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国体育项目掌门人调整难改“官本位”

2013年03月29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在新一轮项目中心主任任免过程中,

“外行领导内行”再成普通现象——


    中国体育项目掌门人调整难改“官本位”

    颇受外界关注的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人事变动,终于在几天前有了定论。原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潘志琛取代徐利,成为中国排球运动新的“掌门人”。在排管中心主任位子上坐了16年的徐利,把困境中的中国排球交给了此前在自剑中心小有成绩的潘志琛,并希望后者能有所建树。

    曾有过辉煌历史,如今却积重难返的中国排球,能够在潘志琛手中迎来新生吗?几天来,不少媒体记者和球迷在猜测的同时,都不免会联想到潘志琛毫无排球管理经验,以及他还有3年就将退休的未来。外界的这些担忧,更包含着一层疑惑国家体育总局选拔各项目中心负责人的标准和依据到底是什么?

    在国家体育总局去年年底开始的这一轮各项目中心主任的调整过程中,像潘志琛这样以“门外汉”身份“空降”的主任并不少见,比如足管中心主任张剑和乒羽中心主任刘晓农等。同时,也有一些已在某运动项目中心工作了多年,积累了一定经验的主任被调往其他中心,最典型的,当属并不想离开足球的原足管中心主任韦迪,还有离开自剑中心的潘志琛和离开游泳中心的李桦。

    即将赴任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局长的徐利,无疑为自己撤离排管中心这个“火山口”暗自高兴。据他介绍,他早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结束后,就有离开排管中心的想法,但因为备战北京奥运会而未能实现。北京奥运会后,又因为中国女排三次易帅而再次未能如愿。伦敦奥运会后,徐利再也不想继续担任这个不断遭到球迷和媒体炮轰、整日顶着巨大压力工作的排管中心主任。至于离开排管中心后去哪里,徐利说:“作为党的干部,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据业内人士介绍,各运动项目管理中心是国家体育总局下属的正局级事业单位,因此,中心负责人的产生须遵循行政官员的选拔和任用制度。

    首先考虑的是官员的级别,其次才是官员是否具备相关运动项目的管理经验。“当然,‘外行领导内行’并不影响‘一把手’开展工作,因为‘一把手’主要管宏观的方面,而宏观管理应该是相通的。具体的业务主要还是由副手负责。” 上海体育大学体育人文社会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肖焕禹表示,“所以,就各运动项目中心的官员任命制度而言,没有什么问题。主要问题还是运动项目协会应当是社团组织,而我们现在的毛病出在行政化色彩太重,该回归社会的没有回归。”

    国家体育总局的各运动项目中心,同时又是各运动项目的协会组织,“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就成了绝大多数中国体育运动项目协会的普遍特征。

    中国足球“管办分离”的口号喊了多年,却迟迟不能实现,就是因为中国足协“两块牌子,一套人马”。

    “政府不该管的事,应该让它回到社会中去。”肖焕禹表示,“为什么不少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会出现‘外行领导内行’的现象?就是因为‘官本位’,什么官员到什么中心去任职,一个很重要的依据,是官员行政级别的匹配。”

    肖焕禹表示:“我们现在的竞技体育是国家花着纳税人的钱,办的是本应由社会力量办的事。体育应当回到学校和社会,但我们现在没有;从国外的先进经验看,竞技体育都是实行业内自治,政府只是起监管作用,而我们现在的政府又管得太多。”

    “如果中国的各个运动项目协会真正实现了社会化运作,也就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以官员任命的方式产生项目负责人。”

    在这次国家体育总局各运动项目中心的官员调整过程中,外界关注度最高的,当属足管中心主任张剑和排管中心主任潘志琛。两个大球项目现在都处在舆论的狂涛之上,尽管两位新主任均没有足球或排球的管理经验,但张剑的法律工作背景和在日本考察学习的经历,以及潘志琛的高学历和在自剑中心的工作成绩,依然让外界对这两个项目走出困境充满期待。但仅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运动项目的面貌吗?

    中国各运动项目管理中心的“官本位”制度,决定了这些运动项目仍停留在“人治”的阶段,而这个“人治”又以短期的竞技成绩为根本目标,结果,导致很多运动项目群众基础薄弱,且长期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在肖焕禹看来,社会化的体育运动项目只有建立在好的制度的基础上,才能真正实现良性发展,而这样的体育制度,目前在中国还没有建立。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