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非法捕捞花样繁多 洞庭湖面临生态危机

2013年04月17日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被“撕裂”的洞庭湖

    水面划地为营 水下刨底三尺 竭泽而渔令人担忧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老渔民范钦贵正在清除一处“迷魂阵”。记者 周立耘摄

  核心阅读

  近年来,洞庭湖正面临着一场生态危机,江豚锐减至90头,4年来已有30余种鱼灭绝。非法捕捞给当地渔业带来毁灭性伤害。

  为保护洞庭湖的鱼类资源,湖南省出台了相关规定并有明确的禁渔期。为何这么多鱼类仍难存活?洞庭湖到底保护得怎么样?记者近日深入到中心湖区进行走访。

  非法捕捞花样繁多

  网围、矮围、迷魂阵,洞庭湖变成“鱼塘”

  记者近日乘船沿着湘江主航道一路南行,途经一处湖滩绿洲时,发现绿洲深处有一道酷似纱窗的高密网。绿色的尼龙网片铺在草丛中,足有3米多宽,沿湖洲边一字排开。每隔1—2米,就插着一根5米多长的竹竿。

  “这就是用于非法捕鱼、隐蔽性极强的网围。”据当地人徐先生介绍,随着水位上升,湖滩绿洲成了鱼类天然的产卵、索饵、洄游、栖息场地。而当鱼儿尽情繁衍生息之时,非法捕鱼者偷偷将网的一边拉起来挂在事先插好的竹竿上,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网围。待秋天湖水退出时,大小鱼儿便困在网中,无处可逃。

  在华容县注滋口镇朝天口堤段的湖洲上,10多米长的竹竿堆积如山。正在削竹枝的廖师傅告诉记者:“这是准备运到二坝子水域插网围用的。”

  按照规定,二坝子是洞庭湖的天然水域,禁止用网围捕鱼。可到了二坝子水域,记者看到,滩涂湖洲高高竖起的网围,一眼望不到尽头,二坝子的航道被网围挤成了一条约50米宽的水沟。“涨水时,鱼进入网围,但进得来,出去就难了。”当地人李老汉说。

  有渔民告诉记者,仅东洞庭湖,面积过万亩的网围就有100多个。在当地除了网围,还有横行洞庭湖几十年的矮围。

  在君山后湖,渔民何大明指着一道看不到尽头的土堤说,这就是矮围。“矮围是部分渔民占地为王,在湖中人为建的堤坝,堤宽7米、高3米,面积小的几百亩,大的上万亩。丰水季节,堤坝没入水中,看不出啥;枯水时,堤坝露出水面,使湖泊变成一口口水塘。”

  “待秋季湖水退去,矮围内留下一层鱼。”渔民姜云秀说。记者看到,由于温度较高,来不及捞取的小鱼尽数死去,围内一时臭气熏天。登上矮围,顺围堤一路前行,脚下不时踩着一堆堆鱼麟。远处浅水中停泊的几条船上堆满了竹竿、渔网,与近在咫尺的“迷魂阵”,构成了一幅竭泽而渔的图景。正是这些矮围,把浑然一体的洞庭湖撕扯成了大小不一的“鱼塘”。

  “不待冬水全面退落,承包人纷纷岸上安营扎寨,水下刨底三尺,水能放干的放干,放不干的用泵抽干,抽不干的再用电打,所有沾荤带腥的都不放过,资源的灭绝性破坏无法估量。”姜云秀说。

  禁捕规定成了摆设

  有企业参与捕捞,4年已有30多种鱼灭绝

  根据《湖南省渔业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禁止使用“迷魂阵”、禁止拦河、拦湖截捕或套网捕鱼。禁止使用矮围捕鱼。可记者实地调查后发现,洞庭湖非法捕鱼一直存在,条例规定仿佛成了摆设,并未形成有效约束。

  “一把竹竿,几丈网布,鱼儿只要进来,悉数打尽。”这就是渔民们口中的“迷魂阵”。这种早已被国家明令禁用的非法渔具,在洞庭湖上却随处可见,有的就公然插在船只频繁往来的主航道旁。湖南省也曾花大力气整治这些乱象。有渔民告诉记者,“主航道旁、眼皮下面确实拆掉了几个,但湖心地带、烂泥深处的网围、矮围却依然如故。”

  记者发现,建网围矮围并不全是渔民的个人行为,还有企业参与其中。在南县芦苇场,一条半是石块半是水泥铺成的道路长约1000米,尽头是一条用挖土机掘出的30米宽河道。有几个本地人正在岸边忙着搭工棚。“这是一个上鱼的码头,河道最少有10公里长,是运鱼用的。”李老汉介绍,“鱼从二坝子网围中运出来,每天少的时候是几吨,多的时候十几吨,是益阳益华水产品有限公司从网围中捕捞上来的。这里10天内还要修‘围子’哩!”

  今年3月10日至6月30日是洞庭湖的春季禁渔期。4月12日,执法人员在东洞庭湖下红旗湖水域发现一条大趸船,里面有90多个塑料鱼篓、柴油机、水泵、微型电机、两台汽油发电机。经鉴定,是一个电捕鱼据点。

  据介绍,几年前湖南省也大力整治过电捕鱼。当年在东洞庭湖,非法电捕活动形成“五大区域、五大团伙”。其中“杨林寨帮”活动最嚣张,将水上公安船炸坏,人炸伤。如今,电捕鱼在洞庭湖仍未绝迹。

  持续不断的非法捕捞,使东洞庭的一个又一个物种悄然绝迹。许多渔民反映,胭脂鱼、白鲟等珍贵鱼种早已不见,近4年来,洞庭湖仅鱼类就有30多种消失得无影无踪。洞庭湖水域的天然捕捞量,已从过去的每年12万吨,锐减到目前的两三万吨。

  罚款增收成公开秘密

  利益主体各自为政,国家资源被随意发包

  老渔民范钦贵告诉记者,一个面积过万亩的网围,成本不过二三十万元,但秋天网获的鱼足有百万余斤。非法捕捞所能带来的巨大利润,是驱使渔民和企业建网围矮围的动力。

  种种迹象表明,当地渔政部门并未对非法捕捞行为进行大力度的打击。原因何在?

  据了解,几年前洞庭湖区岳阳、常德、益阳三个湖区市县渔政人数达335人,沅江一个县级市渔政站就有118人,而财政每年的补贴仅3万到5万元。

  为了养人养事,渔政罚款增收成了各级渔政部门公开的秘密。岳阳县谭家围子的渔民们反映,几年前,他们使用“迷魂阵”作业,每户一年交2000元,电捕船交3000元。“只要交了钱,就没人管你。”益阳市老渔民皮志先说。一些财大气粗的老板更是与管理部门串通一气,在湖区圈地筑围,成了名符其实的湖匪渔霸。

  与渔政部门一样,以“吃资源”为生的利益主体,在洞庭湖比比皆是。如东洞庭湖,水域涉及岳阳、益阳两个地级市和岳阳、汨罗、湘阴、华容、南县、沅江等6个县市及君山、岳阳楼两个区,这意味着多个地区和多个部门对东洞庭湖都有执法权,有利大家争,无利没人管。这些利益主体将国家资源视为本部门“私产”,随意发包。一到夏季,大大小小的湖汉沟港都被发包一空,一些地方连航道也被“分段”卖出。

  几年前,岳阳市曾花大力气整治乱象。事隔几年,乱象又变着花样卷土重来。“网围、矮围不但没减少,还大有增加之势。”渔民江科明说,“很多都是大老板的,我们普通渔民碰都不敢碰。”记者 吕明军 周立耘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