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10家上市国企年招待费超29亿 用于“吃吃喝喝”

2013年05月13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问题出现在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地方。中国铁建上周遭遇“天降横祸”,这家公司年报中出现的超8亿元“业务招待费”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实际上,中国铁建也许是被指摘的一群公司中费用控制相对较好的几家之一。在2012年的年报中,1720家上市公司披露了“业务招待费”,共计133亿元。其中,招待费排名前十的均为国企,这十家上市公司去年用于吃喝应酬的费用共计29.07亿元。其中,上海建工和葛洲坝的招待费超过年利润的11%。在“招待费”这个名目背后,中国商业社会中拉关系的作用在数据中得以凸显。

  维系关系要靠请客吃饭

  年报显示,中国铁建2012年的管理费用中,有一项“业务招待费”为8.37亿元,为全部A股上市公司之冠。

  一位曾与基层铁道建设系统打过交道的人士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在他看来,在铁道建设领域,吃喝接待是很平常的行为。

  “铁道施工很难干。”他说,由于能从修公路中得到实惠,地方政府对公路施工方的支持力度普遍很大,相比之下,除了那些有火车站的城市,其他铁道沿线的城市似乎并不愿在铁道施工中耗费太多精力。

  在这种情况下,铁道建设单位与基层政府维系关系的“武器”就是“请客吃饭”。“铁路修到哪里,就得请到哪里。”该人士说,只有这样,修铁路与沿线村民发生纠纷时,县里和镇上的政府人员以及村委会领导等才会更积极地来协调矛盾。另外,“接待不好下来视察的铁道部门,就有可能以后拿不到招标;得罪了监理方,工程质量就有可能被否定。”该人士说。

  中铁建下属子公司的行政人员对记者表示,中铁建目前有在职职工20多万人、外部务工200万人,“按这个规模,8亿元一平均,就不是很大了。”

  招待费用于“吃吃喝喝”

  中国铁建成为A股“业务招待费”最多的公司,也有其他因素的影响在内。按营业收入计算,中国铁建在A股排名第五。但由于“业务招待费”并不是必须披露的子项目,营业规模大于中铁建的四家公司,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建筑和工商银行均未披露这一数据。

  “业务招待费”是什么?一名会计师对本报表示,业务招待费在会计科目中指的是企业为生产、经营合理需要而发生支付的应酬费用。哪些算作招待费并无准确界定,操作上,企业经营产生的宴请、工作餐开支、赠送纪念品开支、参观开支以及由此带来的交通费等都算作招待费。但企业的会议费、差旅费等是单列的。

  此外会计师也指出,由于招待费只能按60%的发生额扣除后纳税,而其他费用是全额扣除,这意味着从纳税有利的角度,企业很少会把其他费用计入“业务招待费”,只可能少计,不可能多计。

  因此外界把这一费用归结为“吃吃喝喝”,迎来送往,也是较为恰当的说法。

  国企招待费名列前茅

  新京报查询公开数据发现,去年上市公司中招待费位列前10名的均为国有企业。包括中国铁建、上海建工、葛洲坝在内的10家企业,去年的招待费总计达到29.07亿元。

  中国铁建8.37亿元的招待费,相对于其4800多亿的营业收入而言,只有0.17%,但相对于其84.79亿元的利润而言,占比高达9.87%。

  中国铁建的招待费占利润比例,还不是最高的。占比最高的分别是上海建工和葛洲坝,这两家公司去年的招待费分别为1.78亿元和1.73亿元,占其当年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1.12%和11.06%。也就是说,在赚100元的同时,曾花掉11元用于“业务招待”。

  中国铁建在回应其“招待费”问题时表示,争取2013年的招待费下降10%。

  这一表态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实际上从企业费用管理来说,并非不可完成。一位大型央企员工说,在该公司,包括招待费在内,各类费用都是年初确定好额度的,这些额度多数根据上一年的实际发生金额来确定,也有一些情况下会和部门业绩挂钩起来。比如A部门去年的招待费实际支出了10万,今年可能在额度上缩减到8万,“超支了就要自己想办法。”他说。

  链接

  国企费用控制不如民企

  招待费用普遍存在,但在不同的上市公司之间,对于招待费用的控制和使用效率,又呈现出明显的不同。

  以中国铁建所在的建筑行业,中国铁建是大型央企建筑施工企业中招待费占比最低的。

  以中国交建为例,2012年中国交建的营收规模为2962亿元,几乎与2011年(2953亿元)持平,但2012年其业务招待费用从前一年的6.45亿元上升到了7.79亿元,上升了21%。

  但民营企业建筑中则有相反的例子。龙元建设是民营建筑企业的龙头,其对招待费用的控制让央企相形见绌。龙元建设2012年营收139.93亿元,业务招待费不足1700万元,占比只有0.12%,较2011年下降了3个百分点。

  A股招待费绝对数额最多的30家公司中,民营企业只有4家。

  一名投资公司的人士说,民营公司是企业家自己的公司,会更注重费用的控制,因为这“一笔账”很容易算清。

  他说的“一笔账”事关利润与市值。

  “假如费用省1万,利润就增1万,如果A股给你这个企业40倍的市盈率,也就相当于你花一万元请客吃掉了40万市值。”该人士说,这在调研一些江浙民营企业时容易见到,企业在接待基金、券商分析师时,往往提供简便的工作餐,甚至还有吃方便面的。

  类似的“故事”也多半有证券、基金等机构人士的“推波助澜”。不少拟上市企业IPO过程中,投行会建议公司实际控制人个人承担部分宣传、公关费用,避免费用增长影响利润表现。

  招待费用的高低,在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A股上市公司在产业链中所处的不同地位。

  如山煤国际披露的招待费用在全部披露招待费的A股公司中排第21名,但与该公司的营业收入比较,其占比只有0.07%,远低于建筑行业的平均水平。

  而以医药行业为例,虽然大部分医药企业未披露“招待费”一项,但从仅有的几家数据看,医药企业的招待费占比与建筑行业接近。营收规模居前的云南白药,2012年招待费用3727万元,与营业收入之比为0.27%;华润三九这一数据比例也高达0.29%;同仁堂的招待费比例较低,去年其招待费为1329万元,与营业收入之比为0.18%。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吴敏 尹聪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