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600份简历石沉大海折射残疾大学生就业困境

2013年04月17日来源: 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当发出近600份简历却连一个面试通知都没接到后,裴晓峰的生活陷入了黑暗。面对就业这个对手,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拳击者,挥出的拳头打在棉花上,对方没有反击、躲避或咆哮,回应他的只有沉默。这种沉默安静得可怕,就像往井里丢入一块石子,没有“叮咚”一声的回响,向下望去只剩下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裴晓峰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研究生,沈阳人,1986年出生的他,两岁时被发现患有脑瘫。不幸中的万幸,他的智力并未受到影响,身体上的残疾也仅是左手指略有弯曲,呈弯曲状不很协调,走路有点跛脚。尽管学业成绩优异,但在就业时,并不算严重的身体残障还是让这位年轻人面临窘境。

  常被“围观”学业却一路成功

  儿时,父母曾经带裴晓峰看过很多医生,脑瘫的结果一度令家人陷入绝望,但坚强的裴晓峰却一直努力让自己和别人一样。小学时,由于跛脚较严重,左手伸不开,常被小朋友嘲笑是“铁拐李”,但他相信刻苦学习能够弥补自己身体上的不足,因此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好在老师、同学都很照顾他,身体残疾也未对学习造成影响,2006年高考,他以高出一本分数线50分的成绩考到武汉理工大学无机非金属材料工程专业。

  “又是无机非金属,又是材料工程,应该比较高科技吧,也想到离家较远的地方锻炼一下,不想总窝在父母身边。”裴晓峰揣着懵懂的梦想来到武汉,而此前他对于外地的印象仅限于小学二年级时全家人到北京去天安门看升旗。

  大学有了更多的时间,从小就没进过“运动圈”的裴晓峰试着参与更多体育活动。一次班级内部组织篮球对抗赛,分组后正好缺一个人,在同学的劝说下,他上场了,但只能傻傻地跟着别人跑,快散场时,同学照顾他,让他摸到一次球,投了一次篮,球没进,他从此再没打过篮球。

  后来寝室同学拉着他打羽毛球,光练习发球他就花了近一个小时。左手抛出球,右手球拍常常打不到球,于是他只能一直捡自己的球,如果想接对方的球则只能凭“概率”和“运气”。对面的同学笑道:“等你发个球,我都够做完一套题了。”后来,裴晓峰有时间就练球,尽管常被“围观”,一年后他终于可以顺利对打了。

  生活上的困难可以克服,专业的差距却让他无法通过自身努力改变。无机非金属材料工程专业里大量的实验需要搅拌水泥,对体能要求较高。比如,把一种溶液滴到另一种溶液中的实验要精确到每一滴,而他的左手还不够灵活到完成实验。再比如,配水泥时需要把材料倒入搅拌机,搅拌后再把水泥倒进模具,等养护10天凝固后,再把几十斤实心的混凝土模具自己动手搬到实验台上。诸如此类的实验,以及毕业后多去混凝土搅拌站、水泥厂等对体力要求较高单位就业的前景让他一度很灰心。

  也许去设计院画工程图比较适合自己,裴晓峰决定通过跨学校跨专业考研改变命运。从无机非金属材料专业跨到土木工程意味着要重新学习完全陌生的专业课。

  仅凭从网上淘来的基础教材自学,2010年,裴晓峰成功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专业研究生。

 招聘会上被要求“走两步”

  研究生毕业前夕,裴晓峰开始像其他应届毕业生一样找工作,四处投放求职简历,奔波于各招聘会现场。他最开始的目标是进设计院,但很多设计院招人时要求本科也是学土木工程的,而他本科学的是无机非金属材料工程。后来他的择业范围慢慢扩大到工程造价公司、房地产公司、中小设计院等,回复可以面试的有20多家单位。但每次面试,用人单位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后,都以不适合岗位为由拒绝。

  去年7月,裴晓峰研究生毕业,可工作还没有着落。回到沈阳后,裴晓峰继续求职,为了避免“无效”的面试,他在投递的简历中标注:“本人左上肢稍有不便,但已经独自在外地生活近6年,并积极参加体育活动,不会影响正常的工作,本人有信心可以在较短的时间里适应工作环境,达到工作要求,可以和正常人做得一样好,甚至更好。”

  在降低了就业期待后,裴晓峰又投出近600份简历,可他再没接到一个面试的电话。看着连本科学兽医专业的研究生同学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裴晓峰很失落。

  一次招聘会上,他在展台前递上简历,一位面试官要求他当众“走两步”。招聘会人山人海,嘲讽好奇的目光一时间都聚集在裴晓峰身上。毕竟是一次机会,不能轻易放弃,他按照要求绕着展台走了两圈,留下简历,结果却再没回音。

