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国威胁论”2.0版本:黑客攻击议题是如何诞生的?

2013年03月28日来源: 新华国际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从上个月开始并持续至今,美国奥巴马政府联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商业媒体以及曼迪昂特网络安全公司,共同推出了2.0版本的中国威胁论,将关注的重心转到了虚拟空间,全面升级了中美之间的旧有分歧,污蔑中国政府有意对美国展开黑客袭击,宣称中国威胁西方跨国公司知识产权与国家核心基础设施。

    由于互联网已经跟电网、核设施、金融体系、医院、航空等重要设施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同时黑客攻击议题属于民众无法直接感知的抽象议题,故而极其容易受到媒介和政客操弄,所以美国对中国的指控能够引起广泛的社会联想,进而有助于打造一种新奇、逆向、廉价、具有较大战略纵深的中国威胁论。不论是以前的既有版本,还是新版本,中国威胁论在本质上都是一种“威胁中国论”,经常服务于鼓吹国内部的政治需要。

    奥巴马政府以“空手套白狼”的战术,制造中国黑客攻击议题,将中国树立为假想敌,存有多个战略目标,其中之一是迎合商业媒体炒作,探索凝聚美国民心的新路径,消弭民主、共和两党在一系列议题上的尖锐对峙。其他关键原因还包括维护美国谷歌、苹果、微软、思科公司等信息经济主力军的利益以及维持美国对互联网核心资源的垄断。

    美国的政治动员通常采用参照物、假想敌模式,通过商业媒体的煽风点火,刺激本国民众的想象力。本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其第一任期内曾经非常精确地向美国公众阐释了中国是谁。2010年12月6日,奥巴马在北卡罗来纳州一所社区大学演讲时宣布美国正在经历新的“卫星时刻”。奥巴马历数中国在教育、科研、新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将这些成就比作前苏联1957年发射人类首枚人造卫星,认为正是当年的“卫星时刻”给美国敲响警钟,促使美国加大对教育和科研的投入,终于超越了前苏联,开辟了朝气蓬勃的信息产业。

    面对中国这个强大的后起之秀,奥巴马认为美国迎来了新的“卫星时刻”,呼吁民主、共和两党之间搁置分歧,像当年那样团结一致,加强对教育、科研创新和基础设施的投资。“我们在这个时刻面对的最重要的竞赛并不存在于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而是存在于美国和全世界经济竞争者之间。我们必须花时间来思考这场竞赛。” 中国话题是号召两党团结和凝聚美国民心的工具。在这方面,时任国会参议员约翰·克里(现任国务卿)跟奥巴马总统的思路完全相同:共和党人的立场纯粹是无稽之谈,我们在经济上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两年前,中国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占世界5%,今天他们占到60%。我们甚至还没有入局,却是我们五十年前在贝尔实验室发明了这项技术。世界上这个领域的十大公司没有一家是美国的。这是我们的耻辱。”

虽然中国是被用来进行政治动员的工具,但是奥巴马和克里对中国的解读比较准确,奥巴马在2011年启动“十万强计划”来推动美国学生留学中国也是顺理成章的成功决策。但是,新“卫星时刻”这个政治口号遭遇了滑铁卢,奥巴马总统没有实现想要通过这个口号达到的预期目标,既没有增进两党的团结,更没有引起美国民众的共鸣。失败的原因也很简单,美国媒体和民众需要类似“偷袭珍珠港”、“911恐怖袭击”等即刻的危险状况才能被鼓动。共和党人同属精英群体,需要民主党人让渡实质的利益,才能配合决策。因此,即便奥巴马在2011年国情咨文报告中重提“卫星时刻”,仍然没有引来商业媒体和民众的关注,而此刻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在财政、医疗等无数议题上进行的消耗战,已经危及美国的行动能力。

    成功度过2012大选年之后,2013年奥巴马第二任期刚刚开始,便签署加强网络安全的行政命令。网络安全议题的讨论节奏骤然提速,成为奥巴马第二任期的首推议题。在2月12日国情咨文报告中,奥巴马要求美国议会加强立法,重视网络安全,指责“外国及外企”偷窃美国企业信息,并破坏电网、金融体系以及航空运输。2月19日,曼迪昂特网络安全公司配合白宫发布了中国黑客攻击报告,指出位于上海浦东的解放军61398部队对黑客攻击负责。该私有公司的主管是前任五角大楼网络安全调查员曼迪昂。该报告也为美国政府的后续行动铺路搭桥,报告发布之后仅一天,美国司法部长霍德便即发布抵制网络盗窃计划,宣称2006年以来苹果、Facebook、洛克希德·马丁、可口可乐等140多家美国公司遭到黑客攻击,并且多数源自中国。3月11日,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多尼伦在纽约亚洲协会发表演讲,要求中国意识到此问题的严重性和迫切性,号召中国采取行动调查和停止黑客攻击活动,并跟美国展开直接对话,制定网络空间的行为规范。

