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男子手刨废墟救出10岁儿子

2013年04月22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男子手刨废墟救出10岁儿子 父子徒步出“孤岛” 2013年04月22日 06:50:09
来源: 新京报 29【字号:大 中 小】【打印】【纠错】

 
    昨日,10岁的黄肖在医院接受治疗,父亲在一旁陪护。父亲手上的伤痕,都是手刨儿子时留下的。新京报记者 何光 摄

    地震中,10岁的黄肖不幸被埋在废墟中。

    但他是幸运的,被父亲和村民们救出,送往医院的路上又遇上好心农民工和司机的帮助。

    宝兴虽是“孤岛”,但有爱就能突围。

    在通往灾区的318国道,有一位“摩托哥”免费送救援人员进入灾区。

    在芦山县,一位90后的武警抢险受伤,他的爷爷称“在家是我的心肝,我宠着他,这次他是英雄,我为他自豪”。

    10岁的黄肖,家住宝兴县。地震中,他被埋在废墟中6小时,被父亲黄宗敏徒手刨出后,“全身都是软的”。

    道路坍塌,通讯中断,宝兴一度成“孤岛”。

    “与其等死,还不如送医院搏一搏。”黄宗敏抱起儿子,徒步闯出“孤岛”。

    18个小时,200公里。

    昨日凌晨2时许,在父亲一路护送下,黄肖成为首批被送出“孤岛”的地震伤员。

    三层楼塌埋住10岁娃

    地震中的钟灵村,所有的房屋都成为危房,黄肖家的3层小楼更是夷为平地。

    “完了,娃估计没了。”4月20日早上8时02分,一阵天崩地裂后,正在街上开面包车的黄宗敏发现路塌了,他丢下面包车发疯一样往家跑。一路上,村子里到处都是倒塌的房屋,还没到家亲戚就告诉他“你们家房塌了。”

    妻子前几天去市区照看生病的母亲,家里只有14岁的女儿和10岁的儿子。20日早上,黄宗敏离家出车时,女儿和儿子都在睡觉,周六可以睡个懒觉……

    他不敢想了。

    8时30分许,黄宗敏跑到自家门外,“全都是废墟,3层楼的房子一下子全平了。”

    他看到在废墟旁哭泣的女儿和侄子,侄子哭着喊:“黄肖还在里面。”。

    黄宗敏回忆,当时完全蒙了,愣了足有一分钟,回过神来马上动手挖砖块。

百名村民帮忙挖废墟

    3层楼楼房是水泥砖墙结构,所有的主体结构都被地震夷为平地,儿子不知被压在了哪一块石墙下。更让黄宗敏心急的是,邻居家5层楼房也发生垮塌,部分砖块还压在他家的废墟上。

    疯了般挖了一阵,黄宗敏停了下来,跑到了废墟上。“我儿子睡在3楼,我去看看会不会在上面。”黄宗敏说,他在废墟中看到了儿子睡的床,但是没看到儿子。他想儿子地震时肯定往外跑,“最有可能被埋的地方就是在楼梯”。他又找到楼梯的大概位置开始挖。

    徒手在废墟中挖掘,黄宗敏的双手很快变得血肉模糊,两条腿多处被砖头砸伤,此时村民赶来救援。

    “五个、十个、五十个,最后村里上百号人都来帮忙挖。”黄宗敏说,大约9时许村里上百号人都凑过来,徒手帮他们家挖废墟。黄宗敏一边挖着,一边叫着儿子的名字,但一直没听到回应。

    “爸爸放心,我闭着嘴呢”

