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媒体称严惩“中国式”过马路面临操作难题

2013年05月17日来源: 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5月6日,北京市正式开始处罚“中国式过马路”,对于不听劝阻、不服从纠正及带头闯红灯的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执勤交警将现场进行处罚。

  实际上,关于行人和非机动车闯红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早有规定:行人、乘车人、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罚款。

  根据北京市交通管理局的统计,自4月开展专项整治以来,北京全市已经处罚非机动车、行人交通违法行为两万余起。

  可是,这个数字对偌大的北京城来说,可谓九牛一毛。时至今日,距离北京正式处罚闯红灯的行人和非机动车已经10天,但在很多路口,行人一闯而过的现象并不鲜见。

  旧貌换新颜的马路设施

  5月6日9时,在北京市复兴路与军博西路交界的十字路口处,人行道两端专门开辟出了行人等候区,已经用白漆绘制一新,3名交通协管员已经“全副武装”。他们身穿橘色制服,身背扩音喇叭,手持着一面小红旗,指挥着过往的行人与非机动车过马路。

  据悉,为了让交通协管员在交通整治中起到更大的作用,交管部门统一为交通协管员配备小旗、1200套耳麦式喊话器等。除了交管部门的统一规定,长椿街与宣武门西大街的交界路口处,交警和协管员还加以创新。5月8日,这个路口的协管员的手边立了一块彩色指示牌,上面写着“为了您和家人的生命,请遵守红绿灯”字样,十分醒目,“光说话不管用,我们就想了这么一个招儿,有这个牌子一搁在那儿,大家就自觉了。”

  长椿街路口处一名王姓协管员用“少太多了”来形容交通乱象的变化,“闯红灯的主要是岁数大的,年轻人都还好,现在跟他们说一下,人家也就自觉地停下来了。”

  可对上岁数的人来说,闯红灯似乎是“不得已”的。今年63岁的李阿姨患骨关节炎已经好多年,腿脚不灵便,每次都是刻意“等着红灯刚变绿灯的时候”再过马路,但即使是这样,步履蹒跚的她也会被截在半路上。

  “绿灯的时间很短,还有拐弯的车。”李阿姨说,边走边看就慢了,慢了就只能等在马路中间了。

  现在,在比较宽的路口,北京交管部门进行了相应的改造,将原有的一次过街形式改造为二次过街形式,即在路口中央位置设安全岛。如果绿灯持续时间不足以让行人通过马路,行人便可以在安全岛上等候,分两次通过。

  不仅如此,交管部门时常会根据特殊情况抽调人力。5月11日下午3时,在地安门东大街的南锣鼓巷入口处,虽然只有短短二三十米宽的人行道,但设置了三组交通灯,由1名交警和10名协管员维持秩序。

  1名交通协管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由于此处系景点,工作日时人流和车流都较少,故并不配备交通协管员。但在周末,游客量激增,就从各个路口处抽调了多名交通协管员来指挥车辆和行人有序通行。

  让人摸不透的红绿灯

  尽管动了“真格儿的”,并为此改善了硬件设施,但记者在几个大路口发现,行人“聚众过马路”的现象仍在继续。

  5月7日9时,在崇文门外大街与崇文门东大街交界路口处,记者发现,红绿灯确实实在考验行人的耐性。

  “红灯亮起,请靠后等待,过马路可走地铁通道。”1名女交通协管员通过喊话器指挥行人通行。起初,一众行人大都有秩序地在协管员身后等待。然而,由于红灯等待将近3分钟,中途便开始有行人趁着车流量略有减少,绕过协管员,径直穿过马路。这其中包括一位年轻的母亲,骑着电动车,车后座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儿,行驶到一半的时候,由于车流量激增,她被滞留在马路中间,迟迟无法通行。

  这个路口东西走向人行道上的红灯时间接近3分钟,而绿灯时间则并不一致,根据人流量的不同,绿灯持续时间从30秒到90秒之间不等。现场有1名男子用手推车拖着两箱货物,红灯时在路边等待。然而,由于等候时间过于漫长,该男子百无聊赖中坐在了手推车上,翘着二郎腿,打着哈欠。等红灯一转为绿灯,该男子便迅速拖着手推车,一路小跑穿过马路。

  这里的红灯为刻度式倒计时,而绿灯则为读秒式倒计时。然而,红绿灯之间的变换却与倒计时有所出入,绿灯常常在倒计时尚未结束的时候便中途转成红灯。一次绿灯时间本该有40秒,在倒计时到17秒时,却突然转变为红灯。而此时,人行道上是络绎不绝的行人。

  此处一名值班交警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个路段的交通灯由人工控制,当前南北方向的车流量过大,所以现在先放行南北方向的车流。”

  如果是在没有交警和协管员的路口,行人过马路更显随意。5月13日8时10分,北苑路与红军营南路交口,这里共有3个信号灯分别控制交通秩序。但是,由于这个路口的东北侧是写字楼,东南方向则是公交车站和地铁站,因此,在上班高峰期,很多人会在遵守信号灯和赶时间之间,选择后者。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协管员

  “确实有罚款,但是罚得也不多。”长椿街路口的协管员说,“一天我就只遇到一例,特别典型的,交警会把他拦下来,罚款。他也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给了钱赶紧走。”

  虽然北京市交通管理部门已经声明,将对“中国式过马路”严惩不贷。然而,偌大的北京城,数万个路口,对闯红灯乱象“零容忍”的初衷虽好,但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在走访中,各路口交通协管员均表示“力不从心”。

  在复兴路路口,当东西方向人行道红灯亮起时,一名30多岁的女子仍然慢悠悠地走在马路中间。而此时,交通协管员就在她的对面,但并未对其有所劝阻,任其离开。

  这个路口的协管员对行人的劝阻十分“温和”,红灯亮起时,他挥动旗子告知身后的行人停下等候,绿灯亮起时,则通知路人可以通行。然而,有部分行人对于协管员的指挥并不理会,还是会自顾自地闯红灯,对于这样的情况,协管员别无他法。

  “对于闯红灯,我们顶多上前劝说一下,如果对方不听劝,我也不会有多说什么,遇到脾气不好的,甚至还会冲你开骂。”这名协管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罚是开始罚了,但行人闯红灯乱象并未减少。

  5月6日,复兴路与军博西路交界的十字路口处的一名协管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罚款政策难以落实和人力不足有很大关系,“按照规定,像这样人流量较大的路口,需要配备8个交通协管员和4个交通警察。十字路口,每个角安排两个协管,一个交警。”

  显然,这是个非常庞大而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数字。

  实际上,在这个十字路口,只配备了3名协管员。由于人手缺乏,他们要“一心二用”——在维持东西走向人行道秩序的同时,还要两头跑,兼顾南北向人行道,但常常导致顾此失彼。当他在一条人行道上维持秩序时,另一条人行道便处于“无政府状态”。

  “我们没有执法权,不能对违规的人进行罚款,能做的只是进行劝说。”他说,只有交通警察对路人有罚款的权力,然而交警大部分时并不在现场。交警一般只在早高峰时间来到路口维持秩序。“7点到8点左右,值班一个小时,会来两个交警。”他说,交警基本上只对机动车进行指挥,对行人和非机动车常常不予理会。

  在他看来,罚款“根本没有用”,“自觉的永远都自觉,不自觉的永远都不自觉,警察来了也没用,该闯红灯的还是照闯不误”。(实习生 张辉 本报记者 李丽)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