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凤凰“门票新政”满月现场调查——谁是赢家?

2013年05月10日来源:人民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位于沱江上游“沱江泛舟”的公家船只。 摄影:人民网记者 常红

      4月10日起,凤凰古城主体景区开始收取148元一张的门票,在经历了五一小长假游客“用脚投票”的检验后,今天,迎来新政满月。

    “用脚投票”的结果如何?当地民众对这一新政的反响又如何?人民网记者在五一黄金周期间赴凤凰采访,发现包括当地政府在内,对凤凰收费一事,各方意见仍维持着近一个月前的“分裂”状态。在强烈的主张分歧下,“凤凰古城到底该不该收费”这个问题显得异常复杂。

    记者调查发现,今年凤凰门票几乎采用的是“双重”执行标准,散客自愿购票,检票较为宽松;团客是严格买票,团费中已含有门票费。因前期凤凰门票政策在网上引起的舆论喧嚣,导致今年去凤凰的散客大幅下滑,商家客栈多以降价四到五成以招揽游客。

    客栈商家:抱怨收入大幅下降

    “不说跟去年比,就是比起今年清明节,我的收入都下降了差不多一半!”对当地商户的采访中,这是记者听到最多的回答。

    一家位于沱江边的客栈给记者开出两天住宿600元的价格,并表示去年这个时期一天价格就能上500元。另一家客栈一边用每日400元的价格努力招徕记者,一边不满地说:“去年(价格)起码能翻倍!”

    “你住两天?两天380(元)!”见记者要走,木楼客栈的老板娘一直追到门外:“要不然350(元)?”记者表示再看看别家情况,老板娘放低声音:“这样吧,两天一共300(元),这是最低价格了,今年不景气,不然肯定没有这么低!我们还空着两间房,你要是去年这时候才过来,找遍全城也没房住。”

    黄金周第二天,走访凤凰古城内近十家客栈,记者得到的最低报价是300元,最高1500元,均为住宿两日的价格,如果延长住宿时间,或者通过客栈介绍参加各种本地一日旅游团,还能有不同程度的折扣。

    这些报价相当于全国一二线城市中三四星级酒店水准的客栈,住宿条件如何呢?凤凰古城里的个体客栈,在设施和服务上令人惊讶地一致:一般为四层以内的民居楼,有阳台、露窗,多配有供两人坐的秋千椅,大小和普通房间差不多,附带蹲厕加一个淋浴喷头的简单卫浴;卫生条件向普通住家看齐,空调、洗漱用具等另外收费;不提供发票,少数能开发票的客栈要求旅客自付10%的税。价高的客栈通常占据好位置,室内装修相对豪华,但就记者观察,客栈与客栈之间硬软件的差距并不大,结构设施大同小异。

    这些客栈在往年的黄金周能要价到单日500-1500元以上,并且像很多老板告诉记者的,“如果不提前一周到一个月以上预订就根本订不到房!”凤凰县旅游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这是真的。据他说,今年的房价相比去年黄金周,甚至相比今年清明节,都下降了一半以上。

    “但你觉得原来那种价格正常吗?就算只跟其他的景区比,这个水平正常吗?”这名工作人员也坦言。

位于沱江下游的农家船只。 摄影:人民网记者 常红

    小商户:散客减少 受影响特别大

    小商户的老板们可不这么想,他们并不觉得这种价格不正常。据他们说,一年中只有这么少数几个节点能够赚钱,其他时间总是门庭萧条,因此抓住难得的机会多赚一点,也并没什么不对。

    “你看看门外,这人少得,啧。”一家卖民族服饰和小饰品的商铺老板指着门外,在这条算是古城内繁华干道之一的路上,正是晚饭后的黄金时间,每隔一两米就有一对情侣在悠闲地散步。“但往年这个时间,不是我夸张,人多得你连路面都看不见。”

    凤凰古城内,最常见的小商户除服饰饰品店以外,还包括卖自酿米酒、手制姜糖、各类煎炸小吃或冷食的小店,和民谣CD或手鼓等商铺。在记者询问的范围内,除一两家规模较大的店表示生意和过去没什么区别以外,多数店家都认为今年生意清淡了不少,小吃店抱怨得尤其厉害。

    “我们是专做散客的,受影响特别大。”一家名叫“苗家绝味”的小吃店的老板娘对记者说,“现在收门票以后散客少了好多,都是团客,导游带着匆匆地从一个景点跑去下一个景点,路上根本没有时间吃、逛、玩,只有散客才会光顾我们这种店。”