    有村民提议借一台挖掘机来,但这个想法马上被黄宗敏否决了。

    “砖墙一块压一块,如果使用挖掘机,一不小心就会弄伤废墟里的儿子。”听黄宗敏这么说,村民们连锄镐都不用了,全是徒手将废墟砖块一块接一块地搬开。

    大约上午11时许,当黄宗敏和村民将最上面一层砖石移走,废墟里传来了儿子的回应。

    “爸爸,放心,我闭着嘴,用鼻子呼吸呢。”黄宗敏回忆,他一听到儿子说话清楚,猜想应该没什么大碍。

    看到了希望,村民们挖得更起劲了。经近6个小时徒手抠挖,下午2时许,10岁的黄肖终于被黄宗敏搂在怀里。

    “灰尘和血糊得满脸都是,一只眼睛和嘴巴肿了起来,全身都是软的。”黄宗敏说,儿子急需送医院救治,但电话怎么也打不出去。

    黄宗敏并不知道,整个宝兴县在地震中,道路坍塌通讯中断,已经成为了“孤岛”。

    “与其等死,还不如送医院搏一搏。”黄宗敏抱起儿子,准备赶往较近的芦山县医院。

    余震中滚石擦身落

    路塌了,靠人抬。

    黄宗敏用布袋和木条做了一个简易担架,叫上三个亲戚上了路。

    灵关镇距芦山县城约30公里,余震依然不断,路两边的山上不断有松动的滚石落下,“从我们四人的前面或后面擦着过去”。

    “当时完全没有想到怕,只想早点将娃送到医院。”黄宗敏说,现在想来非常后怕,特别是叫来帮忙的亲戚,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根本无法跟家人交代。

    山路本来就高低不平,加上多处又被阻断,4个人抬着担架很费力,行走中担架上的儿子还不断喊疼,他们只能放慢速度。大概走了20公里后,4人体力不支。

    “我们走到‘干溪头’时,大家实在走不动了,于是坐下来歇了一会儿。”这时,黄宗敏遇到5个正在往芦山县赶路的农民工。

    这些农民工见到黄宗敏等人抬着孩子走走停停,速度非常慢,主动上来帮忙搭一把手。

    “他们是汶川的,说汶川地震的时候,别人给他们帮了很大忙,这一次雅安也遭难,他们不能袖手旁观。”

    9个人轮换抬着担架,走了足有10公里,终于赶到芦山县城。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芦山县城内,也是大量房屋垮塌,这里几小时前的山崩地裂,不亚于黄宗敏所在的村庄。眼前的一切,让黄宗敏非常不安,他决定搭车再走30公里,将儿子送到雅安市医院。

    当时是下午1时左右,芦山县内大部分居民都在空旷地上避险,路上难得见到有车行驶。

    黄忠敏说,正当他发愁时,一个面包车停了下来,“恰好是我的熟人”。

    面包车免费将黄宗敏和儿子送到雅安市人民医院,“医生给我儿子清洗了伤口,右肩缝了几针。”黄宗敏说。

    21日凌晨2时,黄肖在父亲的陪护下被转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120医务人员将小黄肖推进华西医院急诊后,将这句话送给了黄宗敏。

    此时,距离地震发生时已18个小时。此地,距离钟灵村约200公里。

    “我的300多元压岁钱呢”

    “左边眼睛有点肿,是因为长时间压迫充血不足。其他基本都是软组织受伤。”医生初步检查结果显示,尽管在废墟下掩埋了整整6个小时,10岁的黄肖伤情并不严重。

    “肖肖和他姐姐,还有我侄子正在楼上看电视。地震时楼一晃,他姐姐和侄子都往楼下跑。”黄宗敏说,小黄肖速度慢一点,跑到2楼时房屋就塌了。

    从死神手中抢回儿子,黄宗敏一步不离地守护在黄肖身旁,连家属签字,他都让妻子去签。

    昨日下午,亲戚称,他家所有的家当都已被废墟掩埋,连一件像样衣服都没能抢出来。

    黄宗敏说,儿子黄肖非常懂事,他把压岁钱存起来,“被救出来后还问我们,有没有帮他找回300多元压岁钱”。(采写/新京报特派震区记者 何光 林野 邢世伟)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