  晓峰的父亲也多次找到当地残联等部门,但这些部门提供的多是公益性岗位,月薪基本上1000元左右,要求初中以上学历。“如果从事这种工作,那这么多年的书岂不是白念了?还不如初中毕业就退学干这个活呢!”父亲裴志昆皱着眉头。

  现在的晓峰经常失眠,黑暗中他常常想:“简历投出去后,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得让我害怕,得有多少正能量才能抵消这种绝望?有点后悔读书上大学,不值得,为家里增加了这么多负担却得不到任何回报。”

  然而胡思乱想的念头往往是一闪而过,“还是读书好,读书不仅教我知识,还让我懂得做人的道理,让我活得有价值,有意义。”尽管求职成功的概率小得近乎买彩票,但裴晓峰还是相信自己会有个“好归宿”。

  裴晓峰现在的就业期望很现实,不论是与专业对口或与专业相关的单位,还是跟专业不对口的行业,只要能让自己学有所用或者学到一技之长,他都会考虑。

  “我独立生活很多年,找工作也是面向全国,其实只要女生身体条件能胜任的岗位我也都没问题,一般的胖人也没我跑得快,我只是不想混日子,不想这么多年的书白读。”指着残疾人证上标注的“肢体残疾”一栏,晓峰说。

何时才能摆脱“摇尾乞怜”的窘境

  裴晓峰的遭遇折射出残疾大学生群体就业普遍面临的困境。辽宁省残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辽宁全省毕业的残疾人大学生有百余人。相较于普通大学生,残疾大学生就业之路更加坎坷,尽管有相关部门的政策支持,但在严峻的就业形势面前,残疾大学生不得不面对社会意识的畸形,以及自身必须克服的生理难题,他们在求职时难免陷入窘境。

  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的小邵曾在3家医院实习过,但他在发出了245份求职简历后仍然待业。小邵也是残疾人,儿时发烧引发的脑瘫在他身上留下明显的印记,左手呈弯曲状,走路一瘸一拐。

  在求职简历中,邵某没有回避自己的残疾:“我虽然是个残疾人,但我对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在理想的指引下,我考了辽宁中医药大学,在那里继续了我的梦想……”

  可是,毕业的到来让“梦想”不得不中止。

  小邵的母亲说:“家里知道他找工作不容易,也曾建议他先找找别的工作,可孩子就想当医生,孩子是因为生病致残的,他想当医生救治跟他有同样病症的人。”

  “现在政府每年都会给残疾大学生提供平台,提供支持政策和公益岗位,但仅仅靠政府还是不够的,这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沈阳市残联副理事长孙淑君表示。

  事实上,我国对残疾人就业政策从1994年进行改革,从此前的集中就业、安排福利企业过渡到分散就业,让残疾人到社会中就业,让残疾人与社会更好的融合。近些年,政府每年都会出台帮助残疾人就业的政策,更关注残疾大学生的就业,除了每年拿出一定数量的公益岗位提供给残疾大学生,还会找更多企业,通过社会的力量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

  政府也并非没有考虑到企业的难处,已经出台的残疾保障金规定,对接纳残疾人就业达到要求的企业给予相应的优惠政策——减免残疾人保障金。但现实中,许多企业宁愿缴纳残疾人保障金,也不愿安排残疾人就业。

  “一方面,找愿意提供工作岗位的企业较难,另一方面,残疾大学生对企业提供的薪水岗位又不满意,所以,安排残疾大学生就业并不容易。”辽宁省残联残疾人就业指导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社会上对残疾人还存在歧视。在发达国家,企业安排了残疾人就业是光荣的事情,有人来参观都会领到残疾人工作岗位前,以表现本企业的社会责任感,但中国很多企业即便是雇用了残疾人,也都安排在外人难以看到的地方,生怕被别人看到,影响自己的企业形象。

  在求助媒体之前,裴晓峰犹豫了很久。在他眼里,凭借自身努力,一路读完研究生,从不在别人面前低头的他,第一次“摇尾乞怜”。

  落日余晖下,一个身着蓝色牛仔裤的青年缓步走来,投射在地上的影子,伴随着他的前行时而一抖,但是他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在裴晓峰波折而坎坷的命运中,他已经习惯了用微笑来掩饰内心的失落或难过,这是他除了靠努力取得成绩外仅剩下的维系尊严的方式。无论是面临嘲讽、指责还是漠视,在裴晓峰的脸上,这种微笑从未消失。(王晨)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