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11个月181万 穷镇“富”接待

2013年05月14日来源:南方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又有一个贫困镇接待费年过百万!昨日,记者获悉,花都区梯面镇2011年公务接待费逾181万元。此外,此前公布公务接待费过百万的良口、鳌头两个贫困镇,昨日均已重新晒出了“三公”,显示其公务接待费均不超过40万元。

  不到一年接待费过百万

  从化鳌头、良口两镇晒“三公”公务接待费偏高的余波未平,花都梯面镇又冒了出来。

  记者昨日登录花都区梯面镇政府官方网站,在其信息公开目录中查询到了“2011年梯面镇政府‘三公’经费支出决算公告”。

  该公告显示,2011年1月1日至11月30日为止,即在11个月的时间中,梯面镇人民政府“三公”经费支出决算超过了200万元,其中公务接待费为1817439.25元,超过了181万元;因公出国(境)费为13.1万元;而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为44.24万元。

  与此前曾晒出过百万接待费的鳌头、良口两镇一样,梯面镇也曾经是广州市北部的贫困镇。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这三个镇均属于广州市的重点扶贫对象。根据花都区政府官方网站消息,在2011年至2012年10月的一年多时间里,25个梯面扶贫开发和名镇建设项目的总投入达4.33亿元。

  鳌头良口重晒“三公”

  从化鳌头、良口两镇此前晒出的公务接待费均因年过百万备受质疑。其中,鳌头镇2012年业务接待费125.5万元;而良口镇2011年的业务接待费为187.6万元。

  为此,市政协委员韩志鹏于本月7日向上述两个镇的政府发出询问函。鳌头、良口两镇次日给出答复。上述两镇在答复中均指出,这是由于财务工作人员未依据“公务接待统计口径”,将其他费用纳入所致,实际接待费用均不超过40万元。而鳌头镇政府的财政收支情况信息从其官方网站上消失后被指“做贼心虚”,韩志鹏也于12日敦促其重新晒“三公”。

  昨日上午,鳌头镇政府在其官方网站上重新挂出了“鳌头镇2012年财政收支情况”。记者从中了解到,重新晒出的支出数据与此前大致相同,最明显的差异在于公务接待费变为了38.5万元,而早前鳌头镇解释称错误计入接待费的征地拆迁、查控“两违”及创文迎检等费用分别为37.90万元、28.7万元、12.4万元。不过,“鳌头风采杯”摄影大赛的费用则为列明。

  值得注意的是,原来遭受网友吐槽的“208350000万元债务总额”一项,在新账本里就没有出现,不过鳌头镇在当年偿还债务支出一项则明确列出——250万元。

  同时,良口镇以“根据监督意见,发现由于对‘三公’经费的概念、标准和统计口径认识不足,造成原公开的科目名称和数据有误”为由,也重新晒出了2011年的“三公”经费预决算。其中“良口镇2011年‘三公’经费决算”显示,该镇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费为102.1万元,超过了预算;另外,公务接待费由早前的187.6万元变为了36.2万元。

  百余镇街大多未晒“三公”

  上述三镇和白云区同和街道尽管都因公务接待费问题受到社会质疑,但是这些镇街还是按照信息公开的要求,公布了“三公”经费信息,接受了社会的监督。但是,在广州全市100多个镇街中,未晒“三公”镇街仍是多数。其中街道作为区(县级市)政府的派出机关,本应该按照要求全部晒出“三公”,却仍有数十个街道捂着不放。

  同时,在镇级政府方面,未公开的比例也很大。记者昨日对广州市36个镇进行了全面的查询,结果发现目前晒出三公的仅有上述3镇,其他33个镇全部未晒(名单见链接)。

  市财政局相关人士表示,目前的财政管理体制是“一级政府、一级财政”,镇一级政府是否公开“三公”经费,主要由各区市(县级市)根据自身情况而定,市财政局并未作出硬性规定。“乡镇的情况比较复杂,市局也很难指导。”

  有基层镇政府人士表示,鳌头、良口两镇搞出的“乌龙”事件,让镇领导有些担心公开后也遭“炮轰”、“挑刺”。不过,也有镇领导告诉记者,他们肯定会公开“三公”经费,目前正在准备,距正式公开还有一段时间。

