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广州军区部队训练场打假 作弊旅长曾被就地免职

2013年12月13日来源:解放军报编辑:贾海林我有话说

  新闻视点

  训练开虚花,打仗尝苦果。今天训练场弄虚作假,等同于明天战场投敌变节。谁敢造假,就该打掉谁的饭碗。

  “假把式”往往披着漂亮的外衣,一眼能看穿的“过街老鼠”好打,而身在假中不知假,其实比故意造假更可怕。

  “当和平兵”是训练场上虚假作风滋生的温床。举起从严治考的“手术刀”,才能倒逼出贴近实战的训风演风。

  今天训练场弄虚作假,等同于明天战场投敌变节。打赢先打假,关键是要有“刮骨疗毒”的狠劲—

  谁敢造假,就打掉谁的饭碗

  “打赢先打假!”

  2013年三军演兵场的打假重拳,其震撼力前所未有。

  两位旅长的选择,至今发人深省—

  今年6月,广州军区某装甲旅全体机关干部接受集团军抽考,5公里武装越野成绩普遍好于平时。大家拍手相庆,然而,理应高兴的旅长肖兵,心头却浮起问号:成绩提高是突然跃进,还是另有蹊跷?

  对旅里训练质量知根知底的他,亲自丈量考核路线,结果发现:实际路程只有4850米,比标准少了150米。

  有人打圆场:150米而已,不算什么。有人好心劝:上级没发现,家丑何必外扬?

  然而,肖兵却不为所动,敲开了考核组的房门,向上级坦承实情,要求重考。事后,耍小聪明的作训参谋受到处分,被调离机关。

  “刀口向内”的勇气源于啥?肖旅长想起一件事—

  前年10月,某防空旅在年终军事训练考核中作弊。广州军区党委和某集团军党委二话没说,联合开刀:6名干部挨处分,旅长就地免职!

  这是令人警醒的一“刀”,让全区官兵至今凛然难忘。

  “今天训练场弄虚作假,等同于明天战场投敌变节!”旧事重提,一位军区首长的话依然斩钉截铁,“谁敢造假,就打掉谁的饭碗!”

  训练开虚花,打仗就要尝苦果。海军某潜艇支队政委卢永华道出了许多一线指挥员心中的思考:一旦因为弄虚作假打了败仗,由此产生的后果对我军乃至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使命重如山,对演训场上的弄虚作假现象绝不能姑息迁就!

  “有些弄虚作假行为,不用上战场就会产生恶果,平时出海训练就能要你的命。”多次带领潜艇远航的支队长张生军,最容不得训练场上的虚假之风,支队组织全训考核,他们一次就“刷掉”了3名艇长。

  心中有杆秤,头顶有把剑!踏访今日三军部队训练场,各级党委、部队对训练弄虚作假痛下杀手、毫不含糊—

  全军特种兵大比武海上课目在南海某海域摆擂台,某参赛队在潜水区域的海底悄悄做了点手脚,用以指引方向,被当场发现。

  小小参赛队,背后大单位,面子照顾不照顾?大赛组委会不留情面,当场宣判:比赛成绩为“零”、取消参赛资格!

  一场大型演练中,某部悄悄增大目标上的反射面积。雷达搜索目标如同拿起了“放大镜”,异常灵敏。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导演部的眼睛更灵敏。一纸通报下来,该部主官双双调离。

  “没有这股劲儿,训练打假就会缺乏执行力!”南海舰队某基地副司令员贾晓光语气坚决:响雷不能只听响,落地砸坑,才能打出练为战的“硬功夫”!

  有的“假把式”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招摇过市,骑着高头大马,戴着“大红花”—

  铁腕打假,最怕身在假中不知假

  曾经,这是某防空旅颇为得意的“招牌动作”—

  “卫星将要过顶!”一声令下,雷达收起,装备穿上伪装网,千人百车,数分钟内就隐蔽疏散进莽莽丛林……

  然而,这种苦练千百遍的应对方案,今年却被导演部贴上“封条”:“敌人”的卫星过顶有其固定路线、时间,情报数据提前就要掌握,规避方法提前就要筹划,飞到头顶才“抱佛脚”的招法岂不是自欺欺人?这种动作练得越熟练,越是“假把式”。

  “假把式”不一定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有的“假把式”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招摇过市,骑着高头大马,戴着“大红花”。说起这些现象,南海舰队某防空旅旅长赵顶峰见地犀利:“铁腕打假,最怕身在假中不知假!”

