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广东药企被曝用山银花枝叶制假药 董事长称不知情

2013年04月01日来源: 中央电视台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一、

  3月26日《经济半小时》播出了记者调查《山银花变脸》,节目反映了湖南隆回小沙江镇村民用工业硫磺熏制山银花。 这些原料进入到广东宝山堂等药企用来制药。报道受到各方的高度关注。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3月26日报道。

  湖南省隆回县的小沙江镇是山银花的主要产地之一,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种植山银花,年产量近7000吨。在小沙江镇的一条主要街道上,布满了经营山银花的药材铺。但是, 这位经销商告诉记者, 为了不让山银花在存放过程中发霉变质,种植户们要反复用硫磺熏蒸。在小沙江镇上,一位多年从事硫磺销售的经营人员告诉记者,在这里熏蒸山银花使用的硫磺都是工业硫磺。硫磺销售人员说:“他们需要就买。它这上面标的是食用硫磺,但是我们这个都是工业,这个不是食用的。那食用的硫磺是添在那个食品添加剂,做食品添加剂用的吧。”

  早在2004年,国家药监局关于对中药材采用硫磺熏蒸问题的批复中,明确规定对于在市场流通领域的部分中药材和中药饮片(山药除外),通过采用硫磺熏蒸或浸泡达到外观漂白的行为,应按违反《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进行查处。 尽管法规有这样的明确规定,但是, 全国各主要药材批发市场和制药企业都会来这里采购山银花。 在小沙江镇, 种植户还将山银花和枝叶一块用工业硫磺熏, 山银花的枝叶被当地人称为杂质。这几年山银花的枝叶也成了一些制药企业的抢手货。随后,记者在广东省揭阳市宝山堂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车间拍摄到,他们用山银花枝叶代替花蕾,提取加工成银翘干膏。

  二、

  我们看到,无论是硫磺熏蒸,还是用枝干代替花蕾入药,都违反了相关的法规。事件被曝光后,这些做法有没有受到处理?问题产品又流向了全国哪些地方。我们栏目兵分两路赶往了事发地,先来看一看记者王星灿在湖南隆回小沙江镇的追踪报道。

  3月26日晚《山银花变脸》播出后,隆回县政府在第二天发布了《关于暂停全县金银花交易的通告》,决定全县范围内未经相关关部门检验检测合格的各生产加工销售金银花的农户、个体工商户、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及相关公司及其产品的交易活动全部暂时停止。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赶赴隆回监督执法,邵阳市食品药品监督局工作人员也赶赴小沙江镇,对山银花市场和农户进行抽查,现场检验。在围观的人群中,记者发现了一位商贩,巧的是,在3月26日白天,节目还没有播出前,记者曾经在他店铺里了解过山银花产品的情况,这位姓伍的商户从自己的商铺里取出三种不同价位的山银花样品。正是他在头一天向记者介绍了硫磺熏蒸的山银花产品,但是现在他的说法与之前截然不同。随后,记者跟随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工作人员来到他家的商铺。直到当天抽查结束,这位伍姓商户再也没有露过面

  何科能告诉记者,山银花只有在进入了执有食品药品销售或生产资质的企业之后才属于他们的监管范围,因此,严格说来,在农户家中和小沙江镇上的山银花都还只属于农产品,不在他们的监管范围之内,即便检查结果显示不合格,他们也没有执法权。因此,在3月28日,隆回县组织了药监、工商、质监、农业、特色产业办和人大等十个部门赶赴小沙江镇开展金银花质量安全检查。

  黄仕军告诉记者,小沙江镇雨雾天气较多,金银花的干燥和仓储一直都是都是一个难题,硫磺熏蒸因为成本低廉,效果明显,也成为村民们的普遍选择,也有一些村民采用不产生会有害物质的碳烤工艺对山银花进行脱水,但是操作成本明显高于硫磺。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局副局长梁毅恒说:“炭烤方法也是一个方法,它比硫磺熏的要高一点,他们这个也是有大概从两块到三块多钱不等,硫磺那块是6毛钱。”

