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83.9%受访者认为中国公共景点门票太贵

2013年04月09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漫画:朱慧卿

    83.9%受访者认为我国公共景点门票太贵

    69.7%的人认为围绕公共景点收益形成利益集团是景点降价难首因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建议,应该分类解决景点的门票价格问题:第一类是完全市场化的景点,价格应该由市场决定;第二类是完全公益性的景点,开发、管理、维护的成本应该由中央财政兜起来,门票实行政府定价;第三类是在公益性景点基础上,经过大力市场开发,公益性与市场化兼具的景点,其价格应该实行政府限价。

    扬州瘦西湖门票从120元涨至150元,婺源景区门票从180元涨至210元,峨眉山门票从150元涨至185元……眼下,春季旅游不断升温,国内许多景区又掀起新一轮的涨价潮。近年来,只要每逢假期,景区门票涨价的消息总是不绝于耳。公众普遍感到,旅游景区越来越让工薪阶层去不起了。

    撇开私人经营的旅游景点不说,对国家出钱打造和经营的属于公共资源的旅游景区,本应以公益为先,为维护景区进行适度收费为后。但是当前人们看到的是,许多本应具有全民、公益性质的公共景点,被异化成了地方利益的“钱袋子”。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对7338人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83.9%的受访者直言当下我国公共景点门票贵。87.0%的受访者表示,现在许多原本是公共资源的景点,已经沦为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的牟利工具。受访者中,平时经常旅游的人占39.5%。

    景区免费喊了好多年,最终免费的多是不知名的小景点

    去年“十一”期间,湖南长沙某国企员工陈园园,带着外地来的朋友一起游玩长沙的著名景点岳麓山。岳麓山景区进山不需要买票,山中许多景点也都是免费的。当来到著名的岳麓书院,她们以为这里一样会免费,就直接往里走,却被几个保安拦了下来,告知每人要买50元的门票。“大家第一反应就是错愕。我之前还和朋友夸,长沙在公共景点免费方面做得好,谁想到光一个岳麓书院就要50元门票,真是太扫兴了!”

    在陈园园看来,作为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岳麓书院是我国重要的文化遗产,在当下最大的作用应该是向公众传达人文精神、进行历史教育,而非卖票收钱。即便是日常维护,也应该由政府财政埋单。可是现在,作为已经向政府履行完义务的纳税人,想要在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中缅怀故人、陶冶性情,却得先交钱。书院的创办者、南宋理学大师张轼先生,看到今天书院卖票收钱这一幕,又会作何感想?

    广州某私企员工周海波一直很喜欢旅游,但现在旅游花费太高,让他有些承受不起。他算了一笔账:以黄山为例,旺季门票就要200多元,一家人算上吃住和来回交通最少也要2000元。他现在月工资是3000元,一年下来一家人也就能攒下1万多元,去一趟黄山就要花掉一年积蓄的1/5。

    “如果连仅有的一些自然景点也要收高价门票,对我们这些收入一般的人来说,在少得可怜的休假时间里,还能去哪里接触自然美景呢?我的孩子现在1岁多,真不希望他以后领略祖国大好河山的机会,被高价门票阻断。”周海波说。

    国际旅游协会秘书长、北京大学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公共景点降价与免费方面,我国目前做得的确不尽如人意。景区降价与免费喊了好多年,最终免费的基本都是一些少有人光顾的小景点,至于大多数著名景区,降价幅度都很小。

    “许多著名的公共景点本身就具有丰富的教育资源,具备绿色教育、生态教育、文化教育、国民教育等社会功能。让老百姓免费或花较少钱游览这些景点,虽然可能对一些机构来说减少了一部分收入,但却可以取得巨大的社会效益,所得远远大于所失。”吴必虎说。

    景点管理部门把自己当企业,而非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的提供者

    为什么公共景点降价与免费如此之难?调查显示,“围绕公共景点收益已经形成利益集团”成为受访者眼中首因,69.7%的人选择此项,排在第二的是“景点管理经营部门降价与免费的意愿不足”(49.6%),第三是“景点管理经营部门公共责任感缺失”(43.9%)。其他原因还有:“相关监管部门管理不善”(37.2%),“景点管理运营成本高居不下”(22.8%),“景点的市场需求旺盛,供不应求”(22.3%)。

    知名旅游专家、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认为,在市场中,许多旅游资源具有不可替代性,一些景区对旅游资源形成了天然垄断,当刚性的旅游需求持续旺盛时,景区就会有涨价冲动。另外,相对于发达地区发展旅游业以树立地区品牌、改善投资环境等为目的,一些欠发达地区的政府在发展旅游业时,具有强烈的直接营利冲动,倾向于通过门票涨价这一较低级的方式,来谋求直接经济收益。

    “公共景点降价与免费难,根源就在于一些景点管理部门太把自己当企业,而非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吴必虎指出,在当前许多公共景点中,景点的管理部门与经营部门经常混淆不清,景点管理部门具有很强的营利冲动,看到游客一多,第一反应就是涨价,很少顾及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专家称高票价根源在于地方利益集团对公共景点的挟持

    据媒体报道,著名景区杭州西湖自2002年10月对外免费开放以来,取得了“名利双收”的效果。杭州市旅游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02年杭州市旅游总人数为2757.98万人次,旅游总收入为294亿元。到了2011年,旅游总人数达到7487.27万人次,旅游总收入为1191亿元。与此同时,自西湖免费开放以来,杭州先后获得“联合国人居奖”、“国际花园城市”、“中国最佳旅游城市”等称号,免费的西湖成了杭州最大的品牌之一。

    “西湖模式”能否为其他公共景点所复制?刘思敏认为,西湖“免费+周边消费”的运作模式,的确创新了景区保护、管理经营的理念和机制,为具备相似条件的景区,提供了可以借鉴的道路。但全国景点特点各异,不可能轻易将“西湖模式”在全国复制。想要真正解决景点门票问题,必须从根本上入手。

    他建议,应该分类解决景点的门票价格问题:第一类是完全市场化的景点,价格应该由市场决定;第二类是完全公益性的景点,开发、管理、维护的成本应该由中央财政兜起来,门票实行政府定价;第三类是在公益性景点基础上,经过大力市场开发,公益性与市场化兼具的景点,其价格应该实行政府限价。

    “我国亟须建立国家公园制度。”刘思敏指出,由中央财政支持、中央政府统一管理维护的国家公园模式,应该是我国公共景点的发展方向。在没有制定《国家公园法》的过渡期,可以选择大约100个最具代表性的景区,列入国家公园预备清单,明确授权地方政府暂时托管,确立以“合理成本+合理利润”为原则的门票定价机制,并向全社会定期公布经过第三方审核的景点财务情况。

    吴必虎强调,想要彻底解决公共景点降价与免费的问题,就要打破地方利益集团对一些公共景点的挟持,这就需要由中央政府而非地方政府,来对一些公益性特别强的景点进行直接管理、维护,并由中央财政承担相应成本。此外,媒体与公众也应该成为公共景点改革的推动者,负责任地履行自己的监督权。

    调查中,53.6%的人建议,公共景点的管理、维护应列入国家预算,防止出现地方利益集团,53.4%的人认为公共景点应该公开收费情况与运营成本,51.3%的人表示应该为公共景点免费立法,45.0%的人期待政府出台明确、具体的公共景点免费规划。(向楠)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