    3月13日,奥巴马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含沙射影,暗指中国政府发动对美国基础设施展开黑客攻击,并表示民主、共和两党在此议题上立场日益接近。同日,奥巴马在白宫会见了受邀前来的13位首席执行官,具体包括埃克森美孚、美国电话电报、诺斯洛普·格鲁门、美国银行、摩根大通、美国电力、施乐、马拉松石油、霍尼韦尔、联合包裹服务、ITT Exelis、西门子、以及边境通信,各方共同讨论了对网络安全日益增加的担忧,奥巴马继续为国会施加舆论压力,要求推动网络安全立法和批准财政支持。

 奥巴马为什么在第二任期推出中国黑客攻击论?直接原因就是其在第一任期中提出卫星时刻政治口号无法召唤美国媒体和民众。在卫星时刻口号的背后,中国是作为一个客观真实的正面形象出现的,教育、高铁、太阳能等方面的成就熠熠生辉,这个参照物不符合美国媒体和公众对恶魔形象的心理需求,同时也没有给共和党人输送实质利益。到了第二个任期,奥巴马政府找到了新的动员模式:黑客攻击。跟“卫星时刻”口号相比,网络安全议题同样直接指向了中国。但是在这个议题背后的中国是一个扭曲狰狞的恶魔形象,躲在电脑的背后偷窃美国知识产权等各领域的成果,并且行将对美国核设施、电网展开袭击,因而构成了“即刻的危险”,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同时,奥巴马也向共和党人做出了妥协。美国网络部队将扩编为4000人,新增40支部队,代表安全利益的共和党人将从中得到实惠。这为网络安全在将来通过国会立法大致铺平了道路。奥巴马找到了跟共和党、商业媒体和公众的互动模式:诉诸恐惧,捏造国家和商业安全方面的威胁。

    这显然是典型的美国政治动员模式。这种沟通模式在实质上是一种剧本模式,符合好莱坞戏路。奥巴马本人已经化身为神圣的领导人,带领迷茫的美国民众应对来自“共产中国”的威胁,恰如美国电视系列剧《24小时》中男主角杰克·鲍尔的伟大形象。不过,杰克·鲍尔是挽救美国人免受核弹、生化武器的袭击,奥巴马则是要应对中国黑客的攻击。然则,美国精英阶层在这方面的技巧早已经炉火纯青,核弹和黑客袭击之间早已就被画上了等号。帕内塔领衔的国防部早就为此准备了说辞:“网络安全威胁非常严重,在后果上可以跟冷战时期的核威胁相提并论。” 观察家瑞德对这种说辞的评论一针见血:“世界上尚未有任何一次电脑攻击事件致人受伤,更不用说死亡。此类说法完全是对广岛幸存者的侮辱。五角大楼文件中的一些虚假分析让人难以入目,连劣等大学硕士论文的水准都达不到。”然而,奥巴马班底在策划中国黑客袭击这个剧本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它跟现实产生了最为残忍的碰撞:世界上唯一证实的核武器攻击(广岛)和世界上唯一证实的由政府发动的黑客攻击(“震网病毒”)都是美国做出的。

    尽管如此,霸权主义者仍然在世界上手舞足蹈,国际传播的舞台仍然信奉丛林法则,很少有人揭发皇帝的新衣。奥巴马政府的新策略仅仅是回归,并非是创新,上一个任期中他在论述“卫星时刻”时敢于较为客观地描述中国现状才属于另类之举。早在威尔逊政府时代,美国政府已经能够熟练操弄民众的恐惧。乔姆斯基指出:“威尔逊在1916年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仅仅花了半年时间,就将当时信奉和平的美国人煽动成为歇斯底里的好战分子,试图摧毁一切德国东西,恨不得马上参战,将德国人生吞活剥,以拯救世界。”使用伪造的德国暴行来进行宣传便是成功之道。伊拉克战争中,美国更是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借口,发起了军事行动。在这些挑起民众恐惧的宣传工作中,商业媒体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在2.0版本中国威胁论中,我们看到自从曼迪昂特报告发布以来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就合力奉献了150多条报道,跟之前惨淡的“卫星时刻”口号相比,黑客攻击话题显然更符合商业媒体的嗜血本性,参照国家竟然也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仍然是中国。无论奥巴马政府第二任期的政治路径在未来如何演变,其起点已经足够引人警醒。(作者:徐培喜 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