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关于红会的N个谣言是怎么流传的

2013年04月26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4月20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当日9时59分,中国红十字总会就在微博上发布了第一条赈灾信息。然而,微博中“考察灾情”的表述被网友质疑“太官腔”,由此,网络对红十字会的关注愈演愈烈。

  根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的统计,“红十字会动态”已经成为震后60小时之内排名第五的热度词。其中,微博是此次网络舆情最密集的平台。此前,中青舆情监测系统曾经分析取样信息,发现批评、质疑红十字会的信息超过半数。

  究其原因,一方面,“郭美美事件”后一系列的舆情事件带来的信任危机还没有消弭;另一方面,与红十字会救援、募捐等举措有关的网络谣言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上世纪50年代前后,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奥尔波特和波斯特曼给出了一个决定谣言的公式:谣言=(事件的)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即谣言的产生与事件的重要性和模糊性成正比。也就是说,事件越重要而且越模糊,谣言产生的效应也就越大。

  根据这个理论,芦山地震在舆论传播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红十字会的舆情反应将决定事件的模糊程度,从而决定谣言效应的大小。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日前决定重启对“郭美美事件”的调查,这对挽回红十字会的信誉有多大帮助,现在还不得而知,但红会此番在辟谣方面所做的努力却有目共睹。

  无中生有,用事实坚决否认

  近日,网络上盛传对中国红十字会身份合法性的质疑,称我国是唯一未加入国际红十字会的会员国。

  4月21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发表声明,中国红十字会确实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成员,网络上的说法纯属谣传。官方微博具体介绍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历史沿革:1904年创立,1912年,“大清红十字会”改名为中国红十字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1912年1月15日通报各国,正式承认中国红十字会为国际红十字运动成员之一。1952年7月,第18届国际红十字大会承认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国惟一合法的全国性红十字会。

  没有事实存在而捏造的谣言,古已有之,但从口口相传到网络上的裂变式传播,却是信息时代的新方式。红会的历史只要在网上稍作查询,就能获知真相,但网民一次又一次地选择相信谣言,并继续传播。比如,网友“天阑Er1n-”就说:“红十字会现在重新建立信任的方法只有加入国际红十字会!做到账目公开!”

  实际上,事实一直都在,但网民让不信任的情绪左右了判断,而谣言滋生的土壤之一,在于它吻合了这种情绪。在这次辟谣过程中,除了用事实“自证清白”以外,权威第三方的证实增加了可信度。

  4月24日,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中国红十字会不仅是国际红十字运动的一员,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员。

  对于这样的解释,不少网友仍有质疑,称中国红十字会必须在人事、行动、管理方面符合规范,账目需向国际红十字会公开。网友“明发滨江新城社区”如是说:“ 请按照国际红十字会的制度和规范运作,公开透明慈善。”

  此时,网友的质疑才问出了谣言产生的“本质”原因。

  误传误伤,更正化解

  “网络环境下,谣言信息的来源大多比较模糊,主体身份并不明确。”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博士孙嘉卿曾对汶川地震后的40条网络谣言分析研究,结果发现,在网络环境中,谣言不再是人们印象中的“编造”,而是在形态上“进化”为“有根有据”。

  4月21日,有网民发帖配图称,“根据壹基金的英文官网Donation页面,他们收到的钱是要打入红十字会账户的,而中文官网只字未提,却一再强调和红十字会的剥离。”甚至有网民质疑,壹基金也是红十字会架构下的。

  这样的指责并不是毫无来由。2007年,壹基金成立时,是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下的,直到2010年底,壹基金才在深圳市民政局注册,拥有了独立从事公募活动的法律资格,成为中国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

  显然,误传来自断章取义。对大部分非慈善领域的网民来说,彼时的这条热点新闻早已被忘记,而这样的只言片语,足以让他们相信上述帖子中的结论。

  4月22日,壹基金通过官微进行了解释,引发公众误会是因为壹基金英文页面介绍因为疏忽未更新完整,新的英文页面将立即进行调整。

  在这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鲜有网民会追根溯源,进而客观理性地选择“不相信”。因此,很多时候,谣言变得可信并得以传播,大都是主观揣测和客观瑕疵共同作用的结果。

  壹基金的官方微博详细介绍了与红会的渊源,并解释了账户问题。“2011年1月,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正式成立后,壹基金Paypal账户直接提入深圳壹基金账户,账户提出唯一定向为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

  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重申,壹基金是具有公募权的独立法人组织,善款不会转给任何组织、个人,只会直接用于灾区的救助。

