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被“雷锋侠”改变的人生

2013年04月08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中国超极英雄“雷锋侠”系列微电影爆红网络

    被“雷锋侠”改变的人生

  第一次在宿舍看27分钟的微电影《雷锋侠》,喜爱表演的黑龙江大学大一新生薛飞就“入戏”了,那时的他年少轻狂,立志要“全校人都认识他”,坐在电脑前,他忘记了吃饭,直盯着屏幕连看了40多遍。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脑海中闪现,“如果穿一身‘雷锋侠’的装扮,在校园行善,怎么样?”

  宿舍哥们回他:“傻啊!”

  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从此,一个头戴红星雷锋棉帽,身穿老式绿军装,外挂红色拖地披风,面饰黑墨镜的“雷锋侠”开始穿梭在黑龙江大学校园,拣拾垃圾、帮同学取送快递、提开水壶……

  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为什么不能是雷锋?

  微电影《雷锋侠》诞生于2011年,这部横空出世的“神剧”完全颠覆了大众心目中的雷锋形象。

  新疆籍导演马史说,“作为80后,我们从小接受着‘学习雷锋好榜样’的传统教育,同时,时尚酷炫的欧美大片又不时地冲击着自己的视觉和心灵,我非常喜爱欧美塑造的超人、蜘蛛侠、钢铁侠等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但中国没有这种片子,我情不自禁地想把两者融合,于是,中国式超级英雄系列就诞生了!”

  马史认为,在中国,没有人比雷锋更加适合当超级英雄了。

  与国外由普通人成长为超级英雄的经历类似,“雷锋侠”原本是一个默默无闻、身份卑微的清洁工,他日复一日地在街头铲“牛皮癣”、扫垃圾、扶老人过马路,被父亲留给他的遗物雷锋日记和旧军装鼓舞,他决心化身超极英雄“雷锋侠”,穿梭于城市街头,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为人民服务。

  但是,与国外超级英雄乐观爽朗的性格不同,“雷锋侠”带有浓厚的悲情色彩,因饱受嘲讽,他甚至从未挤出过笑容。

  在马史看来,做好事的雷锋虽然家喻户晓,但近年来对雷锋的质疑却日渐增多,“雷锋说做好事不留名,为什么还留下那么多照片,是不是导演出来的?”

  刻画雷锋的影片并不少,但多数由于宣传意味过浓,人物形象并未走到观众心中。马史只钟情一部——《离开雷锋的日子》,“它没有正面讲雷锋,而是讲述其生前战友受到雷锋影响30余年内坚持做好事的酸甜苦辣故事。影片发人深省,让观众自己寻找答案。

  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个冷漠的镜头也在不断地拷问着国人的良知,马史说,在道德缺失的年代,更应该唤回雷锋精神。

  他决定用年轻人能够接受的形式讲述雷锋。

  “事实上,在中国,做超级英雄并不被人理解!”马史说,“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我从小就爱扮演超人,想要拯救世界,但长大后,面对复杂的现实社会,我却未必有这种勇气!”

  因此,当黑龙江大学“雷锋侠”出现时,马史眼前一亮,“勇敢的薛飞实现了我的梦想!”

  出生于1993年的薛飞并不关注雷锋,他觉得雷锋离他“年代久远”,“我看重的是“侠”,扮演起来会很‘好玩’,我想做一件狂野的事!”薛飞说。

  这个曾在微博中贴图自称拥有刘德华的鼻子、胡歌的眼睛、林宥嘉的嘴和薛之谦的脸的90后大男孩说做就做,花了半个月的生活费在网上购齐“雷锋侠”的全套装备,想到夏天穿军装会很热,他还专门网购了一副透气又帅气逼人的的“铠甲”。

  是“恶搞丑化”雷锋,还是传递“正能量”?

  2011年国庆节后,薛飞正式实施计划,为了让更多同学知道“雷锋侠”,他乐此不疲地在人人网推广:“雷锋侠,黑大小人物,免费为黑大同学解决生活自理问题,比如忘记带伞,自行车坏了,帮忙代购饭菜……业务电话……”仅三天内,他把这条动态连续在个人空间播发了102遍。

  一个女孩抱着试探性的想法拨通了“雷锋侠”的工作电话,让他帮忙取快递。“第一单”任务让薛飞兴奋不已,任务完成后,女孩给了他两颗棒棒糖,薛飞接受了。那时,他还认为,做好事就应该有回报。

  脱掉“雷锋侠”的装备,他还是薛飞,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不会主动去帮助别人。

  为了模仿超级英雄“雷锋侠”,薛飞把课余时间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他甚至发现了以前眼里压根儿看不到的活:留学生公寓餐厅焊的“生”字倒了,他爬到房顶扶正,还找来铁丝绑牢;一位好面子的同学水壶破裂了,碎片横在路中央,他去打扫干净;校园里遇到提重物的同学,他主动上前帮忙……他渐渐发现,帮助人是快乐的。

  这是一场没有期限的表演,和“雷锋侠”一样,他时刻都在等待着陷入危难之中的校友们拨打“急救电话”。通常,薛飞一下课,就会变身“雷锋侠”,更换装备需要3分钟,他还要照镜子、整理仪表,以保持“雷锋侠”的完美形象。

  刚开始,为了在排忧解难时行动更加敏捷及时,他甚至会直接穿成“雷锋侠”的模样到教室上课。

  无论是在网络中还是在黑龙江大学校园,“雷锋侠”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形象,微电影和薛飞都收获高关注度,也遭遇了颇多质疑。

  一些人为影片“恶搞”雷锋而不满,“为了吸引眼球而过度娱乐化、商业化,突破了底线,是在丑化雷锋!”

