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多地豪华楼堂馆所仍在建 穿“创业大厦”马甲

2013年12月08日来源:新华网编辑:唐彩红我有话说

原标题:多地豪华楼堂馆所仍在建 穿“创业大厦”马甲

  “××创业大厦”、“××发展中心”、“××商务大厦”……尽管中央三令五申不准违规建楼堂馆所,一些地方却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巧立名目修建各类楼堂馆所,甚至建豪华办公楼,在基层干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

  楼堂馆所变身“创业大厦”、“研发中心”

  在西部某市,为了解决旧城区扩张面临的土地瓶颈,几年前启动大规模新区建设,不少房地产开发商闻风而动,新区楼盘如雨后春笋般拔起。一段开发热潮之后,开发商发现,之前政府许诺的市政府办公大楼却迟迟没有搬迁过来。

  然而很快,开发商的担忧就烟消云散。群众发现,在新区一栋名为“××创业大厦”的大楼拔地而起。据当地一名干部透露,“创业大厦”完工后就是政府的办公楼,而旧的政府办公楼将置换给企业重新开发。

  同样是西部某城市,投资2亿多元的“商务大厦”建成后,市政府低调搬入,且搬入后没有挂牌。半月谈记者了解到,这栋“商务大厦”由该市的一家国有控股公司建设,市政府是以租代建。

  在中部某县,位于县城新区的4.5万平方米的县委、县政府综合办公大楼已经使用数年,但对外名义是租赁当地一家企业的研发中心大楼。该县一名干部告诉记者,之所以租用,是因为一方面县委、县政府旧的办公楼已成危楼,另一方面按照市里建设城乡一体化推进区的要求,客观上需要在新区办公。考虑到当地这家企业正好在新区建设了研发中心大楼,尚未投入使用,于是政府就与其签订了租赁协议。

  记者在这份租赁合同上看到,县政府与这家企业签订了为期5年的租赁合同,大楼使用面积为4.5万平方米,每年租金为696万元,加上每年的水电物业等,粗略估算,一年支出逾千万元。这对一个年财政收入4亿元左右的“吃饭财政县”而言,算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现在不少地方都有新建楼堂馆所的冲动,一方面随着政府机构的扩张,一些地方政府的办公场所确实面临捉襟见肘的局面,另一方面,以政府搬迁拉动新区发展是更为重要的考量因素。”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说。

  一位县级市的副市长坦承:“在我国,地方政府有着巨大的资源配置能力,一些房地产商决定是否在新区投资时,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就是政府机构是否搬迁过去。现在不少地方政府都是土地财政,因此一些地方变相建楼堂馆所不能简单理解为追求面子工程,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利益驱动。”

  楼堂馆所穿“马甲”,变相建设花样繁多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除了通过“创业大厦”、“研发中心”等方式违规新建楼堂馆所外,一些地方政府变相建设穿“马甲”,可谓花样繁多。

  一是办公大楼穿上“××综合楼”、“××政务中心”、“××发展大厦”的“马甲”。记者调研发现,这种以综合服务大楼、审批中心、调度中心等业务用房名义建设办公大楼的,实际上是打政策的擦边球,企图以偷换概念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觉地建设办公大楼。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说,他在基层调查发现,为了兴建豪华办公楼,一些地方想方设法绕开上级政府审批,通常以科研楼、培训中心、老干部活动中心等名义新建大楼,实际上都成为当地党委、政府的办公楼。

  二是假借纪念馆、博物馆等形式修建豪华办公楼。陕西省某乡镇曾是徐海东率领的红二十五军与刘志丹等率领的西北红军主力会师的地方。为了纪念会师,2010年县里启动“会师广场”项目,然而2012年8月工程建成后,原本没有列入建设项目的镇办公楼却赫然出现。

  几年前,某沿海城市建设了面积达数万平方米的博物馆、图书馆、文化艺术中心办公楼群。近期记者采访发现,该市党委、政府相关机构却设在里面。“这就是我们新的市委、市政府大楼,老百姓都知道。”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三是暗中超标准建设。中部某省的一个省级综合改革发展建设试点镇,在2008年经批复同意建设新的办公大楼。记者了解到,这个新办公大楼的确得到了上级发改委的批复,理由是原办公用房已成危房,但批复到手,当地在建设中投资规模、建设面积却大幅超标,引来群众一片质疑声。

  记者在现场看到,办公楼九层高,七层以下是办公场所,八到九层是寝办合一的干部休息室,整幢楼设有三部电梯。镇政府相关负责人承认,整体而言,建筑面积确实存在超标现象,而三楼以上的办公室面积也不同程度超出了国家标准。

  根治楼堂馆所滥建现象须强化监督

  今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介绍,从1998年至今的15年间,中央出台了多个文件,已经封堵了豪华办公楼的资金来源、审批通道,固定了建设标准。“在这种情况下,不少超标豪华办公楼仍能‘过关斩将’,值得反思。”

  这些变相建设的豪华办公楼,虽然采取了种种看似隐蔽的手段,实际上在当地群众、干部心中都是公开的“秘密”。它们之所以能一路绿灯,关键是事前审批和事后监督缺位,或者没有得到严格执行,一些上级部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是一个地方政府的“大事”。

  广西社科院研究员罗国安分析,畸形政绩观是导致楼堂馆所奢侈化的根源,应发挥人大对兴建政府办公楼的监督作用。政府机关建办公楼,用的是公共财政资金,建多大、花多少钱都应该向人大汇报,接受群众监督。

  “完善财政预算制度,对于杜绝豪华办公楼现象十分关键。现在一些县市的财政支出分预算内和预算外,一旦预算外的支出成为监管盲区,就为豪华办公楼的建设提供了资金支持。”罗国安说。

  夏学銮表示,严控楼堂馆所建设,一定要细化建设标准,并严格执行。相关部门要切实发挥监督作用,把监督关口前移,主动介入地方楼堂馆所的立项、审批、建设和使用,从根本上杜绝豪华办公楼乱摊乱建现象。(记者 王勉 王军伟 梁鹏)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