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女子诈骗京津上百名买房者数亿元续:已被控制

2013年04月19日来源:北京晨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交了房款入住后,真房主却找上门要求腾房。一个多月来,京津两地不断有“买房者”发现被骗,而骗他们的竟是同一个叫田维平的女子,涉及房款达数亿元。这不是电影,是现实。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京津受害者中,大部分都是被田维平“杀熟”,甚至还有田维平的远房亲戚遭殃,涉及小区有北京的万科蓝山,天津的玫瑰湾、津门湖、大都会等多个小区。

  因一些受害者是卖了老房买的新房,真房主上门后双方协商不成,有的已造成断水断电的局面。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京津两地十几位受害者,探访他们“一无所有”后的生活。4月13日,警方透露,田维平已被立案调查,已核实清楚的受害者就已超百人。

  骗局败露

  300万“买”到租来的房

  已经怀孕近6个月的王女士在北京万科蓝山小区入住有一段时间了,窗外春意盎然,她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番美景,因为就在前不久她意外得知,自己首付300多万元买来的“新房”竟然是别人的。

  2011年9月,王女士通过一个叫田维平的女子购买万科蓝山的房子,“说这些房是一些领导名下的,现在抛售,价格会便宜5000到8000元。”出于对10年交情的信任,王女士筹措300万元将一半房款交付,双方约定,另一半房款到办理过户手续时补交。直到事发,王女士一直认为她通过“熟人”买到了“官员抛售房”。搬进“新家”后,王女士特意花巨资进行了精装修。前不久,房子的真正主人上门催房租,事情才最终暴露。原来,她花300万元“买”来的新房竟是田维平“租”来的房子。

  同样有此遭遇的还有陈女士,她是2012年11月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田维平,“她称和开发商关系好,可以买到低价房。”在交付300多万元首付款后,陈女士拿到钥匙。今年3月初,陈女士在“新房”挂窗帘时巧遇真房东王先生。

  另一位孙先生给记者出示了他的购房合同,合同显示他的这套位于万科蓝山的房售价是865万元,签合同日期是今年1月23日,合同上写明要在今年3月31日之前办完过户手续。如今已到4月,田维平却神秘“失踪”了。

  万科称已协助报警

  记者了解到,在万科蓝山,当初承租业主房子的并不是田维平,而是另外一名孟姓男子。陈女士“新房”的真房主王先生向记者透露,当初是万科物业租售中心联系到他,说有一位孟姓男子打算租他的房,“后来我去房中拿东西,还见到一位老太太,孟先生说是他母亲。”受害者将田维平的照片发给王先生核实,王先生证实当初孟先生指称的“母亲”正是田维平。

  “姓孟的用一张身份证就租下十几套房,物业也不核查吗?”事发后,受害者将矛头之一对准万科物业。孙先生也透露,当初他“买”房时,购房合同就是在万科物业办公地点签署的,“一些材料都是万科租售中心给我复印的。”

  作为中间人,面对买房骗局,万科物业是否有责任?近日,记者联系到北京万科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公司给记者发来书面答复。答复称,此事件中万科不存在任何法律责任。“作为租赁合同的居间方,万科蓝山物业租赁中心严格按照租赁业务操作流程,与业主和承租人签署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服务流程和合同文本均符合法律规范。”

  公司还透露,近期发现有不法分子承租房屋后将房屋出售,骗取买方部分购房款后潜逃。“案发后,我公司已协助报警,并全力配合警方侦破工作。我们将继续加强中介业务的监管,同时也会提醒业主提高警惕,避免上当受损。”

  记者了解到,目前仅在北京万科蓝山小区,就有20多位购房者受骗,涉案金额近一亿元。

  京津受害者达几百人

  今年3月,北京女子张金凤拖欠9位卖房者房款2200多万元一事,已让大家惊叹不已,此次20多位卖房者被骗近一亿再次让大家震惊。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北京万科蓝山还只是这起案件的冰山一角。在离北京不远的天津则有几百位市民被田维平欺骗,央视《焦点访谈》报道称,目前天津受害者达300多人,初步估计涉案金额超过3.5亿元。

  购房者回忆,两年前他们分别陆续在天津几个大型楼盘买了房,就在他们为入住新房而高兴时,今年3月份开始,他们也和万科蓝山受害者一样,发现购买的房子竟然不是自己的了。

  受害者称,欺骗他们的除了田维平,还有一个叫戴丽莉的女子,“一般出面的都是田维平,购房协议上的签名也都是田维平。”记者统计发现,在天津,涉案小区涉及大都会、保利玫瑰湾、香槟国际、富力津门湖等众多楼盘。而仅保利玫瑰湾一个小区,目前统计在册的受害者就已达60人。跟北京购房受害人相同的是,这些受害者均是田维平认识多年的熟人或熟人的朋友。