  一些人高呼过瘾,认为题材新颖,更符合年轻人的口味,“雷锋侠来了,中国也有自己的超级英雄,神马超人、蜘蛛侠、钢铁侠都弱爆了!”

  也有人认为,“侠”在中国文化中就是见义勇为、助人为乐,与雷锋精神相符,两者结合,无疑传递了一种正能量。

  而薛飞也在在真实地经受非议。

  “小子,看你秀到什么时候!”有人质疑。

  也有校友厌恶他刻意营造的“高大全”形象,在网络撰文批评。

  伤心时,他也会打退堂鼓。但总有校友会不断地鼓励他,“你的所作所为带动了大家的社会责任感,让一部分人的那分冷冻很久的爱心重新复苏。”

  演着演着,我成了真的“雷锋侠”

  感到孤独时,薛飞就一个人跑到8楼楼顶看黄昏的落日,俯瞰整个校园,漫画家几米描写的孤寂的人完全是他的模样。

  有时候,他也会反思,他发现有些批评质疑是对的。经过上网查资料学习,他还发现“学雷锋是很深的学问,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我会继续做下去,而不是为自己搞舆论。”

  他对扮演“雷锋侠”依旧热情满满,支持者日渐增多。如今他在人人网个人主页的点击量已经达到7万余次。

  穿梭在黑龙江大学校园里的雷锋侠,已经俨然校园名人,雷锋侠助人联盟也适时成立了。

  常常有人在校园里偷拍“雷锋侠”做好事。一个同学经过水池,看到“雷锋侠”跳入池中搬出不知被谁扔入的垃圾桶,将倒在水池里的垃圾一点点捞出后,才湿漉漉地从水池里钻出来,而周围人大多熟视无睹。他在视频的说明中写道,“一直不理解雷锋侠,这次我感动了!”

  一些同学们也在网上力挺“雷锋侠”:“ 我向雷锋侠致敬,并怀念纯真的雷锋精神!一天两天叫作秀,可他坚持了一年!”

  甚至在校园的运动会上,校长张政文还拉着他的手说,“小子,坚持下去!”

  “演着演着,我成了真的‘雷锋侠’!”那身行头对薛飞来说不再重要,穿戴的频率也越来越少,他发现,当回归成校园里的普通大学生身份时,几乎所有人对他的帮助都不会拒绝,这样的状态让他感到舒心。

  曾经的薛飞是奔着出名的目的扮演“雷锋侠”,在他入校必须完成的十大梦想之首,就是“让全校人都认识我”。可现在,他的想法已经改变。

  如今,薛飞已经把“雷锋侠”装备雪藏在他常去的8楼楼顶,他说,“我不用再演了,会继续用行动证明雷锋可以穿越时空,他就在你我身边。”

  拉下神坛的“雷锋侠”更接地气

  2013年2月22日,微电影《热血雷锋侠》在网络上映,导演马史以薛飞为原型,塑造了一个更加阳光帅气的90后校园“雷锋侠”励志形象,影片人物刻画较之上部更加丰富,雷锋侠成为即将离校的“校园英雄联盟”脸谱社长的传人,为了与吃地沟油发生变异的地沟油侠对抗,他在师傅盲侠、值周女侠、高富帅联盟的帮助下,苦练武功,最终击败了地沟油侠。

  编剧杨挺混迹网络多年,他格外关注网络舆论,“我们80、90后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方式更多是说教式,雷锋变成了神,而《雷锋侠》中的雷锋,也和普通的年轻人一样,他有缺点,也会遭遇挫折,虽然有点娱乐化,但雷锋是一个真实有情怀的青年,更加接地气,雷锋为什么就不能被拉下神坛呢?”

  这部微电影被网友戏称为“国产超级英雄联盟”,经过网络传播,在网上掀起了“学习雷锋很时尚”的风潮,中国海洋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新疆农业大学等高校学生社团纷纷公映《热血雷锋侠》,新疆农业大学学生还借来雷锋侠的装备,在雷锋日当天,像薛飞一样上演了“真人秀”,在校园引起轰动。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这是国外超级英雄蜘蛛侠的座右铭,而在《雷锋侠》中,变成了中国特色的话语:“我的身体是属于国家和人民的。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

  只是再听到这些豪言壮语时,年轻人很少觉得搞笑,他们中的一部分会沉思这段话的含义。

  据了解,“雷锋侠”系列还将被绘制成漫画近期出版,作为升级版,他将具有更多超能力,雷锋帽上的红五星能照明和散发射线,帽耳可做对讲机使用;墨镜具有望远镜、夜视、拍摄、信息传输等功能;红披风能自动模仿周围环境“变色”隐形,还能作为“滑翔伞”和“独木舟”……

  “当你信了,你也会变成雷锋侠。”薛飞说。(记者 王雪迎)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