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揭秘全国首个婴儿安全岛:很多弃婴是重症患儿

2013年12月17日来源:郑州晚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石家庄社会福利院

  这应是世界上最小的“岛屿”,几平方米的面积,一眼望去尽收眼底:一张婴儿床、一个保温箱,一台冷暖式空调。清新明亮的碎花外饰,在阳光下显得温馨宁静。而到了夜晚,这里却不定期地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的伤情故事。

  此前不久,民政部要求各地根据实际试点“婴儿安全岛”,作为全国首个“安全岛”的创办者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婴儿安全岛”也再次被推向舆论风暴的中心,一场“纵容遗弃还是人性关怀”的讨论重新被点燃。

  “改变不了社会遗弃婴儿的行为,但我们可以想方设法改变婴儿被遗弃的后果。”石家庄社会福利院院长韩金红回应说。(郑州晚报记者 王战龙)

  石家庄报道

  从2.5平方米到8平方米

  第一代“安全岛”已经退役,取而代之的是一座8平方米的新“岛屿”(如上图),除了疆土扩大,这里还增加了冷暖式空调和红外线感应报警器。

  只要推开门,红外线感应报警器就被触动,四五米外的门卫室铃声响起,等到门卫值班人员赶了出来,“岛”上便会增加一个新成员。他们或在襁褓中甜蜜入梦,或“哇哇哇”地大哭,包裹内,奶瓶、尿不湿,一张寥寥数语简介病情或出生年月日的纸条。

  “最早的只有2.5平方米。”秦波,福利院业务科工作人员,指着院内屋檐下保存的第一代“安全岛”说,2011年6月1日,作为全国首家的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婴儿安全岛落成投入使用。

  和其他城市情况类似,医院、公园、社会福利院周边是婴儿被遗弃的高发地段。此前,每月有10个左右的孩子被遗弃在石家庄社会福利院附近的马路边、草丛中,甚至厕所内,因不能及时被发现,无法得到有效救治而夭折。

  “很多孩子被发现时不是冻伤、热着,就是被蚂蚁、蚊虫叮咬,存在不同程度的外伤。”秦波皱着眉头回忆说。

  在“婴儿安全岛建立之前”,院长韩金红曾试图联系到弃婴父母,游说其将孩子带回家,他善意地猜测,“也许父母只是一时糊涂”。

  几年前,韩金红起初曾“成功”说服一弃婴的父母,他们来自农村,孩子生病需要花费3万元,可家里砸锅卖铁只能凑到8000元。他们带走了孩子,但到了晚上,又悄悄地将孩子放在了福利院门口。

  “既然无法阻止弃婴的发生,那么,与其把孩子遗弃在难以被人发现的角落,我们为啥不设置一个专门的设施来保护他们?”韩金红认为,安全岛弥补了婴儿被弃和入院这段接收程序链条上的薄弱环节。

  弃婴进入安全岛后,死亡率明显降低

  最初的安全岛并没有红外线报警装备,安全岛的巡视由门卫兼任,“每两个小时巡查一次”。

  石同桃,小岛接收的第21个弃婴。在一个阴冷的早晨,门卫安玉红发现了这个皮肤雪白的女婴,她怀里还揣着张红色小纸条,写着“2011年1月20日10点出生”,刚满10个月。

  “其实,(安全岛)启用后没几天,就有孩子被送来。”秦波说。

  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始建于1917年,安全岛的推出,让这个河北省会城市的福利院成为“众矢之的”。

  “全国第一家,那个压力你都没法想象。”秦波说,当时,争议的核心依然是,“人性关怀还是纵容遗弃”。

  有人认为,弃婴是违法行为,设置专门接收弃婴的设施,“鼓励了不负责任的人做不负责任的事”,会变相纵容弃婴行为,甚至可能导致弃婴数量的增加。

  事实上,“婴儿安全岛”并没有像舆论预想的那样引发弃婴激增。

  公开的部分数据显示,2011年6月至年底,婴儿安全岛接收婴儿24名,而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在全市范围内接收的弃婴是75个,低于2010年同期的83个和2009年同期的105个。

