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88.7%受访者认同裸官不得担任一把手

2013年04月16日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漫画:唐春成

  家住山东青岛的私企老板耿先生认为,官员将自己变成“裸官”最起码可以说明两点问题:第一,他们不爱国家,内心深处不看好国家的发展;第二,由于家人、财产在国外,理论上他们很难将精力放在国内的工作上,承担不了应该承担的责任。

  时下,“裸官”(将配偶、子女、资产都移民和转移到国、境外的公职人员——编者注)正成为公众关心的反腐热点话题。不久前,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会议上,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强调,要尤其加强对“裸官”的监督和管理。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网,对3055人进行的一项题为“你的身边有‘裸官’吗”的在线调查显示,59.7%的受访者坦言自己身边就有“裸官”,12.6%的受访者表示“没有”,27.7%的受访者表示“不知道”。

  受访者中,24.0%的人是事业单位员工,18.1%的人是国企员工,14.2%的人是国家公职人员,13.1%的人是私企员工。值得注意的是,在身份为国家公职人员的受访者中,有62.9%的人表示身边有“裸官”,这一比例略高于整个受访者群体的调查结果(59.7%)。

  84.8%的人表示对“裸官”的信任度更低

  对于裸官,公众的态度更多是不支持与不信任。84.8%的受访者表示,相对于普通官员,对“裸官”的信任度要低。86.2%的受访者表示,“裸官”不一定都是贪官,但“裸官”更容易成为贪官。

  家住山东青岛的私企老板耿先生认为,官员将自己变成“裸官”最起码可以说明两点问题:第一,他们不爱国家,内心深处不看好国家的发展;第二,由于家人、财产在国外,理论上他们很难将精力放在国内的工作上,承担不了应该承担的责任。

  “对于一般人来说,将家人或财产放到国外很正常,但是鉴于官员的特殊身份,这一行为就很难与腐败划清界限。”一名民意中国网网友说,大多数中国官员的工资是有限的,很难有能力将家人送到国外并负担其生活,一些“裸官”的经济收入来源很可能成问题!

  受访者也有不同意见。上海市民王旭东就表示,官员选择成为“裸官”,与现在许多一心想要移民国外的普通人相似,其行为本身无可厚非。而且,“裸官”与腐败二者之间并不能轻易画上等号,也没有必然联系。

  “‘裸官’未必是贪官,但‘裸官’更容易成为贪官,因为他没有后顾之忧,更容易有无所畏惧的贪欲。”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曾对“裸官”这样评论。他举例说,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庞家钰的妻儿早在他大权独揽的时候,就于2002年移民加拿大。庞家钰腐败起来就更肆无忌惮,直至2008年6月被判刑。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理论上讲“裸官”存在三大问题:首先,一般官员收入有限,能长期供养家人在国外学习生活,资金来源的正当性值得怀疑;其次,官员将大量资产转移国外,一定程度上有着资金外逃的问题;最后,由于“裸官”的家人或财产在国外,很容易受到国外的监控,某种情况下也可能危及国家安全。

  中国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增田指出,在全球化时代,随着国人经济实力的增强,选择送子女出国读书或将家人移民国外本无可厚非。但是对于官员来说,他们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们应该对国家有更多的献身精神,对中国这个共同体有更多的忠诚与热爱。“如果官员选择成为‘裸官’,用行动表示对这个共同体不抱希望,那么他们又怎么能赢得公众的信任,在关键时刻为国家献身呢?”

  81.2%的人直言官员财产事项申报制度流于形式导致对裸官监管难

  “裸官”现象在很早之前就得到了国家的重视。

  早在1997年,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办公厅就联合印发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明确把配偶、子女出国、境外定居的情况,作为领导干部应当报告的事项之一。2010年2月,监察部网站发布《国家预防腐败局2010年工作要点》,首次把监管“裸官”作为预防腐败局的工作重点。2011年3月,时任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的马表示,将会对“裸官”进行登记管理。然而,即便有一系列治理措施,成为“裸官”却在近几年日益成为官场中的一种“时尚”。

  对“裸官”的监管到底难在哪里?调查中,获选率最高的三项依次是:“官员财产事项申报制度流于形式,没有刚性执行”(81.2%),“目前对‘裸官’的有关规定缺乏法律权威性”(70.1%),“地方政府监管‘裸官’有阻力无动力”(64.5%)。其他还有:“全面掌握官员婚姻及家庭涉外情况面临现实难题”(45.6%),“家庭信息等个人隐私是否公开面临法律难题”(38.8%),“存在财产统计和信息汇总等技术困难”(34.8%)等。

  庄德水表示,应对“裸官”现象,应该加强监控,尽快建立起官员家人留学、移居、移民国外以及财产转移国外的信息申报与公开制度,建立起一张真实、有效的信息网。从根本上讲,应该着力改变当下官场的文化与生态,培养官员的职业荣誉感与对国家的忠诚感。

  “‘裸官’如今是公众关注的焦点,有关部门应该积极回应,在制度层面对‘裸官’进行界定和规定。”张增田建议,应该将干部履历表中的配偶、子女信息与公安部门信息联网,建立起对“裸官”的动态监控机制。同时,也应该畅通举报渠道,接受公众举报身边的“裸官”。最重要的是,需要建立对“裸官”异常经济来源的审查制度,制定“裸官”任职限制方面的规定。

  据了解,早在2009年,深圳市就出台规定,明确“裸官”不得担任党、政“一把手”和重要部门的领导班子成员。2012年,湖南省湘潭市也出台了类似规定。

  调查中,对于“裸官”不得担任党政正职和重要敏感岗位的领导职务的规定,88.7%的受访者表示支持,其中78.5%的人“非常支持”。

  “既然官员选择成为‘裸官’,那自然应该付出一定代价。限制‘裸官’当‘一把手’是一个非常有效且具有可操作性的措施,对刹住‘裸官’之风会非常有用。国家应该有这样的决心,将这一措施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庄德水说。

  公众对于治理“裸官”还有何建议?调查中,受访者首选“严惩不实申报配偶子女情况的官员”(72.6%),排在第二的是“严格执行公职人员配偶子女情况申报的规定”(72.0%),排在第三的是“立法明确对‘裸官’的规定和监管”(71.0%)。其他依次是:“对‘裸官’实行强制财产公开”(67.4%),“允许公众查询官员是否‘裸官’”(61.3%),“加强惩治腐败的国际合作”(59.7%)等。向楠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