  基层镇负债现象普遍

  在旧版“鳌头镇2012年财政收支情况”表中,有一个数字吓了市民一跳,债务总额高达“208350000万元”。如果真是这个数,仅凭鳌头镇现在的财政收入,还几百年也还不清。

  广州东部某镇主要负责人表示,上述情况很可能是多了一个“万”字,实际负载为两亿元左右。“广州各镇有负债的情况比较普遍,少的有七八千万元,多的也有三四亿元。”

  上述人士坦言,基层负债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基层政府致力于经济发展,修建了一批工业区,建设资金一般由乡镇企业从银行贷出,由镇政府作担保;二是镇政府直接向银行借贷,用于辖区基础设施建设,比如建变电站、自来水厂等。

  他表示,这类负债要镇政府一口气还完,根本不现实,因为一般镇的财政盘子每年也就几千万。“这个账只能是拖,时间长一点,等土地增值后,再来还钱。”

  建议

  韩志鹏:

  下月写提案

  请纪委审计核查“三公”

  “又是一个‘良口镇’”,当听到梯面镇公务接待费年过百万的消息,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当即表示质疑,“这些镇是不是真的贫困镇?还需要继续扶贫吗?”

  “扶贫的钱到底有没有到老百姓手里?还是让人给吃了?”韩志鹏指出,这种事情要引起反思,要改变扶贫的方式。

  同时,韩志鹏还指出,以前大家关注“三公”,一般比较关注“公车”、“公款出国”等方面,但事实上,“最不规范、内容最丰富、管理最混乱”是公务接待费。良口、鳌头两镇早前公布的公务接待费分别是187万元和125万元,昨天又分别变成了36.2万元和38.5万元。

  对此,韩志鹏表示,这样的数据,其真实性、合理性,很难判断,希望以后能够晒得更细致些。与此同时,为了避免部门“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的局面,韩志鹏还建议,由纪委和审计部门对各单位的“三公”经费信息进行核查。因为普通老百姓不可能去翻账本,一般人也看不懂,这还是要由专业、权威的组织去跟进。韩志鹏表示他将把这个建议写进政协议案,并于下月提交。(记者/黄少宏 黄伟)

  相关

  国资系统待遇高

  人均年收入最高25万元

  近期,广州各区县及下属行局镇街,均陆续公布了本部门的三公账本以及今年的预算账本。记者发现,各单位的预算账本中,不同单位和不同级别的人均薪酬,差距甚大,有的区县行局甚至高出广州市属相关行局的薪酬水平。同时,村一级干部的薪酬,却低得惊人,平均年收入不足5万元。

  以部分区市的国资管理局为例,在编人数虽少,但涉及薪酬收入的支出项目,金额却很高。

  根据国家财政部会计编目规定,涉及薪酬发放的会计科目为“工资福利支出”和“对个人和家庭的补助”。也就是说,广州市公职人员的薪酬收入,是由“基本工资福利”和“个人家庭补助”两大板块组成。

  记者发现,如萝岗区国资监督管理局,共有行政编制14人,其余工勤和雇员7人,合计21人,在2013年预算报告中,该局“基本工资福利”和“个人家庭补助”科目,分别支出449.09万元和115.51万元,合计支出564.6万元,计算出该局人均收入为26.88万元;越秀区国资管理局共有编制人员8人,“基本工资福利”和“个人家庭补助”的预算支出分别为141.46万元和60.92万元,合计为202.38万元,计算出人均收入为25.297万元;荔湾区国资监管局行政编制实有13人,工勤1人,“工资福利支出”为157.71万元,“对个人和家庭的补助”支出70.32万元,可以得出人均年收入约18.54万元。

  上述三个区国资局的人均薪酬待遇,甚至比广州市一级行局单位都要高,根据本报去年的核算,广州市各行局中人均薪酬最高的约为15.2822万元;平均薪酬超14万元的有4家单位;人均薪酬超13万元的有6家单位;人均薪酬12万元以上的有9家单位。此外,有4家单位人均年薪低于10万元(上述数据来自各行局公开信息)。

  薪酬有高的,自然也有低的。在白云区民政局2013年预算中,有这样两笔支出——全区村“两委”干部基本工资为385.44万元;其次,低收入村“两委”干部基本工资192.72万元,两项合计578.16万元,而白云区共有村民委员会118个,也就是说每个村委的所有干部,平均每年工资额为4.899万元。(记者/晏磊)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