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打工司机造1400箱50年假茅台一夜暴富 层层抵押骗贷2个亿

2013年12月26日来源:新华网编辑:黄丽娟我有话说

        今年5月,杭州上城经侦大队民警顾联华到某银行调查一起骗贷案。走进银行,老顾瞥见了一瓶五十年53度“飞天”贵州茅台酒。

  他随口一说:“50年陈,那这瓶茅台现在可贵了。”一旁,银行工作人员也是一笑:“对啊,这还是三年前有人来冲抵贷款的,我们仓库里还有50箱哩!”

  “啊?50箱?这么高档的酒,有这么多吗?”职业嗅觉灵敏的顾警官纳闷了。

   就是这么一个非常偶然的质疑,牵出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近年来全国案值最大的假茅台案件。

   这起案件,命名为“5·21”特大系列销售假酒案,涉案价值高达2亿元之巨!

   经过长达半年的侦查审理,到目前,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均已到案,且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而最让人惊叹的——这批假茅台在犯罪嫌疑人手里几经翻云覆雨,不是进入市场倒卖,而是通过抵押等手段向银行套现。

   昨天上午,在案情基本厘清的时刻,上城经侦大队通报案情,以为警示。

   每瓶28500元的50箱假茅台

   被层层抵押套现或抵债

   老顾的质疑迅速引起了上城公安分局、杭州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第一时间,经侦与刑侦部门组成的专案组成立。他们的第一个行动是请来了贵州茅台酒厂知识产权部的工作人员。

   一查,这50箱茅台酒都是假的!

   追查开始了,这根链条很长——

   2010年,浙江恒基贸易有限公司将195箱50年53度“飞天”贵州茅台酒(每瓶折价28500元,每箱6瓶)作为质押,向杭州某银行申请贷款3000万元,并由杭州某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提供担保。

   最终,这笔贷款逾期未还,担保方代偿了这笔贷款,这家银行就将这批茅台酒平移给了担保方。

   然后,担保方实际掌控人徐某某,将其中的50箱酒提交给老顾去的这家银行,用以冲抵浙江某物流公司逾期未还的部分贷款。

   查到这里,专案组需要马上找到的自然是这一链条的最上家:浙江恒基贸易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姓尤,他是台州人,现年49岁。补叙一下,长期以来,这位尤总就是做酒生意的,也算是行业内的大佬,他的公司拥有五粮液以及国外一些葡萄酒在华东地区的正规销售代理权。

  顾警官说,尤鼎盛时期资产少说就有一个亿。不过,最近一段他涉足房地产投资却套牢了,正焦头烂额。他在钱江新城还有房产。当民警找到他,说明来意,正为房产生意苦恼的尤总非常惊愕:三年多前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掘了这么一笔“大买卖”,到底还是东窗事发了!

      打工司机造出1400箱假茅台

    一夜暴富买保时捷买高档房

  尘封的大案就这么一点点被揭开。

  2010年,正是茅台酒处于高价位的时刻。

  做酒生意多年的尤总觉得,这个时候弄批仿真度较高的假货去贷款或抵押,一定有利可图。他找到了生意伙伴安徽人张某。

  张某找到了贵州怀仁籍的卢某某。当时,44岁的卢某某还在河南郑州给老板开货车。不过,张某看中的是他的籍贯——怀仁,此乃茅台酒的原产地。

  卢司机颠颠地赶回了老家,凭着人脉,迅速就假造了1400余箱50年53度“飞天”贵州茅台酒。

  按照市场价,这种酒要2万元左右一瓶,而卢司机假造一瓶,也就300元左右的成本。

  卢司机夫妻俩以9000-11000元每箱(6瓶)的价格,将这1400余箱假茅台分多次卖给张某,销售额达1400余万元。

  张某呢?他以18000元每箱的价格,分多次尽数转卖给了尤总,销售额就翻到了2500余万元。

  尤总就更过分了。他以142800-200000元每箱的价格,将这批酒以质押或抵押物形式,向杭州多家银行、单位和个人申请贷款、借款或冲抵债务,涉案金额竟然高达2亿元之巨!

  假酒入库的时候,是以尤总负责的浙江恒基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登记的。自然,这家本就是做酒生意的公司,谁会起疑呢?

  截至目前,专案组在滨江、下沙、余杭、富阳等地查扣了其中357箱(少2瓶)假酒。

  类似案件,这三人就做了这么一票。就这一票,卢司机和老婆一夜暴富,他买了辆保时捷卡宴车,还在郑州黄金地段买了一套140多平方米的房子。另外,他还经营起了自己的贸易公司。

  白酒抵押

  银行怎么就轻易办出贷款

  这么多数量50年陈的茅台酒,银行难道就没有怀疑过真假?专案组表示,这家存有50箱假酒的银行目前已经开展自查,同时警方也将继续追查相关责任。挖源头和追流向,这两方面的侦查并没有随着4名犯罪嫌疑人移诉而结束。

  这里有个大问题,这多家银行对于尤总如此行为就一点没警觉吗?单凭白酒,怎么就能充当抵押物贷出那么多钱来呢?

  有银行业内人士表示,问题的根子在于目前银行业竞争非常激烈,对于尤总这样的大佬级人士名下的贷款业务,都想拿下。在如此背景之下,拿到这笔业务的信贷员,对于企业贷款之后资金用途的审核和抵押质押物的真假辨别就放松了,甚至会放纵。

  一般来说,银行对于贸易公司这一类名下固定资产较少的企业,为了帮助他们融资,自然也为了拿下业务,如茅台酒这样的物资抵押质押抵债的情况不在少数。

  不过,任何银行在进行抵押质押之前,查验相关企业的经营许可和抵押物相关交易的发票,那是必不可少的两个步骤。

  卢、张和尤这三个层级,主要就是在发票上做了文章。自2005年以来,增值税专用发票因其可抵扣税款功能在全国税务部门已实现联网比对审查,但非增值税专用的其它普通发票,因全国各地未联网而造成省外普通发票的真实性难以核查。

  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从上海、贵州等地虚开假酒的销售发票,甚至还伪造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的酒类销售发票(票面价与市场价基本接近),然后出示给了相关银行、单位和个人。银行就是根据这类票面金额确定抵押质押物的价值,由此同意贷款抵押。往往要等到贷款逾期或处置抵押质押物时,请专业人士估价,才知道是假酒。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