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河北沧县地下水变红已10年 局长免职是速效丸?

  • 2013年04月11日10:45
  • 来源: 中国青年报
  • 编辑:

  最近,“红豆局长,你妈叫你回家喝红豆汤啦”这句话在网络上热极一时。4月4日,央视《新闻1+1》播出的《地下水变红,谁该脸红?!》曝光了河北沧县小朱庄地下水被污染事件。该地地下水被曝呈铁红色,近800只鸡饮后死亡,村民23年来只能饮用桶装水生活。对此,当地环保局局长邓连军面对央视镜头说:“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比如说咱放上一把红小豆,煮出来的饭也可能是红色的。”这一雷人答复迅速成为网络关注的焦点,引来众多网友“炮轰”,更有网友为其取名为“红豆局长”。4月5日,邓连军被免职。有网友戏称,当地村民应该用红水煮一碗红豆汤送别局长。

  新华网舆情分析中心专门为中国青年报提供的分析显示:河北沧县“红豆局长”事件相关舆论自4月4日该节目播出起大规模爆发。仅4月7日一天,对该事件的报道就突破1500条。“排污”、“红豆”、“达标”等成为讨论的重点。

  据了解,在沧县小朱庄5公里内有一家始建于1988年的化工厂,主要产品为染料中间体间氨基苯磺酸等,产生的废水中主要污染物为COD和苯胺类。2003年,该化工厂搬迁至沧州临港化工园区成立建新集团,小朱庄的化工厂更名为河北建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沧县分公司,仍在生产。厂方称:从2006年开始,建新化工厂产生的废水运至沧州临港化工园区总厂异地处理。2011年9月,化工厂停产。

  据小朱庄村民反映,上世纪90年代中期,村东浅井水开始变红。后来,在村西打了一眼400米的深井,不再喝村东浅井水。村民朱永博说:“现在,深井水放置一段时间有红色沉淀物出现。”于是很多村民只用井水洗澡、洗衣服,饮水、做饭买桶装纯净水。

  村民还反映,自1996年以来,800人的小朱庄已经有24人死于癌症,现在还有6名癌症患者。在当地挖一个深30厘米的水坑,不到两分钟,整个水坑的水都变成深红色。

  沧县政府邀请国家环保部和清华大学的环保专家,对小朱庄村周边9个地点的水质进行了取样。检测结果显示,小朱庄村养鸡场内的井水苯胺为每升7.33毫克,超出饮用水标准每升0.1毫克70多倍。建新排水沟坝南,苯胺为每升4.59毫克,超出排污标准每升两毫克一倍多。

  村民曾拿着污染水样找人检测过,其中含有硝基苯、苯胺等化工用原材料的残留;村民也向当地政府部门反映过水污染的问题,但得到的答案都是水质达标;企业负责人也宣称环保部门每年检查都是合格,并且持有沧州市环保局颁发的排污许可证。

  沧县环保局副局长韩锦东说,环保部门每月对建新化工厂排水口水质检测一次,检测结果都显示合格。但由于检测频率不够,企业自身检测手段不足,肯定存在超标排放现象。小朱庄的水污染是化工厂20多年污染长期积累的后果,造成土壤污染,遇到雨水冲刷下渗,导致浅层水污染变红。

  清华大学环境系教授张晓健在参加对小朱庄水质检测后说:“肯定是超标排放,这是个多年的老问题。”

  然而,即使如此,污染企业还能拿到环保部门颁发的排污许可证。面对长达25年的地下水污染事件,面对村民的不断上访,身为环保局长却甩出一句“红小豆煮出来的饭也是红色的,红色不等于不达标”。

  网友“二零一三日美卡”感慨道:“这种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才是产生腐败的根源。李开复说过,人生最美好的事情用金钱买不来,化工厂的美好用金钱一定可以买来。可是老百姓没那么多钱去和化工厂PK。”

  舆情显示,河北沧县“红豆局长”事件的话题焦点集中在“排污”、“红豆”、“达标”,事件责任主体包括“环保局”、“局长”,引发舆论对“污染”、“环保”、“地下水”、“治理”等问题的讨论。评论员张天蔚说:“这名官员丢官,不是因为说错了话,而是因为站错了队伍,没和人民站在一块儿。”

  4月5日下午,河北沧县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免去邓连军环保局党组书记职务,建议免去其环保局局长职务,并提交县人大常委会。

  许多网友对于“免职”这一处分并不买账。中华论坛网友“地球游民”认为,化工厂应该为环境污染负责,难道政府部门就不该为自己的失职渎职负责吗?新浪微博网友“独立的橡树”说:“作为重大责任的承担人,下台就行了吗?何时能建立起有效的官员问责制度?”

  对邓连军的免职决定,究竟是出于对其任内治污不力的惩罚,还是为了平息“红豆论”引发的舆情海啸?如果是前者,那么无疑需要作出进一步的说明;如果是后者,则显然与公众希望的背道而驰。有人质疑:沧县官方这一“火线决定”是否“保护性免职”?有网友发出呼吁:不希望“免职”成为沧县政府化解危机的速效丸。

  “对于这样的官员:一要撤职,非免职;二要禁职,终身不得为官;三要其上级部门承担领导责任,干部部门承担选拔责任,监管部门承担监管责任。如此,才能杜绝一些官员经常出现的满嘴胡说八道现象。”有评论认为,对此事的调查,应该包括对持续甚久的污染事件本身的调查、对环保部门的调查,还要包括对政府自身是否渎职的调查。否则,对一个当事人的免职,未必不是另一种敷衍。(记者 桂杰 实习生 何星洁)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