    凤凰县副县长蔡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小商户是受此次门票新政影响最大的人群之一,县政府接下来将通过行业监测调查,了解他们究竟有多大的损失,以租房补贴、行业引导政策等各种方式进行弥补,但这些并不阻碍新政本身的执行。

    在凤凰县政府为景区的未来所做的规划中,并不存在“让现存商户利益最大化”之类的目标。相反,他们要对整个古城内所有类型的商家全面摸底,然后细致管理其经营方向。

    在记者获取的一份名为《凤凰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引导凤凰古城涉旅行业转移转型升级的若干暂行规定(讨论稿)》的文件中,政府提出现有涉旅行业“确保总量不增量”,计划对所有经营项目实行种类和布局规划上的审批,并有相应奖惩措施。

    “像酒吧、饭店这类商家,安全、消防、卫生上的隐患都比较大,我们接下来会控制,逐步减少一些数量。”蔡龙告诉记者。前述的讨论稿及相关《凤凰古城区鼓励和限制经营的项目目录》等文件都已正式下发各机关单位,等待反馈意见。

五一期间在凤凰游玩的游客在某些地段仍是人满为患。 摄影:人民网记者 常红

    农家船户:生意仍兴隆 但与政府各执一词

    在门票新政正式公布的第二天,凤凰古城内一度发生小商户集体联合抗议事件。其后事件虽然平息,其中较为团结、也受新政影响较大的农家船商户们,至今仍在与县政府谈判。

    关于谈判进展,记者听到至少两种不同的说法。据县政府表示,凤凰县沱江镇政府已经与商户们签订《合作组建桃花岛农家船公司框架协议》,将散户公司化,未来会给他们保证每条船每年5万元的收入,现在公司已组建,许多细节正在征求意见和逐步解决中。

    而农家船方面,一杨姓船家告诉记者,农家船公司仅在名义上组建完成,但船户们很多方面与政府谈不拢,谈判在4月陷入了僵局。他们担心,“公司化”只是政府为了束缚他们与公船抢生意使出的缓兵之计,等农家船的生意完全被拖垮以后,政府就会扔下他们不管。

    今年4月10日以前,凤凰古城景区经营者(也即农家船户们口中的“公家船”)推出的“沱江泛舟”项目,与168条注册的农家船自己经营的划船项目,在沱江上各管一段,各订价格,并行不悖。然而门票新政实行后,“沱江泛舟”成为148元门票中的必玩项目,在至少一部分农家船们眼中,这意味着公家船有了政府撑腰,即将向他们“开刀”,断他们财路,最终目的是完全垄断沱江水上项目。而政府方面主张,这只是为了提高农家船经营的安全性和规范性。

    不管双方说法如何,就记者观察而言,无论安全和规范的承诺,还是生意被垄断的阴影,至少在这个黄金周,离现实都还很远。

    沱江下游,农家船的生意看起来仍很热闹:在 “沱江泛舟”乘船点已不再排队、江面上只看得到三四条“公家船”的傍晚时分,还是有不少人宁愿走15分钟到农家船的坐船点,花上数十元,选择与三四名游客共乘或干脆自己包一条船,用半小时到四十分钟时间,在沱江下游慢悠悠地走一个来回。江面上至少有十余条农家船来回穿梭,擦身而过时,相熟的船户们不仅互相打招呼,还会撺掇着游客们横跨江面聊上几句。

    而此时位于上游的“沱江泛舟”,生意清淡,因为票中所含的“沱江泛舟”项目仅仅不到十分钟时间,相较农家船来说,游客不过瘾,有些游客坐了官船再会到下游慢慢感受一把农家船的悠然自在。

    因条件所限,记者难以确认农家船与政府双方谈判的真实情况如何,持不信任态度的船户又所占几何,但来自商户的压力并不仅仅是这方面。副县长蔡龙承认,凤凰古城内目前有许多小商家实际为外地人经营,比例有九成以上。

    “我自己有些朋友也在古城里做生意,开客栈,他们做了很多年,很清楚政府这些年来在税收等方面给了小商户多少优惠,所以新政一出,他们都很支持,都说比起那些来,吃这点小亏算得了什么。”蔡龙说,“但这一两年有很多外地人来古城里做生意,他们进来的价往往很高,据我了解,古城中心商铺的房租每平方米到了3万元以上,这种房租直接做生意一定是亏本的,得靠其他的手段赚钱。所以政府现在要规范市场,他们是会反对的。”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