  ■被骗样本

  房主找上门被迫搬家

  4月13日,周六,郝女士拖着生病的身子和女儿开始收拾屋子,打算搬家,但搬到哪里去,她俩并不知道。“搬出去就得睡大马路了……”一句话没说完,母女俩都哽咽了。

  2012年8月,郝女士通过田维平的妹妹介绍,购买了这套位于保利玫瑰湾的房子。为了凑足全部房款,郝女士将唯一的老房子卖掉,还借了25万元。和田维平的“交易”非常顺利,9月郝女士就拿到钥匙开始装修,11月就入住了。虽然小区出入口还在施工,配套设施并没完全齐备,但住进新家的郝女士一家还是非常兴奋。可惜这份高兴劲儿并没持续多长时间。今年4月1日,真房主上门,一家人的生活完全乱了。

  起初,双方还能坐下来聊几句,但真房主看到田维平涉嫌诈骗的报道后也害了怕,多次上门催促郝女士一家立即搬走。“这是我唯一的房子,让我们搬走,我们住哪里啊?”即使郝女士苦苦哀求,但对方还是坚持立即收房。如今,房子的水电已经被真房主断掉,门锁眼也被灌了胶,插不进钥匙,郝女士一家人不敢出门,整日以泪洗面。

  癌症患者借水吃药

  与郝女士一家相比,在富力城买房的毛先生一家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年前毛家拆迁,获得百万拆迁费,老两口想用这笔钱改善一下住房。和毛先生老伴相识20多年的田维平知情后主动介绍房源,毛家分两次给田维平打款130万元,这是老两口的全部积蓄。

  就在住进新家后不久,毛先生被查出身患癌症,需要定期化疗,“那段时间真是难,所有钱都压在房子上了,去医院化疗都没钱打车,只能坐公交。”今年3月,毛先生一家被田家人告知“出了点事”,就在老两口忐忑不安时,4月4日,房主陈先生找上门要求腾房。双方当面对质,从陈先生手中租房的正是田维平本人。4月12日,陈先生委托物业人员将房子断水断电,老两口只能去邻居家提水做饭,晚上点蜡熬夜。因为癌症在身,毛老先生连吃药的热水都是借来的。

  相比之下,在北京万科蓝山“买房”的陈女士已进不去“新家”。真房主告诉记者:“我发现情况不对后,想收回房,可没有钥匙,就拿着购房合同报了警才进的家门,之后换了门锁。”

  “从天堂跌入地狱”

  同在眼镜生意上打拼,孟女士和田维平有着13年的交情。2010年8月,孟女士无意中提到自己有打算购房的意愿,当天下午,田维平就主动找到孟女士,说她在富力城有房卖。买房前,田维平还给孟女士签保证书,注明一切购房手续都由田维平代为保管和办理。

  孟女士原打算购买的那套房是78平方米,总价大约120万元。但2011年4月田维平突然说这套房被她卖掉了,要给孟女士换一套更大的,面积128平方米,总价只需要孟女士再添25万元就可,折算后每平方米大约1.1万元,比此前便宜近4000元。价格这么低靠谱吗?田维平还真办到了。

  2011年4月,孟女士一家入住新房,并顺利过户。但好景不长,2012年4月,田维平提出再给她换一套更大的,“当时我们完全相信田维平,一切手续都交由其办理,一百个放心。”没想到,就是这百分之百的信任让一家人瞬间跌进“地狱”,以后的情节和其他受害者一样“悲催”。

维权之路

  困境:真假房主对峙日趋升级

  通过对十几位受害者的深入了解,记者发现在田维平及其亲属构筑的庞大骗局里,人情、信任和诱饵占了重要位置,当然,受害者的欲望也是因素之一,这一点受害者都不回避。很多买房者搭进来的都是一辈子的积蓄,甚至举借外债,“一夜回到解放前”的现实让他们走在一起开始维权。但一个多月了,他们发现维权路是那么漫长和艰辛,“至少从目前看来,还是没看到一点希望。晚上吃安眠药才能睡俩小时。”一位受害者说。

  连日来,受骗者去过信访办、找过媒体、在公安局长接待日见过分局长,除了一位分局长承诺“积极协调”外,事情并无突破性进展。对于受害者提出的和真房主关系日渐紧张的现状,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人员表示这跟目前他们正在侦破的案件没有关系,建议双方协商解决。

  问题是,有些房主找上门,已经容不得受害者等待了,双方对峙一旦升级,就会惊动属地派出所。有些情绪激动的受害者甚至表示“房在人在”,但更多人则寄希望于政府出面协调,“我们相信政府和警方。”

  “房主着急要回房子的心情我们非常理解,但我们也没地方睡了,政府是不是应出面调解一下,至少先让我们住着,安抚房主等案子结了,我们补房主房租。或者我们搬走,政府给找个落脚之地?”一些受害者提出这样的建议。

  警方:已控制田维平 涉嫌诈骗案

  4月13日,20多位受害者来到天津经侦总队,试图问询警方对案件的调查进展,虽然出门前,他们对此不抱任何希望。结果也和预料中一样,因为这些人此前已来报过案,警方并未让他们进入大门。