  这个解释得到了另一方当事人的印证。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在芦山县灾区回应称,现在,壹基金已经完全从红十字会独立出去,二者没有任何关系,壹基金下拨善款也不用经过红十字会。

  尽管赵白鸽曾表示“在灾难面前,二者绝对不是竞争关系”,但网民却把一官一民两个慈善机构放在一起比较,从捐款数额到运作透明度,“壹基金解释得这么充分,看来是怕被红会拖累”。

  一次辟谣有瑕疵,二次修正

  “今天有两个中江县红十字会的人来我们这里购买了1万多元的救灾药品,但要求我们开5万多元的发票。我们(成都制药一厂)没有答应,结果另一家药厂的经营部开给他们了。强烈谴责中国红十字会,并要中国红十字会对所有捐款去向做出解释。”

  这则“中江县红十字会要求开具虚假发票”的谣言,吻合了网民对款项使用不透明的揣测,迅速在网上得到传播。

  4月22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发布调查报告。这条谣言的最早版本是1991年,而当时中江县红十字会还没成立。

  报告称,汶川地震以来,中江县红十字会未接受任何形式的捐款捐物,也无任何资金,更未购买过任何药品或医药器材。当时检察机关介入调查,也将其定性为“谣言”。

  芦山地震后,这条“有细节”的谣言死而复活。究其原因,当时检察机关辟谣的传播有效性未能尽如人意。一方面,谣言本身未能达到人尽皆知的程度;另一方面,辟谣时选择的传播方式也不能实现全覆盖,网民对谣言的知晓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相关部门辟谣的有效性。

  不过,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这次调查却没能“止谣”,反而险些成了“新谣”。

  网友“鬼文子”发帖称,社监委所说的“汶川地震以来该红十字会未接受任何形式的捐款捐物”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将近年来中江县红十字会接受捐款捐物的使用情况进行了公示。

  4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再次发表声明,称 “汶川地震以来,该红十字会未接受任何形式捐款捐物”说法确实与事实有出入,“实际上,自2008年汶川地震以来,中江红会多次接受过捐款。该内容来自中国网2008年5月25日转发《检察日报》的稿件第三段,但忽略了时间变化。”

  这是个小瑕疵,第二次回应也解释清楚了失误的原因,但这样的反复,对身陷“塔西佗陷阱”(通俗地讲,“塔西佗陷阱”就是指当政府或公共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记者注)的红会来说,还是要尽量避免。

  旧谣重炒,重申事实

  地震把红会推到舆论前台的同时,也让那些与红会有关的人和事再被提及。在这样的环境中,昔日的谣言得以老调重弹。

  “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中国红基会副理事长郭长江,佩戴80万元的百达翡丽豪表。他儿子郭子豪开的是玛莎拉蒂总裁款。”网友“福耀大中华”在微博上公布了“郭子豪”的车牌号。

  这个消息引来众多网友质疑,“防火防盗防红会”的段子开始在网络上流传。

  4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转发网友“福耀大中华”原微博,称“红总会早已澄清,郭美美和郭子豪并非郭长江子女,豪车与豪表与郭长江无关。”

  这是两年前的一则旧闻。早在2011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已经公开声明,郭美美和郭子豪与郭长江并无关系,而郭长江并未拥有名表。

  同时,这条信息也被新浪微博社区管理中心证实为假信息。新浪微博管理委员会作出的判定结果显示:经查,郭长江没有名叫郭子豪的儿子。

  网友“行路者818”呼吁公众保持克制和理性:“人们痛恨贪赃枉法、无所作为的官僚,心情可以理解,但一切都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之上,否则容易被人当枪使用!”

  另一则“旧谣”是关于出现在芦山地震灾区的红十字会路虎车队,车上有红十字会的标志。网友“凡人肖申克”说:“这是穷人给富人捐款,这种捐款等于抛钱入大海,连响声都听不到。”

  4月24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官方微博回复网友举报,称路虎车队系路虎(中国)于2008年联合惠通陆华公司,向中国红十字总会紧急提供9辆路虎“发现3”,用于在山路崎岖难行的四川灾区开展救援工作。

  如果搜索当时的新闻报道,就不难发现,上述回复不虚。

  网友“麦田守望者MVP”说,“虽然我不喜欢红十字会,但我觉得应该尊重事实,我不知道那些编造谎言的人的目的所在,我只希望谣言止于智者,不要再以讹传讹”。

  谣言四起,红十字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压力,但同时,这也是挽回其公信力的重要机遇。辟谣可以还网民一个理性清晰的思考空间,但只有公开透明成为践行慈善的最高准则,谣言才会不攻自破。李丽 张辉 孙倩静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