭上,杨雪鸥一直面无表情,只是同为被告的父亲被带出法庭时,她才扭过头来目送父亲离开。

  杨雪鸥在法庭上陈述说:“1月27日晚上7点多,我和朋友去西单大悦城逛街,把车停在了街边。逛完街回来上车是晚上9点多钟,过来一个停车收费员,从雨刷器上拿了纸条,要收我40元。我说以前在这里停过,没收过这么多钱,我说给你10块钱,不要票了。随后我启动了车,给了他10块钱,摇上了车玻璃。接着我调转车头准备走,但他一直拽着我的车门,一直敲玻璃。我停了一下,他往后退了一下。我看他也没说话,就开车走了。”

  几秒钟后,杨雪鸥听到“咚”的一声响。车上的女伴问杨雪鸥“那人会不会有事?”杨雪鸥说“没事”,接着她径直把女伴送回了家。然后她找到父亲杨松柟,说了这件事,父亲问她到底撞没撞人,杨雪鸥说可能撞人了。“我有点儿害怕,就决定去辽宁。”杨雪鸥的男友在辽宁葫芦岛市,两人当时快结婚了。当晚,杨雪鸥和杨松柟轮流开车去了辽宁。

  “你开车离开案发现场时速度快吗?”公诉人问杨雪鸥。“比平时快,因为我不想和他纠缠,想赶紧走。”杨雪鸥回答。“你当时从后视镜观察了现场情况吗?”“没有。”杨雪鸥说,这辆黑色牧马人越野车是案发前杨雪鸥男友花45万买的,“刚买了5天,我还不习惯。”“那你的车窗有没有夹住被害人的衣服?”公诉人问。“没有。”“你知不知道你开得很快,他拽着你车门,会发生什么?”“会摔倒吧。”杨雪鸥答道。

  案发当晚,得知女儿闯祸,杨松柟决定带女儿出去躲躲。“如果当时我知道后果这么严重,我会带着女儿去公安机关说明情况。”杨松柟在法庭上说。女儿3岁时,杨松柟与妻子离婚,他一直觉得亏欠女儿,所以对女儿百依百顺。

  杨松柟返京后去交通队打听事情进展时,被警方带走调查。

  受害人家属:

  让我和孩子怎么办

  “你个杀人凶手,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啊!”当杨雪鸥被带上法庭时,遇害收费员的妻子和女儿立时从原告席上站起,手指杨雪鸥,声泪俱下地控诉。

  开庭前,记者见到了遇害收费员的姐夫白先生,他说丁某一家来自湖北孝感,其妻也在西单地区做停车管理员。丁某有一对儿女,大女儿在外打工,儿子今年高中毕业,为了给儿子存学费,丁某没日没夜地工作。

  这次审判,受害人一方提出向杨雪鸥索赔87万余元。白先生说,自事发后,被告人一方一直没有和他们联系,更没有登门道歉、赔偿。白先生也是停车公司的,还是个主管。他说小舅子丁某在西单的这个路侧停车场干了半年,没想到遇上这样的事。西单是一类停车地区,这个停车场的3个收费员每人每月要上交公司2.7万元,而每个收费员每月能收费3万元左右,这样每人每月能挣个几千块钱,如果收不上停车费,他们收入会很低,淡季的时候还会搭钱进去。白先生说,北京市停车费大幅提高后,驾车逃单的有10%。

  今天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