  恰巧香槟国际一位真房主彭女士和受害者李女士一同前来报案,警方允许两人携家属进入。“我很同情受害者,愿意配合警方调查,在案件查明之前我不会赶李女士出门。”能摊上这么开明的真房主,李女士说自己在所有受害者中算是“幸运”的了。

  在警方一间办公室门口,或许是由于前来报案的人太多,警方直接贴了一张“买房被骗报案者先填表格”的提示。办案人员透露,目前田维平已被天津警方控制,案件在调查推进中。“你看,我们大周六还在加班,这都忙了一个多月了。”一位警方人员透露。至于涉案人数,一位警方人员表示目前已经达几百人,另一位警方人员称目前已核实清楚的已超百人,但涉案金额警方并未透露具体数字。

  在受害者中,一些人的购房协议中留有田维平手机号,记者拨打田维平手机号,显示已关机。一些受害者讲述,他们最早于今年3月初获悉消息,说田维平的上线戴丽莉携款逃亡西班牙,事发后田维平投案自首。但另有消息透露,田维平并不是自首,而是随着报案者增多,警方主动出击将其抓获。对于两种猜测,警方均未证实,只是证实“田维平已在警方控制中,其涉嫌刑事诈骗案”。

  ■律师说法

  涉案金额巨大 最高可判无期

  北京李建成律师所的张雪东律师认为,田维平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购房人巨额资金,已经涉嫌构成诈骗罪。因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依据我国刑法规定,一旦最终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张律师说,当下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关键时期,商品房的买卖和过户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因为房屋价值巨大,不法分子为谋取巨额利益,常铤而走险,通过各种手段,设下陷阱,布下骗局。诈骗形式通常涉及买卖主体和交易程序。商品房出售主体主要有两类:第一、如果是期房,销售主体是开发商,购房者应注意审核开发商“五证”是否齐全。第二、如果是现房或是二手房,就必须有房产证,购房者也需要进行核实,必要时,可以到相关部门进行查询,因为使用假房产证骗取财物的事件也屡见不鲜。

  张雪东提醒广大买房者,因为买卖房屋需要办理相关手续,并不能即时履行完毕,买卖双方在交易过程中都存在巨大风险,为了双方利益,可以共同委托律师,对交易过程进行代理,可以更好地维护双方权益。

  张雪东表示,按照正常程序,司法机关会追缴赃款,然后由司法机关进行退赃,受害者可以分得被骗钱款。如果退赃还不能弥补被害人损失,被害人只能通过民事诉讼追回损失。但到了民事诉讼阶段,如田维平名下已没有资产,受害者还是无法得到弥补。

  骗子嘴脸

  “杀熟”也要示范效应

  在北京万科蓝山,田维平说房子是官员抛售房;而在天津,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和田维平或田维平家属相识十几年甚至三四十年的老朋友,甚至有一些是老邻居、老同事、老同学;更有甚者,还牵扯到一些亲戚关系。“骗谁也不会骗我”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懊悔。

  一位受害者就透露,因为岳父的弟弟和田维平的妹夫是亲家,事发后,岳父一再嘱咐他拒绝向外透露:“不是他不着急,而是怕丢不起这脸。”而一位做生意的杨先生因为和田维平的侄女是大学同学,透过这层关系也被套进去110万元,涉及大都会和玫瑰湾两套房,“我那同学三年前还在开夏利,最近三年连续换了3辆奥迪,现在想想,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除了“杀熟”,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的重要原因就是,还真有不少人通过田维平拿到房子并顺利过户,良好的示范效应是最好的广告。“前两年田维平的确很讲究排场,让我们相信她是有‘本事’的人。”在网上,至今还能搜到一个2011年田维平女儿出嫁时的视频,视频说明中称,当初这场婚礼耗费200万元,记者在视频中也发现了戴丽莉参加婚礼的身影。“当时在天津也算是轰动一时,那场面,光奔驰就300辆。”

  15年店员也不放过

  京津两地的受害者中,说起田维平时都提到她是眼镜行业的“老大姐”,在天津,田维平名下仍有两家“精益眼镜”店。4月13日下午,记者和受害者一同探访了其中一家,店面仍正常营业。

  进门一提到田维平的名字,店员马女士就将记者等人拉到后屋私聊,她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我们店里20多位员工,像我都是跟了她15年的老员工了,大部分也都买了房。”马女士称自己因为没钱,当时只是交了20多万元首付,现在连店都被抵押给银行了,“我们只能勉强撑着,赚一点给自己发发工资。”

  另一位店员郭女士跟了田维平6年,平时的慈祥和乐于助人让她深信这位老板不会骗人,“其实戴丽莉以前经常来我们店,但我们毕竟不熟,要不是通过田维平这层关系,我们肯定不会买房。”如今落个钱房两空,郭女士也只能长叹一口气。

  本版策划 秦超 刘莹 本版撰文并摄影 晨报记者 岳亦雷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