  某机步团一营一连今年参加防核生化考核,全连百米冲刺通过染毒地域,速度为全团之冠。

  放在过去,该连肯定要披红戴花上台领奖。但这一次,成绩被判为“零”。

  考核评语一针见血:“防毒面具过滤毒气、提供氧气的量有限,行进速度过快时无法满足呼吸需要,真正的染毒战场,百米冲刺意味着会因缺氧而昏倒!”

  都说“兵贵神速”,然而,一直把“快”作为练兵法则的连队,为啥恰恰败在“快”字上?脱离战场实际的“快”,其实是比“慢”更可怕的“假把式”!

  一切不符合实战要求的都是形式主义—

  降低难度,打擦边球。有的单位400米障碍场,“矮桩网”不挂铁丝而是绷上橡皮筋;夜训课目要么利用傍晚时分、要么利用月圆之夜展开。

  一厢情愿,蠢化敌人。有的部队自己的战法创新层出不穷,演习“敌情想定”中却假设对手多年只会一招;某团连续6年参加演习,每次都进攻同一座高地,似乎敌人永远“傻乎乎”驻守这个山头。

  掩耳盗铃,欺敌不成。有的部队演习机动途中,将车辆伪装成货柜车、运输车,躲避光学侦察有一定效果,但能躲过对手多手段立体侦察吗?

  画蛇添足,反遭其祸。某舟桥团架设浮桥,为防“敌”精确打击,采取烟幕遮障,非但伪装不成,浓重的黄雾反为“敌”指示了目标……

  面对迷人眼球的“虚花”,其实只要我们坚持用实战的尺子卡一卡,用战场的“X光”照一照,一切“假把式”“虚招数”都无法“遁形”。

  有什么样的考官,就有什么样的“考生”。要真正端正考风,各级考官必须挺直腰杆—

  拿起从严治考的“手术刀”

  实战化训练考评有多难?

  南海舰队航空兵某师师长吴克文坦言:过去,飞行员驾机上天,飞多少个动作、飞到怎样的难度系数,朗朗长空,无从监督和评判。

  如今,该师引进“飞行训练管理和考评系统”:飞行员空中动作数据实时传回地面。输入飞行参数,系统自动生成三维动画,战机空中姿态一目了然……

  “实战化训练考评有多难?说到底难在人心上。”吴师长回忆说,一项治训难题被一套考评系统轻松解决,好处人人都明白,然而推行这套系统,却费了一番周折。

  为啥?和平日久,一部分官兵总觉得:任期内打不起来,打起来也轮不上……何苦自己为难自己,训练过得去就行。

  “啥叫过得去?敌人会让你过得去吗?”吴克文一语破的。

  这种“当和平兵”的思想误区,正是训练场上“虚花”盛开的渊薮。如何破除?答案并不复杂:既然缺乏“实战”的洗礼,那就用实战化的考评体系倒逼出练为战的训风演风考风—

  年终这场大考,陆航飞行员感到压力陡增:“战场”高地,不再用“石灰数字”标示。目标真假自己判断,打击距离临机测定。

  导演部明言:未来战场,总不能指望敌人给你“指示”目标吧?

  年终这场大考,海军丹东舰一进演习区域,大吃一惊:“敌”军舰竟然和商船、渔船混杂在一起,雷达识别难上加难。

  导演部反问:未来海战,不可能先清场再开战吧?

  “拿起从严治考的‘手术刀’,各级考官必须挺直腰杆!”某训练基地司令员宁应求回忆起一件难忘往事:

  那一年,持续多年荣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的某步兵师,在实兵演习中,成绩判定为良好,痛失优秀。

  不甘面对“丢了牌子”的残酷现实,师里请出一位退休的老首长说情,意欲“修正”成绩,遭到拒绝后,他们又登门交涉。

  然而,当600余张信息采集表、上万条考评信息逐一输入“演习评估系统”,不徇私情的“电脑判官”依然裁定该师成绩为“良好”。

  年底,该师“军事训练一级单位”的牌匾被无情摘下。

  正是这一记“杀威棒”,彻底惊醒了该师官兵。他们知耻后勇,在实战化训练场上,重新焕发虎狼之气。

  不过,今日回想起种种压力,宁应求依然若有所思:“训练打假,谁来给‘铁面包公’撑腰?除了心头的使命信念,也许,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