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张峥:中国首艘航空母舰“辽宁舰”舰长

2013年05月10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舰长张峥。新华社记者 查春明摄

    张峥从小就梦想着加入海军,并立志做一名舰长,但他没想到自己能成为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的舰长。

    “我的一切都与海军有关。”坐在辽宁舰并不宽敞的舰长室内,张峥微笑着说。

    他剃着短短的头发,这种发型被称为“青皮鸭蛋头”,那是20年前他在大连舰艇学院读研究生时学员们要求理的发型,张峥一直保持至今。他说,那所军校给他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辽宁舰排水量5万多吨,舰上有3000多个舱室,舰长在航空母舰上拥有“崇高”的地位,但张峥的舰长室远称不上气派,甚至有些局促,他却称赞说,苏制舰艇的设计都是向战斗力倾斜的。

    舰长室由办公室、卧室、卫生间组成,一切干净整齐,就连墙角边的分类垃圾桶都排成一条直线。

    办公室内的书架算是略显“奢侈”的物件。副舰长刘志刚说,张峥经常会给舰上其他干部推荐书看。

    除了熟读专业书,张峥还钟爱一本小说。“我喜欢朱苏进的《炮群》,反复读过很多遍。”他说。后来,他将这本翻得烂熟的书送给了弟弟。他的弟弟也是一名海军军官。

    张峥出生在军人家庭,父亲是一名海军工程兵基层干部。看过父亲书橱里的《星火燎原》、《新一代最可爱的人》中那些英雄悲壮的故事后,他热血沸腾,决心成为那样的人。《炮群》讲述的就是军旅生活。

    这部长篇小说描写了一位“追求出色、与命运较量”的年轻军官的故事。小说的广告语说,《炮群》“把当代军人的日常生活上升到审美高度,映射出职业军人精神世界中痛苦而灿烂的光芒”。

    事实上,张峥差点与自己的军旅梦擦肩而过。他在舟山群岛的部队家属院里长大,曾对众人宣布:“我是不会去考地方大学的,我一定要上军校!”父母非常支持张峥的选择。

    然而,命运与他开了个玩笑。高考那年,军校在舟山岛上不招生,这让张峥很受打击。但天无绝人之路,“在上海交通大学自控系的招生广告下,有一行小小的字。”他掐着指尖模拟出那行字的大小,“‘毕业后从事与国防相关行业’,就这个专业!”

    张峥只填报了这一个志愿,而且不服从调剂。他被顺利录取,于是“欢呼雀跃而去”。

    在地方大学校园里,张峥体会到了什么叫身在曹营心在汉。看到少年伙伴寄来的戎装照,他艳羡不已。从军梦一直在他心中熊熊燃烧。进入大三,为防止别的诱惑影响自己选择,张峥开始写日记,他每天都在日记本上倒计时:距离当兵还有××天。

    毕业时,全班32名同学,要么出国留学,要么分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工作,只有张峥一人进入“并不算好”的部队。“我有点一根筋。”他微笑着总结说,“只追求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

    在张峥的舰长室里,卧室的墙上挂着一件蓝灰色飞行皮夹克,笔记本电脑的桌面是他穿着这件飞行服的照片。整洁的办公桌上,唯一的装饰物就是一架直升机。

    “这是我的飞机。”他指着那架灰色的舰载直升机模型骄傲地说。这位航空母舰舰长的飞行经验正在不断丰富。

    从本质上讲,航空母舰是一个海上浮动机场,舰载机才是战斗力的关键,这要求航空母舰舰长对舰载机要有深刻了解。

    长期在水面舰艇部队服役的张峥正努力补上这一课。在上级安排下,他和战友们一道去航空兵部队训练飞行。“飞过没飞过感觉很不一样。”他感叹。

    飞行加深了他对航空母舰的理解,张峥经常会对别人说:“有生命的人和没有生命的武器互相拥有就是战斗力的实质。”这也是《炮群》中的一句话。

    在公开场合,张峥常常是不苟言笑,说话字斟句酌。但私下里,这位年轻的舰长很随和。在卧室里他珍爱的飞行皮夹克旁边,挂着一幅维语看图说话,手指轻轻一揿上面的图案,就会有清晰的维语发音,张峥流利地模仿着。这是因为舰上有维族战士。“我希望和舰员们建立一种兄弟姐妹一样的感情。”他说。

    在辽宁舰举办的晚会上,张峥还唱过英文歌《Sailing》,那是电影《哥伦布传》的主题曲。

    张峥的英文很好,与外军交流时,因为涉及生僻的装备单词,他就亲自上台担任翻译。他曾在英国三军联合指挥与参谋学院留学,实习时到英国朴茨茅斯军港、美国诺福克军港参观过外军航母。

    但这显然并不是最重要的,“留学两年最大的收获是,对西方现代军事理论有了更深的感悟。”

    尽管主张官兵平等,但管理上张峥认可“慈不掌兵”。一旦发现有人违规在航空母舰上抽烟,抽烟者将会受到严厉惩罚。他甚至会对个别战士不穿制式袜子提出批评。

    “我希望这是一支‘品行端正’的部队,不要沾染不良习气”,“雷厉风行、立说立办,不是一支黏黏糊糊的部队!”他说。

    这种“军人气质”渗透在诸多细节中——和客人合影时,张峥总是笔直站着,如同一棵挺拔的松树。还有那干净利索、20年不变的“青皮鸭蛋”发型。

    这一切都是大连舰艇学院给熏陶的。当年他所在的研究生队有一名学员没穿制式衬衣,结果学员队队长在空荡荡的操场上被单独罚站。“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神色庄重地说。

    也是在大操场上,新年假期结束后第一天,上千名军校学员排着整齐的队伍点名,“昨天还在家里与亲人其乐融融,今天你只是这个队伍中毫不起眼的一员”,“在那里,我一下明白了什么是军人的本分”。

    “我永远感激这所学校。”张峥深情地说。

    18年前,张峥和9名研究生同学即将从大连舰艇学院毕业,当时的研究生还是凤毛麟角。这些部队的“宝贝”一部分选择去舰队机关,另外几个则留院校任教,只有张峥要求到基层作战部队。学院一位将军问他:“都研究生了,你去部队干什么?”

    “我要当舰长!”

    “当舰长很不容易啊!”将军告诫他。

    张峥做出了今天看来有些“年少轻狂”的回答:“不当上舰长,我就不结婚!”

    众所周知,他不仅当上了护卫舰舰长、驱逐舰舰长,还当上了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的舰长。当然,他也和一位青梅竹马的女孩结了婚。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