  为了引导村民采用无硫风干技术,在2009年,隆回县政府通过农机补贴的方式推广了450 台专业设备,在种植大户罗贞奇的加工坊里,记者见到这样三套无硫风干设备。每台售价十多万元的设备,每年只有一个月的工作时间,其它时间都只能闲置,而且机器的寿命也只有五年左右。因此通过这样的设备烘制出来的山银花产品售价比工业硫磺熏制出来的产品成本高出很多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局副局长梁毅恒说:“用工业硫磺熏蒸的话,最省事的,最便宜的,比如说我们的山银花,工业硫磺熏蒸的,每公斤可能6毛钱,我们用这种专门设备的话,这个设备是新设备,以前老设备大概要9块钱。”湖南邵兴市隆回县特色产业办高级工程师胡中常说:“无硫烘烤的话在市场上的卖价大概也就是高到5块钱到8工钱,这个加工费可能8到9块钱一公斤。”

  三种加工技术之间原本就存在着巨大的成本差距,再加上2011年以来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硫磺熏蒸的现象再次抬头湖南邵兴市隆回县特色产业办高级工程师胡中常说:“全国各地一起上,也包括北方的一些地方,所以说从2011年上半年开始这个价格急剧下跌,大概跌了70%到80%的样子。”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局副局长梁毅恒说:“所以竞争特别激烈,所以这个就是这个现象特别多一点,就是2002年以后这个现象又抬升了,政府坚决打压。”

  梁毅恒和胡中常都认为,政府一方面要想办法引进成本更低的烘烤工艺,而另一方面,必须对这种只顾销量,不顾质量,甚至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做法进行彻底督察和坚决打击。目前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部署了相关工作。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局副局长梁毅恒说:“对于我们整个的生产流通研究包括使用环境的所有金银花的这么一个环境,我们立刻进行查处,这是一块,那么就是说包括医院和企业,包括药店我们都必须有一个合法的经营资质,来进行山银花的引进,包括我们两个市场也专门下通知,也派检查组去进行督查的。”

三、

  从记者的采访中我们可以看到,村民们知道用工业硫磺熏蒸山银花,会产生有害残留。但是,当地农村还是把利益被放在了第一位,对药材的品质并不在意。那么,对于这些问题原料,广东宝山堂等医药企业,为什么在收购时不能严格把关呢?宝山堂等药企使用被工业硫磺熏蒸的山银花,还用枝干代替花蕾入药,这种制假的行为,应该受到怎样的处罚和规范呢?来看另一路记者张严胜发回的追踪报道。

  在3月26日的节目中, 记者拍摄到广东省揭阳市宝山堂制药有限公司,不仅使用硫磺熏蒸过的原材料,还用山银花枝叶代替花蕾,提取加工成银翘干膏,销往广西盈康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用这些问题药膏制成中成药片剂维C银翘片。节目播出当天,晚上10点多,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区食品药品监管局立即采取行动,并联合工商、质检、公安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小组,对“广东宝山堂制药公司的生产车间、仓库,原料采购合同,生产资质、批文等相关文件进行调研取证”。

  揭阳市药监部门排查的时候,在该药企的原料仓库,发现了5包,约180公斤的山银花,现场进行了抽样,封存,并送检。广东省揭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科科长叶勇标说:“昨天这里我们全部检查,没有放过任何一块。我们昨天看了它这个,它是一部分,这是它的枝,有一部分是它的叶。这个还不是纯的货,还不是纯的山银花。”记者看到这5包金银花袋子上落满了灰尘, 在袋子和墙的靠近的地方,还有蜘蛛网。很显然,这些不纯的山银花也很久没有被动过了。叶勇标说:“要提供你现在这个山银花是做什么的,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是从哪些企业购进的,购进的渠道合不合法,还有你总共购进了多少,然后做成这个成品之后你销到哪里去,我们要企业马上把这个情况整理提供成资料给我们,我们要进行进一步地核查。”

  截至3月28日,揭阳市药监局初步查明广东宝山堂医药公司,2011年11月11 日 购进山银花53200公斤,2012年12月9日购进 山银花24335公斤,共生产38批次维C银翘干浸膏47898公斤,并全部交付广西盈康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这些银翘干浸膏是否含硫量超标,是否全部用枝干代替花蕾,还存在那些问题,现在药监部门正在核查之中。叶勇标说:“要求他马上把这个批次的记录马上集中整理,我们要查,要认真查,无条件地查,看你在生产过程有什么不规范的地方,有什么违法的地方,,,然后就是说你生产马上要停止,不能生产了,全部要停止了,所以局里边也及时给了一个通知,12点发给他。”

  3月27日早晨,当地药监部门重新排查的过程中,在该企业的废物储藏库里,发现了近10000公斤的山银花枝叶。叶勇标:这个就是今天我们一早重新排查,排查今天我们还发现这边还有一堆这个。”记者:这就是那个山银花枝叶。”