  现在石家庄社会福利院接收的弃婴每个月10名左右,和以前并没有大的出入。相反,“以往遗弃在福利院附近的婴儿入院后存活率约三分之一,弃婴进入安全岛后,死亡率明显降低。”秦波说。

  能够被大家看到的

  只是相对健康孩子的一小部分

  采访那天,石家庄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天空湛蓝,阳光透彻,福利院康复区内,四个孩子在保育员的带领下玩着游戏。

  一小女孩举着杯子,向着刺透窗户的阳光,瞪着漆黑透亮的眼珠特认真地咕哝了一句,“叔叔……”杯子的水里泡着几块不规则的橡皮泥——她亲手调制的“奶茶”。

  看到记者,几个小孩拉着记者的衣角,咕咕哝哝地想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根本没有一句完整清晰的句子。

  他们个头不高,看着像三四岁,如果不是保育员的提醒,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已经是过了5周岁将近6岁的孩子。

  秦波说,这算是福利院状况比较好的孩子,因身患疾病,相比同龄小孩,福利院的孩子大都身体发育迟缓,智力上也有明显差异。

  大多数人对于弃婴的认识来源于电视或者报纸,镜头下,他们渴求温暖的眼神让人不忍直视。

  在秦波看来,能够被大家看到的,只是福利院相对健康的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是“重症患儿,身体患有严重疾病并伴有并发症”,很多都是父母家人在专业儿童医院无法治愈而被抛弃的。

  秦波,上班10年,毕业后即入福利院工作,他说,弃婴中像“兔唇”这样的轻微病症患儿不多见,“许多弃婴坐在轮椅上,全部依靠阿姨们照顾”。

  安全岛红外线报警器响起的时候一般在深夜或者凌晨,铃声划破漫漫长夜,等门卫室值班人员出来时,门口的路上已是一片沉寂。

  “决心扔掉小孩,他们应该是白天踩过点的,不想被发现。”秦波说,即便有可能追上劝说他们带走孩子,“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把孩子扔到另一个地方呢?”

  在福利院门口这条并不宽阔的马路上,一侧是破落的厂房,或许那些扔掉孩子的父母,曾躲在夜色的墙角,偷偷地远望着自己“宝宝”就此骨肉分离,沉默,纠结,落泪。

  壮大“安全岛”并非易事

  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并不好找,即便是被称为“城市活地图”的出租司机,也皱着眉头思量了许久,冒出了一句,“好像是那儿,咱走着看吧”。

  沿着槐安西路过西二环,途经一条诗情画意的小路时光街,从西侧一条并不起眼的小胡同进去,行数百米后又一岔路口,角落的牌子标识着右拐箭头和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字样。

  路的尽头便是福利院,“婴儿安全岛”则位于福利院门口。自安全岛投入使用以来,共接收弃婴181名。但,作为首创者的石家庄,现在也仅有这么一座。

  “媒体不应该神化安全岛的作用。”秦波坦言,安全岛的意义在于变以前的被动接收到现在的主动接收。现在的安全岛也只是缓解了福利院周边区域的弃婴问题,“收治的弃婴大概占到整个福利院收养弃婴的三分之一”。

  石家庄社会福利院也曾设想在医院、车站、警务室等其他弃婴高发地段多设几个“婴儿安全岛”,但24小时人员值班以及场地设立都非福利院一家之力能解决。

  仅福利院的接收流程就可管窥一斑:发现弃婴后,工作人员首先要报警,确定婴儿身份,业务科根据婴儿身体情况安排转入医院治疗或直接入福利院,接受专职医护人员的检查诊疗,之后进入隔离室观察治疗。

  秦波说,接收弃婴过程不仅是福利院的事,还涉及到民政局、公安局、卫生局、财政局,甚至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等多部门的通力协作。

  “建立一个以民政部门牵头的,公安、城管、财政、卫生、社保、规划等多个部门配合并参与、各负其责的模式,形成统一的没有缝隙的‘孤残儿童保障链’是非常必要的。”韩金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谏言。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婴儿的生命都应该得到呵护。”背着冬日阳光,婴儿安全岛门口的警示语清晰温暖。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