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政府楼堂馆所,岂能攀比豪华?

2013年05月13日来源: 人民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吴为慰绘

     专家:地方政府豪华办公楼资金来源多违规

    “本届政府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反映了新一届中央政府“让人民过好日子,政府过紧日子”的决心。从各地网友“晒”出的图片和曝光的资金数额看,不论身处富裕或贫困地区、市级还是乡级,一些地方政府盖楼投入之巨令人咋舌。比如,最近媒体报道,某市质检局不足百人,却建起10层高、9600平方米的大楼。

    专家认为,尽管中央三令五申可还是有人顶风作案,反映出盖楼的利益驱动之大。部分官员从工程招标中寻租受贿,“一座大楼立起来,一群干部倒下去”——这是直接利益。此外还有间接利益——楼堂馆所的建设拉动地方GDP,体现为一届领导班子的政绩,许多新城、园区建设中,市政大楼一字排开,甚至成为园区主体建筑群。

    专家指出,盖楼的资金来源,只有少部分资金是上级主管部门已批、用途明确的预算内资金,大部分资金的筹集都存在违规现象。刹住楼堂馆所豪华之风,必须铁腕治理、严格监管。政府大楼建设花的是纳税人的钱,需要人大依法进行预算监督。同时,遏制建设豪华楼堂馆所,需要政府全面掌握情况、摸清底数。专家还建议,对已经违规建设大楼者,也应按规定标准重新核定面积,压缩政府办公空间。多出来的地方或转为商用,或出让给民生事业。一座政府大楼,完全可以A座用来政府办公,B座改成图书馆、养老中心、培训中心等。

 “本届政府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反映了新一届中央政府“让人民过好日子,政府过紧日子”的决心。要让这一承诺落地有声,使各级政府不敢盖也盖不起超标的豪华大楼,必须完善财政预算制度,加强社会公众对政府的监督,加大纪检监察部门对违规者的问责力度。

    移花接木、寅吃卯粮,“豪华楼”资金来源多违规

    据腾讯网综合数据,济南市政府大楼建筑面积37万平方米,造价40亿元,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单体建筑,仅次于美国五角大楼;浙江长兴县政府大楼造价20亿元,被誉为“天下第一县衙”……

    从各地网友“晒”出的图片和曝光的资金数额看,不论身处富裕或贫困地区、市级还是乡级,一些地方政府盖楼投入之巨令人咋舌。

    盖楼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中央财经大学财税研究所副所长白彦锋教授指出,只有少部分资金是上级主管部门已批、用途明确的预算内资金,大部分资金的筹集都存在违规现象。比如,最近媒体报道,某市质监局不足百人,却建起十层高、9600平方米的大楼,就是在预算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辖内企业摊派收费。这种乱摊派和乱收费,无疑增加了企业负担。

    还有,一些地方政府以基础设施建设、基层机构改造的名义,申请上级财政拨款,同时发行地方债募资,事实上却“移花接木”,把钱用于盖大楼、建广场。近年来,不少地方通过地方融资平台,凭当地政府信誉担保,向地方城商行、农商行贷款盖楼。此外,为盖起豪华大楼,政府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政府在土地上给开发商优惠,开发商出资为政府建楼堂馆所。

    白彦锋认为,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为了建豪华大楼,挪用其他项目建设资金,等于减少了民生投资和公共服务;通过发行地方债、贷款来筹资盖楼,虽然“风光”了眼前,却给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埋下了巨大的风险隐患。而与开发商搞“合作”、进行利益交换,难免涉及暗箱操作和权钱交易。

    有令不止顶风作案,贪腐、摆阔是“超标”推手

    “经济社会的发展,管理部门职能不断增加,办公条件应当得到合理改善。对此,社会各界能够理解。但那些面积、装修严重超标的办公大楼,无疑是对社会资源、百姓福祉的侵蚀,应坚决予以制止。”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李成言教授说。

    多年来,党中央、国务院为遏止楼堂馆所豪华风作出过一系列规定:

    1999年12月,国家计委颁布《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明确各级党政机关办公用房的建设水平和人均面积。

    2003年1月7日,中办、国办发出《关于继续从严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和培训中心项目建设的通知》,再次强调,“要把有限的资金更多地用于改善人民生活方面,继续从严控制党政机关新建办公楼和培训中心”。中办、国办重申并提出要求:严格党政机关办公楼建设项目审批程序,从严核定办公用房面积。

    2007年4月,中纪委、国家发改委、监察部等七个部委又联合下发通知,对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项目进行清理。

    这些文件,不但明确了政府楼堂馆所的建筑面积及装修标准,还对建设项目的立项、审批以及工程招投标等都作出了严格的规定。

    “中央三令五申可还是有人顶风作案,反映出盖楼的利益驱动之大。”李成言说,部分官员从工程招标中寻租受贿,“一座大楼立起来,一群干部倒下去”——这是直接利益。此外还有间接利益——楼堂馆所的建设拉动地方GDP,体现为一届领导班子的政绩,“许多新城、园区建设,市政大楼一字排开,甚至成为园区主体建筑群。”

    白彦锋认为,一些豪华楼即使不存在腐败,也折射出有的干部思想观念有问题。“花国家钱不手软、占百姓地不心慌;摆阔气、求奢华甚至讲风水,其本质就是权力观的扭曲。中央此次叫停楼堂馆所建设,这剂猛药下得准!”

    “除了建筑本身投入巨大,后续维护也耗资惊人。空调、燃气、用水、人工……一般而言,政府机关、宾馆医院等公共建筑耗能是普通住宅的5—15倍,再加上还贷付息,不少豪华办公楼已成为地方财政甩不掉的大包袱。”白彦锋说。

    记者曾在西部某地级市采访,就被当地豪华空旷的政府大楼所震撼,据当地人讲,大楼每天仅“开门钱”就需要8万多元。

    加强监管与问责,让盖大楼成为“谨慎的危险决策”

    “刹住楼堂馆所豪华之风,必须铁腕治理、严格监管。”白彦锋分析说,政府大楼建设花的是纳税人的钱,需要人大依法进行预算监督,但在一些地方预算约束是柔性的,人大对政府的钱袋子没有起到监督作用。

    “此外,重大工程的立项往往是集体决策,即使纪检监察部门想追究责任,也落不到个人头上。即便已成热点新闻,被媒体轮番报道,最后也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白彦锋指出,遏止办公楼豪华风,相关体制机制还必须理顺,尤其要明确责任主体,细化惩则,让盖楼成为一项“谨慎的危险决策”。

    “许多大楼使用率很低,用三成、空七成。有的县新政府办公楼盖好三四年还空着,就是因为手续不全,政府部门不敢搬进去。”李成言认为,既然现在中央下决心刹住豪华楼堂馆所风,对已经“闯红灯”者,也应按规定标准重新核定面积,压缩政府办公空间。多出来的地方或转为商用,或出让给民生事业。“一座政府大楼,完全可以A座用来政府办公,B座改成图书馆、养老中心、培训中心。”

    白彦锋认为,遏制豪华楼堂馆所,需要全面掌握情况、摸清底数。比如,各级各地“大楼”的建筑面积、超标程度、负债和经营情况等,眼下还是一笔糊涂账。这一任务需要国资、住建和财政等部门协同配合完成。

    同时,还要进一步完善制度,加强地方人大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推动预算的公开透明化,还公众知情权和监督权。科学制定“盖楼”标准,政府盖楼必须公示,并召开听证会,让一切都在阳光下进行。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