  叶勇标:是,都堆在这里,我们把它封存了,全部这一部分都是。”记者从宝山堂公司的采购部能够看到的,查询到的采购记录,都写明是山银花,而非枝叶,对眼前查获的这10000KG的枝叶,企业负责人作何解释呢?宝山堂董事长吴少辉告诉记者,面前对的山银花枝叶属于废料,由于没有仓库,所以才放在这里,当记者告诉他自己拍的材料就是从这里拿到车间的时候,他说:“不,在原料来之前,我们必须经过检测,如果合格才能进厂,不合格不行。”

  对于该企业购买枝叶代替山银花入药的做法,董事长吴少辉一再表示自己不知情。而记者此前在原料采购地湖南隆回小沙江镇,清楚地拍摄采访到宝山堂常年使用金银花枝叶入药的事实 。面对确凿的事实,企业负责人吴少辉依然矢口否认。宝山堂董事长吴少辉说:“那不可能,工人说的不如我总经理说的,不可能的事,不合法的事情不能做。”对于这位董事长底气十足的说辞,我们不妨在再看看记者之前拍摄的实际情况。记者在宝山堂的提取车间里,看到工人们将成堆的山银花枝和叶,不经过任何清洗直接填进了提取罐。在整个过程中记者没有看到一丁点山银花。经过几个小时的高温蒸煮,提取工序就算完成了。事实摆在眼前,吴少辉又作何解释呢?

  对于宝山堂用山银花枝叶代替花蕾入药的造假行为 ,这位董事长一再推脱不知情,似乎不知情就可以逃避其作为企业法人及管理者应承担的相应责任。 揭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目前做出了初步处理意见。广东省揭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科科长叶勇标说:“鉴于广东宝山堂制药有限公司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有关规定,该公司GMP证书已被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管局收回。”

  GMP是国际药品生产质量管理的的通用标准,我国所有药品制剂和原料药的生产必须符合GMP要求,并取得“药品GMP证书”。 凡是没有取得“药品GMP证书”的药品生产企业,一律不得接受相应剂型药品的委托生产。

  目前,宝山堂制药公司已经停产。揭阳药监部门正在展开核查,已有一组药监人员驻厂监督核查,就地封存原料及成品,并对库存药品逐批次进行抽检,将根据抽检结果进行相应处理。此外,当地食品药品监管局也对辖区呢所有药品生产企业开展全面清查,进一步规范药品企业的生产经营秩序 ,这是当地药监局在宝山堂附近的另一家药企开展的清查。大概过了10分钟,仓管人员过来却说他们这没有山银花以及相关原料。截至发稿前 ,揭阳市药监局稽查科的工作人员对其他药企开展的调查中,没有查处到类似问题。

  对于3月26日经济半小时节目中所反映的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督促湖南、广东、广西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立即组织查处,并派出工作组赴当地进行督查督办。记者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了解到,目前,湖南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已要求隆回县小沙江镇山银花初加工产地暂停交易。广东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已责令广东宝山堂制药有限公司立即停产整顿并查封扣押相关产品。广西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已责令广西盈康药业有限公司停产整顿,停止销售并封存所有维C银翘片和干浸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督办通知中强调,凡未按照经批准的处方及生产工艺等违法生产药品的企业,一经查实,将依法严肃处理,涉嫌犯罪的将移送公安机关。同时要求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要加强对维C银翘片使用的监测。有关问题产品安全风险评估工作也已着手开展。 四、

  2010年最新颁布的《中国药典》中,对山银花的药用部分有明确说明。可入药的是指其盛开的花朵或初开的花蕾,它的枝和叶并没有收载在药典上,是不能作为药材使用的。很显然,用枝和叶做的药就是假药。相信宝山堂这样的药企对此是非常清楚的,哪为什么他们会无所顾忌,一直这样做呢?事件曝光后,当地药监部门迅速地查封了这些问题产品,企业生产资质被收回。但我们的思考和担忧并不能因此结束。如何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这样的问题再次发生呢?新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近日正式挂牌, 一个新的食品安全监管新架构初步形成。我们希望,新的机构能迅速行动起来,用规范的制度、完善的监管、有力的执法,来彻底改变原先那种“九龙治水”式的分段监管。让监管体系有效地运行,让人民群众的健康安全得到根本保障。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